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近乎无礼的发问方式,一档更真实的访谈节目

NEXTalpha
今晚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突然想起《十三邀》,觉得许知远还是做了一期不错的节目。之前一直觉得,经常会提一些非常迂腐问题的许,为什么要一直追问一些时代的意义和形而上的东西。现在我觉得确实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当你全情投入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忘记了那个更宏大的图景,这样的自我追问是有意义的。尤其对我这种现在一心沉浸在工作中的人来说,更是有醍醐灌顶的意味——每天这么累,图个什么呢?

当然从操作层面上来说,许老师有自己的问题。许老师作为一个对大众文化抱有天然的不屑的人,请了一批大众文化的开拓者,马东的奇葩说、罗振宇的逻辑思维、金承志的彩虹合唱团,本身两者就是矛盾的。他已经预设了,这些大众文化是粗鄙的,怎么可能找到这些东西的精致之处呢?

但《十三邀》这个节目的策划,绝对填补了这个时代的一个空白。之前的《艺术人生》也好,《鲁豫有约》也好,都是带有一些上个十年色彩的访谈类节目,不够真诚,到演播室一坐,翻几张照片,嘉宾一抹泪,观众跟着哭,这是上个时代广电传媒的水平。更何况,近期似乎连这种访谈类的节目都没有了。一方面可能是大家不接受这个形式了,一方面可能也是这个时代的话语权再向草根、新生代转移...
显示全文
今晚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突然想起《十三邀》,觉得许知远还是做了一期不错的节目。之前一直觉得,经常会提一些非常迂腐问题的许,为什么要一直追问一些时代的意义和形而上的东西。现在我觉得确实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当你全情投入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忘记了那个更宏大的图景,这样的自我追问是有意义的。尤其对我这种现在一心沉浸在工作中的人来说,更是有醍醐灌顶的意味——每天这么累,图个什么呢?

当然从操作层面上来说,许老师有自己的问题。许老师作为一个对大众文化抱有天然的不屑的人,请了一批大众文化的开拓者,马东的奇葩说、罗振宇的逻辑思维、金承志的彩虹合唱团,本身两者就是矛盾的。他已经预设了,这些大众文化是粗鄙的,怎么可能找到这些东西的精致之处呢?

但《十三邀》这个节目的策划,绝对填补了这个时代的一个空白。之前的《艺术人生》也好,《鲁豫有约》也好,都是带有一些上个十年色彩的访谈类节目,不够真诚,到演播室一坐,翻几张照片,嘉宾一抹泪,观众跟着哭,这是上个时代广电传媒的水平。更何况,近期似乎连这种访谈类的节目都没有了。一方面可能是大家不接受这个形式了,一方面可能也是这个时代的话语权再向草根、新生代转移,他们找不到可以请到演播室里的人了。而《十三邀》填补了这一空档,而且找到了,这个时代,走在大众文化最前面的一批弄潮儿。

之前觉得,许老师嘴拙,作为一个访谈类节目的主持人,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是现在想来,你应该找不到第二个,能拿“粗鄙”去形容嘉宾所从事的活动,拿“精致”来作为反衬的人。普通的访谈节目,可能大家和和气气地聊一聊嘉宾从事的事情,说一说具体的感知,也就是结束了。而许知远在不断地婴儿气地诘问嘉宾,你做的事情,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上看来,是否有意义,是不是属于一种粗鄙的文化而不精致。这样的提问,才更能激发嘉宾去思考,去回应。反倒才会有在具体感知以外升华的那些形而上的,哲学层面,具有普适性的道理。这个活,朱军干不了、鲁豫干不了,因为嘉宾一定都清楚,这就是一期节目访谈,而只有许老师这种这么真诚地发问方式,大家才会真的扪心自问,进而作答。

而且许老师的发问方式有点历史学家的味道,一定是把个人的行为,放到一个大的时代背景和时代精神下来看,时间轴非常明确。而且把嘉宾的生活经历的来龙去脉聊得很清楚,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握在一些关键时间点上,人物的所作所为。


这样一想,许老师的这一期节目,实际上还是颇具时代意义的。

我第一次听到许知远的名字,应该还是大一的时候,当时看英国的Financial Times的中文版,许老师有一个中国观察的专栏。当时特别喜欢那种引用典故的叙事方式,觉得许是一个特别有公共知识分子形象的人,通古贯今。后来也看过一些许老师的书。但这一个系列的访谈,才是我第一次在视频当中看到许知远说话。看马东那一期的时候,我才发现,文章里才华横溢的许知远原来嘴有点拙。其后又出了一系列调侃许老师挑逗俞飞鸿的文章。我慢慢地把这几期的访谈都看了一遍。虽然采访的技巧,许老师可以再下一些功夫,但现在我觉得,这一档节目,就这样本色采访,原汁原味,让我们去体悟一批更真实的文化浪潮的先锋,其实也很有意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