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民心 天地民心 8.2分

问谁使君来愁绝——记剧中的道光与祁寯藻

阿沅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隔壁《于成龙》过来,最喜欢道光朝部分,以及,全是剧透。)
“这两兄弟,后来一个坐了江山,一个超脱了尘世,我一直在帮那个坐江山的打理局面。坐江山的最后操劳而死,超脱的最终回到人世,以他的血,祭奠了祖先的土地。虽然我一直伴在这个人左右,但我更喜欢和那个人在一起。”
他的旁白如是说,可他始终在帮他打理江山,兢兢业业,鞠躬尽瘁。至于那个坐了江山的,是否能够成为他心目中的尧舜之君,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他既然自知不能幸运地生逢盛世,也就自然明白他纵然贤德如尧舜亦不能只手补天。
他想坐江山,想将这风雨飘摇的江山打理妥当,勤俭自持,劳碌终日。而那个在身边替他打理的,是否总把桀纣之君挂在嘴边,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他既然被命运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风口浪尖,也自然明了只有自己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二人,做君的一味固守先父的遗愿,为臣只知进呈先生的见解。他们聚少离多,见了面又总是争执不休,他没有好话,他没有好脸,可他一意为了他,他一心保护他。
可是只这二人,还能让屏幕前的看客得到些许宽慰,其余,唯有伤情而已。
他们本是街上擦肩而过的一对公子哥,他步履轻快,他纵马扬鞭,因他不慎碰伤的老...
显示全文
(从隔壁《于成龙》过来,最喜欢道光朝部分,以及,全是剧透。)
“这两兄弟,后来一个坐了江山,一个超脱了尘世,我一直在帮那个坐江山的打理局面。坐江山的最后操劳而死,超脱的最终回到人世,以他的血,祭奠了祖先的土地。虽然我一直伴在这个人左右,但我更喜欢和那个人在一起。”
他的旁白如是说,可他始终在帮他打理江山,兢兢业业,鞠躬尽瘁。至于那个坐了江山的,是否能够成为他心目中的尧舜之君,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他既然自知不能幸运地生逢盛世,也就自然明白他纵然贤德如尧舜亦不能只手补天。
他想坐江山,想将这风雨飘摇的江山打理妥当,勤俭自持,劳碌终日。而那个在身边替他打理的,是否总把桀纣之君挂在嘴边,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他既然被命运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风口浪尖,也自然明了只有自己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二人,做君的一味固守先父的遗愿,为臣只知进呈先生的见解。他们聚少离多,见了面又总是争执不休,他没有好话,他没有好脸,可他一意为了他,他一心保护他。
可是只这二人,还能让屏幕前的看客得到些许宽慰,其余,唯有伤情而已。
他们本是街上擦肩而过的一对公子哥,他步履轻快,他纵马扬鞭,因他不慎碰伤的老人而匆匆一会,却不知从此结下了三十年的君臣缘分。
他谨慎犹疑,因着这谨慎犹疑,在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数次险些放弃他的性命。而彼时他尚未入朝为官,仅得嘉庆召见一次,因而意识不到那个垂手侍立的年轻王爷将要影响他的一生。
他刚直冲动,因着这刚直冲动,在他初登大宝首次召见的时候,坚持不对他假以辞色。而彼时他用他只是遵从父命,心底并不喜欢这个狂悖的书生,因而也意识不到自己以后竟如此倚重面前的他。
他不喜欢他,只想借助他一展平生抱负;他也不喜欢他,只想利用他收揽天下人心。
但他们很快意识到,其实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他忧心他刚愎,他嫌弃他迂腐,可他还是犯言直谏,他也能够尽量回护。
其实,他多数时候还是能听进他的谏言,他也时常庆幸能够改变他的决定。
所以,他替他解决科场舞弊的难题,他护他远离朝中奸佞的陷害。
旁人要他乾纲独断,他坚决召回他参与决策;旁人恭贺他得以高升,他暗自忧心他面临困境。
可是到了见面的时刻,他却嘴上不饶人,他也不过一笑了之。
“几年不见,皇上,胡子都白了。”
“这朝堂之上,还没人敢说朕见老。”
他们心知,此次相见,已然是山雨欲来。
他是否闻到了他身上的鸦片气味,他是否看到了他眼中的失望神色?
可是在禁绝鸦片这件大事上,他们还是达成了一致,以他痛失长子和他结怨挚爱为代价。
他看到他布衣菽食,屋漏无干处,终是明白了他的一片赤诚。他觉察他不堪重负,抱膝影伴身,总归理解了他的半生恓惶。
因而他怕他不能令行禁止,他怕他遭遇宵小攻击。
他在明处帮他除了眼前的巨贪,他在暗中替他查着往日的冤案。
然而他太急切,不慎让他着意防备的人觉察了他的用意。然而他太拘谨,最终使他最为关切的事终他一朝化为泡影。
他太想帮助他,他只敢相信他,他们小心翼翼维护的局面,却给了奸佞可乘之机。
临别之际,他答应一定帮他督促前线战事,他也答应坚决禁烟毫不动摇。
他做到了,岂料一朝归来,朝中局势已然天翻地覆。而这次,真的是他铸成大错。
他斥他是桀纣之君,他痛苦,他辩解,他最终一言不发浑身颤抖。
他责他算不得纯臣,他愤慨,他泣下,他终是大步离去黯自伤怀。
他回望宫阙,失落自语,所有的惋惜都是为了他的江山。他斥责权臣,绝望自弃,最后的坚持只是为了他的性命。
从此以往,他看他的折子,他种他的土地。朝中自此没有了他,田间本就没有个他。
可他却再次等到了他的召见。他锋芒未敛,他风烛残年。
他笑了,笑他还是老样子,却没来由添了几分拘谨。他却红了眼眶,因他已是昏花了双眼,佝偻了腰身。
“朕老了,看你精神还算健旺。”
“皇上春秋尚富,何出此言。”
他问他是否怪他,他只说他确实错了。他不再反驳,他无言以对。
他是不是想要再次起用他以便招揽人心?
他是不是想等他百年之后重新施展抱负?
宁愿相信他们此刻仅仅是单纯的相惜相怜。
帝王怎样,帝师如何,不过都是千古可怜人伤心人罢了。
老去相逢亦怆情,只一句话,便教人不觉潸然。
“祁寯藻,是你吗?”
“皇上,臣在这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地民心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地民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