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羞羞的铁拳》看开心麻花成功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子?

vice

最近上映的电影《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出品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同样是由同名话剧改编的《羞羞的铁拳》,与前两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我们看的开心麻花的第一部作品《夏洛特烦恼》,就是通过将爱情穿越两种类型杂糅在一起形成的,除了两种类型之外, 电影最重要的一个类型,也就是电影的主类型是喜剧,所有前两种类型,其实都是在喜剧外壳下衍生出来的一些延伸罢了,

那么《羞羞的铁拳》呢?

1

《羞羞的铁拳》也沿用了类型杂糅的套路,通过将「灵魂交换」、「拳击」两种类型杂糅在一起,同样是套在喜剧类型的壳子之下,得出的结果仍然非常的凑效,至少在我看来,虽然电影的整体质量并不算上等,但是这部电影起码达到了一个中上的水准,看这样的电影,你不需要担心电影的质量,更不需要担心演员的演技,只需要认认真真的看和...

显示全文

最近上映的电影《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出品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同样是由同名话剧改编的《羞羞的铁拳》,与前两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我们看的开心麻花的第一部作品《夏洛特烦恼》,就是通过将爱情穿越两种类型杂糅在一起形成的,除了两种类型之外, 电影最重要的一个类型,也就是电影的主类型是喜剧,所有前两种类型,其实都是在喜剧外壳下衍生出来的一些延伸罢了,

那么《羞羞的铁拳》呢?

1

《羞羞的铁拳》也沿用了类型杂糅的套路,通过将「灵魂交换」、「拳击」两种类型杂糅在一起,同样是套在喜剧类型的壳子之下,得出的结果仍然非常的凑效,至少在我看来,虽然电影的整体质量并不算上等,但是这部电影起码达到了一个中上的水准,看这样的电影,你不需要担心电影的质量,更不需要担心演员的演技,只需要认认真真的看和酣畅淋漓的笑就可以了。

从最开始的《夏洛特烦恼》一炮打响,到《驴得水》的石破天惊,再到《羞羞的铁拳》的稳中求胜,开心麻花走得这条路其实并不算一路高歌,但是却一直是稳稳当当的。

《夏洛特烦恼》质量不错,口碑也不错,票房更是达到了14.41亿元,可以说是当时院线上的一匹黑马了,同样的《羞羞的铁拳》也是如此,和开心麻花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稍微不同的一点就是,《羞羞的铁拳》开始选择更为广阔更加富有张力的场面调度来展现电影中的故事。

2

说白了就是话剧味没了,或者说是电影戏剧化的风格展现出来了。

这是一次很有效的进步,而且在这种进步的基础上,电影还没有在质量上打折扣,可以说电影中所表现出来的戏剧张力,其实是建立在一个完整的具有三幕结构的剧本之上的,所以观众看到了笑点和爱情,而专业人士看到了故事的情感建置和冲突建置。

在电影《夏洛特烦恼》里,虽然电影在表现冲突和转折的过程中尽量选择了通过多机位切换的方式来展现冲突的张力,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电影中由夸张的演技和对白而产生的话剧腔调。

《羞羞的铁拳》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主角在“卷帘门”所经历的那一个片段所发生的故事,里面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其实就是电影中对「重复叙事」的运用了。

比如当卷帘门的弟子和熬鹰死去的时候,副掌门用同样的方式来祭奠一人一鹰的离去,这种方式就是就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情绪表达,副掌门的情绪表达是建立在自己的主观情绪之上的,而他的情绪的实体则是一张黑白照片,所以当听到自己的师兄失踪时,他把早已准备好的师兄的黑白照片拿出来的过程,就是对「重复叙事」的一种回应。

所以当我们看到副掌门张茱萸拿出师兄马东的黑白照片的时候,其实正好对应了我们心中的期待——我们期待着叙事上的重复,重复不仅仅能够升华主题,更能够启示主题。

说起来,重复结构是具有启示效应的,比如在电影《羞羞的铁拳》的最后,令男主角爱迪生起死回生的招式,正是在“卷帘门”中所学到的招式「红鲤鱼、绿鲤鱼与驴」,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启示效应,启示效应代表了两件事件的一种微妙的联系,通常都是由于一件事情而将之联系在一起的。

3

在喜剧电影中,对启示效应的运用手段不同,得出来效果也就多种多样,比如在电影《宿醉》里面,故事展现在观众面前的不是前因后果一般的全知视角,而是选择了后者,而掩盖了前者。

但是前者存在吗?

当然存在的,只不过观众不知道罢了,所以电影中的启示效应其实是隐藏的,但并不代表他不存在,因为电影中所讲述的事件都是围着前因展开的,是一个不断揭示的过程,相比于启示效应来说,这种揭示会带给观众一种突兀感和荒诞感。

而启示效应在情感层面上则会更加注重一种交互性,他假设电影和观众是在进行一场对话,而对话的目的是为了达成理解的主题,所以启示效应其实更加的大众和稳定。

观众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读者,同时也会有成为故事中一员的错觉,因为他们是经历过主角所经历的故事的,所以才会对主角产生认同感,同样的,也会对主角的行为产生一种思考,并当主角的思考与自我的思考达成一致是,心理上得到一种升华。

这也是电影的升华。

4

那么,到底是「揭示」好,还是「启示」好呢?

在电影《热情似火》中,电影最后的大冲突的解决是导演做揭示的,主角乔和杰瑞之前建置的戏剧冲突都因为一场动乱而结尾,而这里的动乱其实并没有向我们展示过,所以这里的场景的因就被藏起来了,通过进一步揭示来引导观众的好奇心并使得故事圆满结尾。

而在电影《鬼子来了》中,电影中的所有冲突其实都是具有启示性的,电影先给我们展示了喜剧效果的因,之后又呈现出结果来,这种形式是最大众也是最有效的,但是同样的,虽然这种因果关系的呈现非常凑效,却无法对电影本身的结构做出创意性的启发,也就是,这种故事讲述方式非常容易陷入一种形式怪圈中无法自拔。

由于缺少对电影意识形态的进一步探索,使得电影的意识形态的展现格局一般都不会太大,在《羞羞的铁拳》里,故事到了最后仍然只是一个关于爱情和温情的故事,如果说还有什么其他的展现的话,我能想到的,只会是拳赛打假这一条支线,格局仍然小的可怜。

《夏洛特烦恼》也是如此,唯独不按套路出牌的《驴得水》话剧味却重的离谱,但是禁不去电影本身格局的宏大和深刻,如果能够在戏剧化上多下一些功夫,片子也会是一部非常棒的片子。

由此看来,《羞羞的铁拳》在故事上中规中矩,质量依然不错,笑点也很多,只不过笑点让人笑完之后,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些梗了。

接下里,谈谈我们为什么会对「灵魂互换」这个主题这么感兴趣?

除了《驴得水》另辟蹊径选择了通过超现实风格的展现来表达电影的主题之外,开心麻花的另外两部电影其实都是一样的套路。

什么套路呢?

煽动情绪和制造梦境。

这篇文章里,我们就来看看开心麻花的这两部电影是怎么成功的。

煽动情绪

我们的人生其实一场没有重启按钮的游戏,我们现在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对之后的一些事情造成一些影响,但是即使我们知道假如当初没有做某件事情就可以避免灾难的发生的话,我们也是无力回天的。

简单来说,人生就是一个单行道,没有退路可言,电影却不同了,电影是承载着我们梦想和现实的影像。

在《夏洛特烦恼》里,夏洛就是这样一个活在现实中的失败者,在自己的暗恋对象的婚礼现场受尽侮辱,想装装样子却处处出糗,颜面尽失。

这种场面一直到了夏洛的老婆马冬梅的出场,才开始正式打破,可以说马冬梅的出现,让夏洛颜面尽失,但也因此,夏洛得以发泄其心中的不快,通过制造冲突来缓解心中的压力。

可以说夏洛对于生活的不满,几乎都表现在他与马冬梅的那一场追逐战中了,如果过度解析一下的话,其实马冬梅就是夏洛现实生活的一种外化表现,当马冬梅没有出现的时候,夏洛的伪装仍然是被他自我认可的,但是当现实生活的具象化人物出现的时候,这种自我认可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了。

首先,夏洛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要现实还是要梦境?

电影的主题就是围绕着这个问题展开的,或许在我们观看电影的时候会说这是讲的爱情。其实不是,爱情只是电影的一条主线而已,如果只是将主线架构于爱情之上的话,电影的格局就会很小。

你会发现夏洛无论是在现实中的秋雅的婚礼上还是在梦境中,都在刻意的躲避马冬梅,为什么呢?

其实他不仅仅是在躲避马冬梅,还是在躲避现实,躲避自己的过去,只是他通过躲避马冬梅的方式来逃避现实罢了。电影就是通过强化夏洛与马冬梅的这种现实冲突来主角强化逃避现实的目的,进而达到煽动情绪的目的。

那么在电影《羞羞的铁拳》里呢,情绪的煽动是如何表现的呢?

我们这篇文章的主题要讲的仍然是《羞羞的铁拳》——在羞羞的铁拳里,选择了另外一种表现方式(套路)来作为故事背景,就是灵魂互换,这个套路其实已经被用过好多遍了,灵魂互换(或者说肉体互换)可以带来一种非常有效的喜剧效果,拿我们比较熟悉的一部电影《你的名字。》来举例:在《你的名字。》中,男主和女主的灵魂互换的桥段即会带给我们一种滑稽感和错位感,这种错位是身体上的错位,通过将现实荒诞化处理——也就是把现实理想化的方式来完成情绪建置。

带给我们欢乐情绪的同时,也会带给我们一种圆满感。

可以试着回忆一下在观看电影《你的名字。》的过程中,你是否产生过这样一种感觉:男主和女主的身体好像合二为一了,成为了一个共同体——他们彼此心灵相通,他们彼此拥有。

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受,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呢,以及这样的感受会怎样影响我们的情绪和思路呢?

我们试着回头思考《夏洛特烦恼》的话题中,曾提到过的一个问题:如何选择现实、梦境

将这个问题套入到电影《你的名字。》里,其实就可以回答上面的那个问题。

其实我们的情绪和思考方式取决于我们对于现实和梦境的取舍上。

制造梦境

比如当你在做一场梦的时候,他不可能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完整呈现,必然带有一些主观性的东西在里面,这些主观性的梦境片段就是你的欲望的满足过程,这种欲望不一定是好的或者生理上的,但他一定是你心理所恐惧的或者所期待的,即使是你当时正在恐惧某一样东西到极点,其实也是对恐惧欲望的一种表现——在表现恐惧的过程中刻意去强化恐惧的形式,这个过程,也就是欲望强化的过程。

这是梦境,是我们解答这个问题的前提。

那么在看完这部电影(《你的名字。》)之后为什么我们会产生圆满感呢?

之前我在《傀儡人生》的影评中总结过男性力量与女性力量的结合造就圆满的结论。

查理考夫曼作品:关于《傀儡人生》自恋心理和人格面具的思考

其实在这里,不论是《你的名字。》还是《羞羞的铁拳》,都是如此,在弗洛伊德的结论中,这种灵魂互换的过程其实是恋母情结(亦可认为是恋父情结)的表现,象征着对爱和情感的需求,同时也是对性的生理需求。

《羞羞的铁拳》里,男主变成女人之后摸自己的胸部的行为,造成了一种错位感,引发笑点,这其实就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荒诞式处理,假如在现实生活中有人从男人变成了女人或者说女人变成了男人,必然是要遭到非议的。

从这里看来,其实喜剧的内核,其实是离不开悲剧的,虽然开心麻花的官方团队曾经公开表明过喜剧内核不一定是悲剧这个论点,但是其实优秀的喜剧正剧,都是对现实生活的荒诞化处理而得来的,表面上看来好笑,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往往是一场悲剧。

电影通过对现实生活的荒诞化处理,可以让我们能够心安理解的接受自己潜意识中属于女性(或男性)的那一半的生理或心理需求,我们在寻找异性的过程,其实就是上帝所说的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的过程,在寻找的这个过程中,其实就是在寻找自己。

电影非常巧妙的借助了我们心理上的情绪需求来制造梦境,因为这种梦境符合我们对于理想生活的一种假想,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就会被吸引,并能够被电影中主角的情绪所带动。

在相对早些的电影《变身男女》(姚笛、林志颖主演)中,其实也是对此类心理的深挖和梦境制造来完成电影情感和戏剧冲突的建置的,这类电影强调满足引导——满足我们作为拥有恋母情结(恋母情结)的人的一种欲望心理,通过身体的错位来引发情绪上的错位,进而满足我们对于异性的渴望或者说是好奇。

那么引导呢,引导什么?

在心理上主观接受了这种身体错位之后,导演进而引导我们顺着人物的心理历程走完剧情,强化人与影像的交互,但是可能在《羞羞的铁拳》里这种情绪表现的不会太过强烈,因为电影在叙述的过程中过于强调喜剧效果而弱化了电影整体的情感线的搭建了。

男主角艾迪生和女主角马小的情感冲突虽然在整个电影中一直在强化,但是由于喜剧效果的强化导致电影本身关于爱情的的片段弱化了许多,而且在电影中还提到了关于打假拳的支线剧情,使得电影需要分出一段时间去强化和铺垫这条支线剧情,这样的话电影就有了两条叙事线,同时还需要营造荒诞的喜剧感,导致电影最终形成了一种奇幻色彩风格的形式,倒是更加符合梦境的需求了。

总结

说到这里,我们来试着一句话总结一下:这是一部具有奇幻现实风格的喜剧类型电影,通过灵魂互换来产生错位感,进而使得观众产生好奇和渴望,引导观众进入剧情并与角色同化,最终达到升华主题的目的。

由此看来,无论是《夏洛特烦恼》,还是《羞羞的铁拳》,其实都是开心麻花通过将灵感创意社会热点结合在一起而制作出来的作品,所以他不仅仅是接地气的,同样的,它也具有一定的普世价值和观念,但是喜剧效果的增强和碎片化也会自然而然的丢弃掉一些东西。

在电影《楚门的世界》和《盗钥匙的方法》中,所有的喜剧效果都是围绕着主角自身的生活来创造和搭建的,是与主题息息相关的,但是在《羞羞的铁拳》里,喜剧桥段是呈碎片化的方式展现的。

这种碎片化的展现,虽然能够造成更加强烈的“笑果”,但是从长远看来,能够创造的格局有限,最终可能只会是一个死胡同....

在下一篇文章里,我会详细介绍一下开心麻花三部作品中的优与劣以及格局问题,探讨一下喜剧电影的下一步的前景以及当前所遇到的问题。

这篇文章就到这里,最后,谢谢观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