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击败房地产?一场最浪漫的春梦(童话)

王忠贡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天,看了《缝纫机乐队》,其实很多东西和我想的差不多,大鹏式的喜剧,屌丝精神,小人物的大梦想的故事,各式各样拼接的还算凑合的包袱段子,音乐节式的摇滚经典联唱,几番不算做作的情怀,稍有一点夸张的煽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影片却让我在各种三俗段子的狂笑之后,在影片的后半部分眼眶湿润,直至高潮煽情处泪流满面。也许影片最肉麻一点就是梦想这个词。可偏偏就是这个肉麻,“恶心”的梦想却直指我的泪点。男人去谈那些年少的梦想,如同女人去谈少女心去谈公主梦一样,意淫而且扯淡。 可是影片中看到乔杉扮演的天真无邪的胡亮,大鹏扮演的宫哥,韩童生扮演的吉他手大爷,于谦扮演的摇滚大叔……这都是非常非常套路化的人物,可就是这些套路化的人物加上高潮部分有点夸张的煽情,就让我不住的留下眼泪。其实,我明白这是因为影片中的这些总能触及内心深处埋藏的东西。 谁人年少不轻狂,谁没有那些狂热的梦。随着成长与成熟,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妥协,将那些梦深埋内心。可终究在某一个时间点因为某种触动,化作情绪与泪水,滚滚喷涌而来。为何《老男孩》、《光阴的故事》这样子的作品会流传很广,会经久不衰,就是因为其符合永恒的人性中那部分非理性因...

显示全文

今天,看了《缝纫机乐队》,其实很多东西和我想的差不多,大鹏式的喜剧,屌丝精神,小人物的大梦想的故事,各式各样拼接的还算凑合的包袱段子,音乐节式的摇滚经典联唱,几番不算做作的情怀,稍有一点夸张的煽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影片却让我在各种三俗段子的狂笑之后,在影片的后半部分眼眶湿润,直至高潮煽情处泪流满面。也许影片最肉麻一点就是梦想这个词。可偏偏就是这个肉麻,“恶心”的梦想却直指我的泪点。男人去谈那些年少的梦想,如同女人去谈少女心去谈公主梦一样,意淫而且扯淡。 可是影片中看到乔杉扮演的天真无邪的胡亮,大鹏扮演的宫哥,韩童生扮演的吉他手大爷,于谦扮演的摇滚大叔……这都是非常非常套路化的人物,可就是这些套路化的人物加上高潮部分有点夸张的煽情,就让我不住的留下眼泪。其实,我明白这是因为影片中的这些总能触及内心深处埋藏的东西。 谁人年少不轻狂,谁没有那些狂热的梦。随着成长与成熟,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妥协,将那些梦深埋内心。可终究在某一个时间点因为某种触动,化作情绪与泪水,滚滚喷涌而来。为何《老男孩》、《光阴的故事》这样子的作品会流传很广,会经久不衰,就是因为其符合永恒的人性中那部分非理性因素,那就叫做梦想。纵使我们终究会越来越理性,但那部分非理性的东西并不可能完完全全死去。 来说说影片中胡亮的梦想,出身摇滚之城,目睹20年前家乡的破吉他乐队如日中天的时代,姑且可以把破吉他理解成辉煌时期的唐朝或者黑豹。但是一个摇滚乐队成了城市灵魂,甚至那个东北小城修建了一个城市地标式的大吉他和摇滚公园,有啥能比这更扯更意淫的呢?就是这个充满意淫色彩的大吉他,奠定了胡亮一生的梦想,有自己的乐队,像当年的破吉他一样辉煌。于是乎渴望实现梦想的胡亮,找到事业处在绝境的宫哥,加之一票“不太靠谱”的人,组成了缝纫机乐队,开始摇滚吧。 影片设置了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春梦,开发商和政府要地搞房地产,要拆大吉他,胡亮要捍卫自己全部的精神信仰大吉他 ,准备通过在政府演出,让政府知道大吉他多么重要不能拆。这已经不是螳臂当车所能概括了,也许就是个最荒谬的笑话,也许是个最美的童话。可是当大吉他被拆,胡亮面对着现实一切的那种绝望,面对拆除大吉他的工人大喊坏人,真的扎心。其实,胡亮就是一个阿甘式的人物,那份单纯抑或脑残让人心疼,他的眼里只有好人坏人,划分标准就是自己一生信仰的摇滚梦,为了这个梦他开修理厂,他打零工挣钱。这也是让影片相对不落俗套,让主人公形象更让人感动的地方,以往的影视作品表达的三观或者对小人物梦想的不屑与嘲笑,或者把小人物的理想绝对崇高化。这个世界没有义务替一个不起眼的个体实现梦想,你的父母也不能为你的梦想去买单,太多人为了梦想自视清高,太多人谈梦想建立在别人创造的物质基础之上,然而胡亮的一切是自己拼命赚来的,只是他单纯的把自己的一切投入到自己的梦想上。世间最难得莫过于痴人,胡亮这样子的痴人可爱,让人心疼。 再说说宫哥,曾经的追梦者,后来的半吊子经纪人。某种程度,他的半吊子因为他没法走出过去的自己,他的人生一直徘徊与过去和现在,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AB面之间。而他和胡亮的合作本身就是不靠谱中的不靠谱。然而随着剧情的进展闹剧,喜剧,“悲剧”…… 影片让我触动的一段是丁建国他爸那个开发商对宫哥的说教,让宫哥在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AB面间选择现实,收了钱出卖了胡亮那个荒唐的梦想。他本来就是个外人,乐队本来就是个最不稳定的团队,从理性的角度看似讲无可厚非。丁建国本来在影片前半段和宫哥生出了某种情愫,当然,我不知道这种屌丝逆袭白富美的桥段是不是大鹏的刻意表达。当建国对宫哥说我又遇到了个人渣,让我扎心想哭。建国是叛逆父权的二代形象,也是纯粹的不食人间烟火理想主义化身,可以说是我曾经的自己。 因此,我看到这个片段,有一种感觉18岁的我就站在面前,指着现在的我痛骂人渣。我相信18岁的我有一万个理由看不起现在的我,站在他的立场,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今天的我全部追求已然只剩下考个安稳的工作,然后混吃等死,剩下的只有无所谓和什么都不相信。成为曾经最看不起的人,就是现如今我全部的追求。就像影片插曲《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里唱的“可是我最恨的那个人,还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最后的煽情部分,宫哥高唱《不再犹豫》 ,更多的是大鹏向偶像beyond致敬,纯粹的情怀表达,过去那个已经死了的宫哥好像又活了。影片里的惊声尖叫,影片外的狂笑痛苦之后,影片与我们的生活注定一起归于平淡。就像影片最后宫哥和建国踏上了那俩回北京的列车,大家还是只能回到现实的轨道,我相信宫哥与建国也不可能怎么样,阶层的距离不可能打破。只是看着建国上火车的那一刻,不知道为啥想到了《颐和园》里的余虹,虽然余虹和丁建国,一个是普通家庭,一个是二代。都是来自中朝边境的小城,都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都是对于苟且与平庸的逃离与对抗,然而到底得到什么,不得而知了…… 聊完影片最重要的哥俩,想闲聊两句影片最重要的中心与载体摇滚乐。首先影片尽可能穿插一些固化了的摇滚符号,无论是胡亮房子里吉姆.莫里森的海报,还是衣服上的铆钉,于谦大爷头上那顶崔健的帽子…… 影片多少有像90年代中国摇滚黄金期致敬的意思,一大批摇滚老炮儿以客串的形式在影片之中悉数登场。但说句实话,影片表达的更多是歌曲串烧,是大鹏个人情怀,除了向黄家驹致敬,剩下的把摇滚变成了小人物的不死理想。变成纯粹异质化的草根励志精神。尤其是主题曲《都选C》多少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想就一部电影去争论无聊的真摇还是假摇。摇滚乐在的起源就是自由,理性,人文主义这些东西,也带着鲜明的对现代物质文明的叛逆。有人说摇滚是永远的反对派,不仅是政治上也是社会文化领域的。我们可以看到,从摇滚起源到嬉皮士运动,摇滚更多的是对现代物质文明,对理性人逻辑的叛逆。那个影片中出现了无数次的摇滚手势 象征着撒旦很魔鬼与上帝的对决。 而摇滚之于中国,我认为在中国的80年代人文主义复兴的时期,崔健是摇滚符号,更是一个时代符号一曲《一无所有》震撼了贫瘠的华夏大地,他的歌曲,思想,表达方式与风云变幻最具理想主义的80年代紧密相连。西方舶来品的摇滚在这片土地有了全新的解读。唐朝,黑豹点燃了一代年轻人的狂热理想,某种程度数,80年代是释放了被压抑了30多年的东西。然而后来的市场经济大潮中摇滚乐没有走向真正的商业化,有时代于体制因素也有摇滚乐手们自身因素,总之摇滚乐渐渐边缘渐渐边缘,红磡一夜成为辉煌的绝唱。那个摇滚乐的黄金年代诞生了太多的英雄,然而今天的他们大多数或在乐坛处在普通的位置无论财富,知名度还是话语权,更多的像魔岩三杰成为了文艺青年装逼时的“传说中的大人物”,而今日取得真正意义商业成功的似乎只有汪峰一人。 中国的摇滚似乎就是交织着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AB面的悲怆故事,在一个更理性务实的时代渐渐趋于边缘 。 最后很想说一句这个时代是相对务实保守的时代,似乎不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不太可能像美国的60年代与中国的80年代那样属于年轻人,属于更多昂扬理想主义的东西。因此今天《缝纫机乐队》塑造的那个意淫的春梦还是把他看做一个浪漫的童话吧。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