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 浪潮 8.7分

浪潮——从自由主义者到狂热法西斯仅仅只需要五天

无灵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类生而自由,说出这简单的六个字却花了人类上千年的时间,而那些反自由的思潮却是源远流长的,人类花了好几代人、费尽周折地把它赶跑,但是一不留神,很快它就会卷土重来。”

1967年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库伯莱中学。

一堂以纳粹德国独裁政治为主题的历史课结束后,有位学生追出来问了教师罗恩琼斯这样一个问题: “德国的纳粹军官里有很多素养极高的知识分子,也不乏大量优秀的医生、律师、银行家。他们都是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从小耳濡目染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观念,他们所成长、生活的年代也是相对民主、自由的魏玛共和国时期。那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会相信希特勒的战争政策,心甘情愿地放弃了自己的自由,居然转而支持第三帝国的侵略扩张,并且其中大多数人都声称对于犹太集中营里的人间惨剧丝毫不知情?”

罗恩被这个问题问...

显示全文

“人类生而自由,说出这简单的六个字却花了人类上千年的时间,而那些反自由的思潮却是源远流长的,人类花了好几代人、费尽周折地把它赶跑,但是一不留神,很快它就会卷土重来。”

1967年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库伯莱中学。

一堂以纳粹德国独裁政治为主题的历史课结束后,有位学生追出来问了教师罗恩琼斯这样一个问题: “德国的纳粹军官里有很多素养极高的知识分子,也不乏大量优秀的医生、律师、银行家。他们都是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从小耳濡目染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观念,他们所成长、生活的年代也是相对民主、自由的魏玛共和国时期。那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会相信希特勒的战争政策,心甘情愿地放弃了自己的自由,居然转而支持第三帝国的侵略扩张,并且其中大多数人都声称对于犹太集中营里的人间惨剧丝毫不知情?”

罗恩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局促地呆站在走廊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回家后,这个问题不断地在罗恩的脑海里盘旋,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出来,罗恩决定付诸于实践。

这周恰好是学校“政治体制”主题周。罗恩被分配到的是“独裁政治”专题。

在第一堂课上,罗恩向学生们讲解什么是独裁,以及独裁政治的成因。

学生们纷纷表示不屑:

“现在的社会缺乏独裁的群众基础。”

“反正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们学那么多有什么用?”

“老师你还是早点把重点划出来让我们回去背吧。”

罗恩随即宣布下课休息。

后半节课,罗恩的教学风格逐渐发生转变。

他给原本松散的教室重新排列了座位,要求学生按序号入座。并且要求他的学生必须端正坐姿,抬头挺胸直背。

他要求学生们以后不能再直接叫他“琼斯”了,必须得尊称他为“罗恩先生” ,在上课发言之前必须起立挺直,要说的内容必须事先想好,做到发言时言简意赅,否则就得全部重新来过。

他们还给这个团体起了一个激进的名字:

“浪潮”

因为浪潮总是一波接一波地到来,并且总是一波比一波强劲。

他还独创了一个专门的手势作为成员之间的问候礼:手臂前伸,手掌向下,再向下划出一个波浪的形状。罗恩将其命名为“第三浪”

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模仿着,邻座之间叽叽喳喳、相互演示。

此刻欢脱轻松的课堂里,并没有哪个同学意识到,“第三浪”这个独特的名称和特定的手势其实与 “第三帝国” 和行 “纳粹礼” 是何等的相似。。。

第三堂课前,罗恩在黑板上重重地写下三行大字:

“纪律铸造力量!”

“团结铸造力量!”

“行动铸造力量!”

罗恩给每一位同学们发放了一张“浪潮”成员卡,其中有三张卡片上画了一个深红色的大叉。拿到这三张卡的人被委以特殊使命:检举那些私下里不遵守“浪潮”规定,暗地里提出异议的人。

后半堂课,罗恩又开始“布道”了,从“集体观念,个人要投身集体,一直说到自我堕落”

紧接着,告密的风潮到来了。虽然他总共只委派了三名学生检举私底下说坏话和心里偷偷反对的人。但结果是有将近半个班的人都过来打小报告。

他们毫无保留地告发那些拿组织开玩笑的朋友,甚至出卖他们那些对“浪潮”表示怀疑的父母。并且口口声声说自己愿意为了“ 浪潮 ”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有的学生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运动中,这场运动在三天之内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的全部。但也有一部分学生从根本上质疑这场运动的正确性,公然在课堂上与老师分庭抗礼。

很快,这些“不合群”的人就被狂热的拥护者们排挤,驱逐出了“浪潮”。

等到了第五堂课,组织里的人数已从三十多人上涨到了近八十人。很多人甚至翘掉了原来的选修课,专门跑上来听罗恩的课,迫切地想要加入“ 浪潮 ” 。

罗恩见势就当堂宣布,按照目前的发展形势,“浪潮”很快就能演变为一场全国性的学生运动,斗争的目标将是提高社会生产效率,促进国内政治体制的变革,改善国民的生活质量。星期五中午,将会由国家总统候选人在大礼堂正式宣布组织的成立。届时学校里也会张贴相应的公报。

一个奇异的巧合让这个声明更加可信:那期《时代周刊》上整版面刊登了一个名字恰好也为“第三浪”的木器的广告。学生们的热情被极大地鼓舞了,他们自发地集合、涂鸦、让浪潮的标志遍布到小镇的大街小巷。

主题周的最后一天,学校大礼堂。有将近两百名学生身穿统一的白色上衣笔直地端坐在那里,天花板上挂满了“浪潮”宽大的横幅。罗恩上台作了简短的致辞,毕后四百只手臂对着他举起,整齐华一地行了一次 “ 第三浪 ” 问候礼。

罗恩把手扳到身后,开始演讲:

“国家近年来经济每况愈下,我们成了经济全球化中的最大输家,但我们的政府却告诉我们:我们的国家正在越来越好,只要我们勤奋工作,短暂的危机很快就会过去。那些政治家根本就是经济的傀儡,他们避而不谈我们现在的社会现实:富人越过越富,而穷人却越过越穷,贫富差距正在越拉越大!当我们的国家一步一步走向分崩离析之际,那些富人,那些富人却在一旁享乐,发射飞船、建造空间站,居然还想着从高处来欣赏这一切!

而“浪潮”就是改变这一切不公正的最佳途径,我们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此时此地,我们将改变的历史!浪潮很快就将席卷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

“谁要是阻挡我们,浪潮的余威必定将他吞噬!”

全场瞬间爆发了及其热烈的掌声。一浪又一浪的呼声席卷了整个大礼堂。

“把叛徒带到前面来!”罗恩高声道。

之前提出质疑的人马上被众人推搡到了台前。台下的人怒不可遏地瞪住他们,人们愤恨地辱骂着。

“我们要怎么处置这些集体的敌人,阻碍社会进步的毒瘤?”

台下一下子炸开了锅,每个人都纷纷为自己的方法争论地面红耳赤。

“如果这个时候我说要烧死他,你们真的会烧死他吗?”罗恩的音调突然变得平静。

人群中有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气氛逐渐冷却下来。

罗恩开始讲话,只是不再大声、严厉,而是变得柔和、谦逊:“同学们,本次主题活动周到今天就彻底结束了,我现在宣布解散“浪潮”组织,一切的纪律,手势,标语都将成为过去式,“浪潮”的集体荣誉从今往后也将不复存在。

实验结局大大地超出了我的预料,仅仅才过了五天而已,你们距离狂热的的纳粹分子就真的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罗恩随即给学生们播放了一部关于第三帝国的纪录片:帝国党代会、集体、纪律、服从,以及这个集体的所作所为:恐怖、暴力、侵略、屠杀、毒气室。

台下一张张惶恐、不知所措的脸。不少人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开始掩面痛哭。

他说:“和德国人一样,你们也很难相信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你们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集体意识着了魔,你们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刚刚近乎被狂热的浪潮所吞噬!”

日后的很多天,学校里都笼罩着一种压抑,悲痛的气氛,没人愿意再提及此事,许多人对此感到羞愧,自己竟然如此容易被“浪潮”席卷,如此轻易地就放弃了之前口口声声要誓死捍卫的“自由”。

在电影《浪潮》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独裁体制所独有的特点:泯灭个性,没有原则的集体主义,消除个体间差异的制服,对异己的隔离,取缔言论自由,权力至上元首,独有的组织标志,煽动性的反政府演讲,团体归属感,利他名义下的强迫,对未来利益的口头许诺,组织成员的大型集会……

可是这些本应该引起人们高度警惕的可怖征兆都被巧妙地掩盖在了“集体荣誉感”的万丈光辉之下,其实在事件初露端倪的时候,就已经有部分人嗅出一丝不对劲,他们对领袖的操控的实际意图表示怀疑,还尝试过提醒周边的人。只可惜少数清醒者的微弱呼喊很快就堙没在了愚昧者狂热的服从泥流当中。

因为“人是社会的动物”,每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渴望着被社会认同,也就是说:当你意识到你正处在一个同舟共济、荣辱与共的大集体中时,你就会为了维护这个团体的凝聚性而不得已做出一些有悖常理的行为,哪怕这些行为事实上是很不正确的,甚至已经损害到了集体以外其他人的利益,但是你的大脑为求得心安理得,也会自动将其合理化为“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集体好,一切都是为了集体”。

法国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他的著作《乌合之众》中曾说过: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那么他所作所为就不用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大多数时候都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 浪潮 ” 运动在西方作为一个课题实验,在主题活动周结束后很快声销迹灭。

但细思极恐的是,就在当下:

有千千万万个“浪潮”的故事,正在全中国一大批追求升学率的县城中学上演。

在原本应该授业解惑,育人育德的学校里,施行 “军事化” “半军事化” 管理,这本是一件匪夷所思,有悖于常理的事,但在现实生活中这反而成了学校用来狂揽生源,自我标榜的一块 “金字招牌”,成了让父母安心放心的最大保障 。

为了防止学生跳楼而特意设置的铁栏杆

铺天盖地的大红色横幅,紧密整齐的跑操训练,严格到分钟的时间管理,高强度的模拟仿真训练,场面浩大的考前集会,学生在沉浸在题海中醉生梦死,“知识改变命运” “哈佛凌晨四点半” 等励志鸡汤灌得他们蒙头转向、歇斯底里 。

以前看过一部相关的记录片,我对片中一位老师的训话记忆犹新:

“为什么你们分数提不高,学习学不好,关键就是执行力的问题!如果老师说的每句话你们都百分百地去执行的话,你们肯定是最优秀的。”

镜头停留在学校楼梯转角处的、有一幅巨大的横幅:“成功,源于全面的自我管理 ”

现在想来,这种对“执行力”近乎苛刻的追求实在是应试制度的戕害 。

试想,如果有一天,学校里的每一位同学都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都能有百分百的执行力,恪守每一项纪律,绝不打半点折扣。每一个人都达到“全面的自我管理”阶段。

诚然,这样的集体是很优秀的,但同时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因为百分百的执行力和百分百的秩序只属于机器,而机器只是奴隶!

的确,他们看到了自由与民主会带来的无序和散漫,对之严加防范。但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无序与散漫”本身也就是构成人类文明必不可少的一环啊!

千百年来,有多少艺术的灵感、飞跃 、喷发都是发生在这松松垮垮、自由放任的时刻的?

自欧洲启蒙运动以来,人类文明的钟摆始终在自由与秩序之间来回摆动。而人类的文明,不也正是在这往复来回中螺旋上升,永无止尽地向前发展的吗?

我不是那种一看到现行教育制度就破口大骂直摇头的嫉俗愤青,但我更不想做一个深陷其中执迷不悟,只会高声赞歌的盲目仆从。

回到第一堂课时学生们提出的质疑:“反正独裁以后永远也不可能再发生了,我们干嘛还要花大力气学它?”

“不是不可能再发生,而是从开始到完全巩固,仅仅只需要五天时间而已。”

*“浪潮”的真实事件发生在美国,但改编电影的背景放置在德国。故上文的人名、国籍等可能会有文字与图片上的不一致,敬请谅解。

*上文叙述章节结合了电影和一部分真实事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浪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