最佳出价 最佳出价 8.3分

文艺+情怀=满分,但不能让福尔摩斯与弗洛伊德当主角,以及Ryo Saeba

DonotCryLaika
今天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从一开始标题与BGM的暗示,似乎潜意识里就有了一些对结局的猜测。

我在看电影之前没看介绍,我至少还懂一点点儿西方艺术史的些许常识,大致能猜完电影中画卷文物的年代之后再看主角揭开答案,体会其中的激动。所以,我一开始把故事定位为文艺路线的,心想这电影至少可能跟天堂电影院一样感人之类的,但是每次bgm与意义不明的镜头语言,都把我拉回一种对电影产生怀疑恐惧的状态。
因为欧洲在一战前还算是浪漫主义时代,虽然工业化时代逐渐割裂了艺术与科学的传统联系方式,像莱昂纳多那样的全才,已经不可能出现在工业革命后的欧洲了。但我还是猜测,电影里一开始不肯露面的女主角是否是机器人?根据她说的,她趁没人的时候到处走,零件是不是就是那个时候掉下来的。但是,帮女主角家打理杂物的佣人说定期给她送日用品后,我就打消了这种怀疑,要不然,我还以为电影会走向大叔与机器人之恋的路线。

就推理层面而言,剧情在前半段的一个细节处露出了破绽。一开始,很容易看出,主角对女主角是没兴趣的,唯一使他想留下来的,是他毕业论文里研究的机器人。根据剧情一开始对主角的长篇侧面正面描写,具有洁癖症的主角应该是个吹毛求...
显示全文
今天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从一开始标题与BGM的暗示,似乎潜意识里就有了一些对结局的猜测。

我在看电影之前没看介绍,我至少还懂一点点儿西方艺术史的些许常识,大致能猜完电影中画卷文物的年代之后再看主角揭开答案,体会其中的激动。所以,我一开始把故事定位为文艺路线的,心想这电影至少可能跟天堂电影院一样感人之类的,但是每次bgm与意义不明的镜头语言,都把我拉回一种对电影产生怀疑恐惧的状态。
因为欧洲在一战前还算是浪漫主义时代,虽然工业化时代逐渐割裂了艺术与科学的传统联系方式,像莱昂纳多那样的全才,已经不可能出现在工业革命后的欧洲了。但我还是猜测,电影里一开始不肯露面的女主角是否是机器人?根据她说的,她趁没人的时候到处走,零件是不是就是那个时候掉下来的。但是,帮女主角家打理杂物的佣人说定期给她送日用品后,我就打消了这种怀疑,要不然,我还以为电影会走向大叔与机器人之恋的路线。

就推理层面而言,剧情在前半段的一个细节处露出了破绽。一开始,很容易看出,主角对女主角是没兴趣的,唯一使他想留下来的,是他毕业论文里研究的机器人。根据剧情一开始对主角的长篇侧面正面描写,具有洁癖症的主角应该是个吹毛求疵的人,更何况是他无比感兴趣的昔日论文课题,根据写论文的习惯,难道主角不会去调查女主角的家世与背景,进而得到关于那个机器人的全部消息,而不是到了后来接触了女主角才去图书馆借一本什么广场恐惧症之类的心理书籍。
所以,这个致命的破绽,说明了女主角他们的计划一开始就出了问题。看完电影后,才能了解他们的计划,他们无疑是先用机器人零件吸引主角拍卖师,说明他们一开始尽可能地研究过主角的信息。这里,按正常的推理作品来思考,主角的伙伴托里,有很大的问题。首先,主角看到零件,只是心里产生了疑虑,潜意识的冲动开始浮动,但还没彻底想起来,直到主角在工作场合看到了一副画作的细节,才想起了这个零件与他的论文有关,这个计划实施的细节,明显与托里有关系,因为托里与主角在工作场合接触得比较多。其次,在女主角她们的计划动机与目标方面,他们也许能根据他们的推测,猜测主角手里有不少稀有的珍品,但是,最接近这个猜测的,还是主角的伙伴托里。虽然主角一再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密室与藏品。但他的伙伴托里一直与他合作,悄悄合作把值钱货拍下来再拿去卖。所以,托里最可能得出主角有密室与藏品的猜测。而且最后托里说的话也颇有意味。
回到女主角的计划上,看完整部电影,他们明显是打算先以机器人吸引主角,然后逐渐把女主角推给主角,先是试探主角,吸引主角,多次确定有效之后,再让主角去追求女主角,信任女主角,然后实施最后一阶段的计划。
但这个计划的问题,就出现在了第一阶段,即用机器人吸引主角。因为主角的强迫症与吹毛求疵的习惯,是很难改的,既然他的兴趣点被戳中了,他难道只会把零件交给机械修理师,然后像个门外汉一样等机器人零件被组装好?明显不会是这样的,他肯定会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查阅资料验证他的想法,或者去那个咖啡馆或酒馆到处打听女主角那个家族的出处与信息,而不是后来才跑去图书馆借一本广场恐惧症的心理书。其次,他研究过那个机器人,而且电影一开始也展现了他对赝品的惊人鉴别能力,那么,在他尚未被女主角吸引之前,他的理性仍聚焦在稀有藏品与艺术品之时,他怎么会鉴别不出那些零件的真假?
其次还有一些小细节有问题,比如那个机械修理师在偷看了女主角面貌时,对于这一状况,他亲眼见到之后,首先应感到惊讶,因为他以前没看过,其次,水性杨花的他应该赞叹两句,说说女主角还挺漂亮之类的应景。而他最不该做的,就是镇静地继续“辅佐”主角,评价主角的行动以及策略。


然后就是,弗洛伊德一类的人不能当主角。
首先,像女主角演得那样的患者,不可能表现得那么积极。什么是积极呢?与其说是主角在被骗前一直不放弃女主角,不如说是女主角一直不放弃主角,只要懂一点儿精神分析学常识,就会在这里发现很大的疑点,因为这在潜意识的“逻辑”方面说不通,出现了矛盾。那么,精神分析学的思维就会引导人们去分析患者的动机,如果患者拼命拒绝,反而会引发精神分析学思维的关注,因为被心理忽略跳过的地方,往往是精神分析学的关注重点。
其次,女主角病情好得过于夸张,根据弗洛伊德书中的多种病例,女主角不可能一口气就能接受主角以外的人,但是电影里,女主角与她的同伙们,相处得也太过于自然融洽了。女主角最后在饭桌上渴望要回那些家具物品,很有可能她对于她的过去,也投射到了那些家具物品上,就说明她的病情还有些反复,如果说她对男主角的投射是她精神好转的发展,那么她对旧家具物品的怀恋投射,就像是原来的病情在拉扯着她。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会跟主角以外的陌生人接触得那么融洽?实际上,这是他们实施计划的最后阶段,把租借来的东西换回去。
第三,女主角病好的太快。以弗洛伊德的联想法来看,从女主角与主角的谈话之中可知,女主角的病症并不是布拉格那个故事发生时才有的,女主角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埃菲尔铁塔产生了莫名的恐惧,以至于昏厥。这一点联系得很有意思,因为最早法国人为了彰显他们的工业力量,修了埃菲尔铁塔,很多热爱巴黎的法国传统艺术家都对这一现代艺术品充满了排斥心态,其中莫泊桑排斥得比较厉害也比较有趣,谁也搞不清楚,莫泊桑到底在想什么?这似乎与电影的故事有点儿像。既然女主角的病症,不是因为情境刺激而产生的,那么也就不会因为雨夜里与女主角布拉格回忆类似的情境刺激而被根治。因为,根据联想法,似乎女主角的布拉格回忆,很难提供她为什么会畏惧他人与广场的联系。只有她小时候的巴黎埃菲尔铁塔回忆能联系起来。

不过,这部作品走的应该是文艺路线。如果犯人真是托里的话,那么他真是个艺术家了,他是个行为艺术家,他让主角陷入了对女人的恐惧与迷恋之中,这是主角以往的藏品所不能给予他的。

同时,也不能让Saeba Ryo当主角,只要他一出场,很快就会教会那个女主角跟他同伙怎么做人,因为那是他的角色设定,主角顺便再认识一下Kaori San的10吨大铁锤,他就会对女性更坦然了。可惜那个属于Shuffle & Swing,Rock & Roll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了,消费主义逐渐占据了上风。更具讽刺意义的是,要比喻的话,这片子也完美解释了,什么叫做虚假的需求,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阴郁的电影主题非常应景,不过话说这主角一辈子藏在中产阶级对资本的依附里,虽然他避免了下流阶级化的困境,但也与那个充满青春与热情的年代失之交臂了。
话说这电影里的女主角一伙儿,也仿佛是一种虚假需求的象征,其中连伪升华都感知不到了,比起那个时代的Gambit (1966)Bullseye! (1990)……真的让人感觉时代变得太快了。至少他们也得像Robot and Frank (2012)里的老爷子一样,真正叛逆一下,至少为了60年代的爱欲,哪怕是对马尔库塞爱欲伦理学的俗化。但是很遗憾,时代真的改变了。
这就是扑面而来的,大众文化工业成熟期的虚假需求与伪升华……

回忆意大利电影,曾经在一战之前的欧洲浪漫主义时代辉煌过,也曾经艰辛地渡过二战墨索里尼的独裁时代,曾经也充满了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热情与仁义……直至资本主义文化工业的象征,好莱坞垄断了世界电影市场,然后,在美式电影的框架内,跟着Tornatore等大师去看他们对美国梦与电影梦的理解,去感知Porco Rosso一般的时代悲伤与期盼,去欣赏他们在电影中塑造的爵士时代,欣赏那个时代自然铸就的电影辉煌……再慢慢到这部电影,静静地看着资本主义技术统治时代大众文化工业成熟期的市场价值,随着虚假需求与伪升华,逐步蔓延开来。到了今天,不得不感慨文学可怕的时代感知能力,恰如S.E. Hinton在1968年的Rumble Fish原稿中所写的一句跟诗歌差不多的小说原稿文:"His hair was long in the Beatle style, but he’d worn it that way before there were Beatles."所以,我想,莫非He'd ended it before it ended?

一种无力的悲伤与无奈袭来,毕竟,The Motorcycle Boy,Gon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佳出价的更多影评

推荐最佳出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