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归来 7.7分

归来

羽凌归化

归来似乎是比远行更令人期待的事情,归来者带着的是别人的希冀和幻想,甚至一切美好。归来,因此也就带了那么些荣归故里的味道,归来本身就是一项荣誉,显得神圣而又庄重。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是那些归来者中的一分子。战争归来,顶着的是荣誉;远游归来,带着的是智慧;流放归来,携着的是邪不压正。 我们经历了极有摧残性的文革,却仍旧没有写出过深度反思的作品,或许我们一贯不善于剖解人的灵魂心性一类,也或许我们饱受了这中庸之道的浸泡,更可能是我们有种“骂人不揭短”的传统,文革大概是短处了,很多东西读起来,就是空喊号子,写着写着就陷进中庸也就是庸和的泥潭里去了。那些非人的摧残,也就梦呓般的改头换面,一个钻神秘的野蛮当中去了,以至于有了一点幽魂的样子,跟人倒没关系了。 去年电影《归来》上映了,呼声很大,但一直没看,今天才看。是关于一个缺失的丈夫,一个只有符号化了的爱人的故事。只留着故事,你能够把它随便插入到任何...

显示全文

归来似乎是比远行更令人期待的事情,归来者带着的是别人的希冀和幻想,甚至一切美好。归来,因此也就带了那么些荣归故里的味道,归来本身就是一项荣誉,显得神圣而又庄重。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是那些归来者中的一分子。战争归来,顶着的是荣誉;远游归来,带着的是智慧;流放归来,携着的是邪不压正。 我们经历了极有摧残性的文革,却仍旧没有写出过深度反思的作品,或许我们一贯不善于剖解人的灵魂心性一类,也或许我们饱受了这中庸之道的浸泡,更可能是我们有种“骂人不揭短”的传统,文革大概是短处了,很多东西读起来,就是空喊号子,写着写着就陷进中庸也就是庸和的泥潭里去了。那些非人的摧残,也就梦呓般的改头换面,一个钻神秘的野蛮当中去了,以至于有了一点幽魂的样子,跟人倒没关系了。 去年电影《归来》上映了,呼声很大,但一直没看,今天才看。是关于一个缺失的丈夫,一个只有符号化了的爱人的故事。只留着故事,你能够把它随便插入到任何的背景里,就是一个关于失忆的故事,或者说是一个挚诚的爱情故事,也要比说是一个归来者的故事要好。 人群似乎始终是盲目的,人群就像盲流,只要有一人揭竿而起,就能前呼百应似的。读狄更斯的《双城记》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残忍冷酷,又易被煽动。律法如同笼头,而人群都是野马。有约束就有个人样,没了约束,就会野性复发,一再加复。归根到底,也就是约束的问题。历史读来也就是写约毁约的过程,写了毁,毁了写,当然怎么写也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读史可以明智,也可以不复前辙。但这似乎又是个笑话,历史一切过去了的都像是个笑话。多年前的暴乱,别处的战争,只要不祸及自身就可以侃侃而谈全做消遣了。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区别吗? 人少了,适合协商。人多了,就适合号令。以前听课,听老先生在讲刘小枫的关于政治保守的问题,关于精英政治,多数人听少数人的,而不是少数人听多数人的,但保证前提是精英。这样兜兜转转似乎转了一圈回到贵族政治里去了,一开始听是不赞同的。后来有了机缘,读到了刘小枫的《普罗米修斯之罪》,之前的疑惑似乎就似乎全破了。原来普罗米修斯也不是简单盗火给人,对人而言,给人胸中注入了盲目的希望可不是什么好事。普罗米修斯的罪过是太聪明,太桀骜不驯,太柔软而有过多的不必的怜悯之心。这是是一场贵族主智和平民开智的斗争。这样也就全解开了所谓精英政治,这首先是智慧和品格的高贵,其次才是权利的。也对,政治,一开始不就是个“牧”字吗?似乎太好笑了,人成了羔羊,统治者成了牧人。可又一点也不好笑,宗教文化里不就总有一些教瑜类的神职嘛,牧师,神甫,阿匍,一类的吗?就不难想,精英政治也该是一些近神性的人吧! 2015.05.0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归来的更多影评

推荐归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