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 7.7分

没谈论石黑一雄的这部作品,你这一假期的B算是白装了 没谈论石黑一雄的这部作品,你这一假期的B算是白装了

老姑娘小呈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村上春树说,他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就是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

他的小说带有强大的情感力量,揭示了现实世界与虚幻深渊的连结。

这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被授予的颁奖辞。

石黑一雄,被《泰晤士报》评为 “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50位作家”,与写出印度三部曲的 V.S.奈保尔和《午夜之子》作者萨尔曼·拉什迪并称 “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他的肖像曾被挂在唐宁街10号,本人出现在日本天皇访问英国的国宴上。

如果一个作家的作品没并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那他获得诺贝尔青睐的机会就不太大。

1989年,石黑一雄的小说《长日留痕》获得英国布克奖,同名电影获得 8 项奥斯卡提名。

2005年,他的另一部作品《别让我走》入围布克奖,被村上春树称为“他最喜欢的一部作品”,讲述了一...

显示全文

村上春树说,他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就是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

他的小说带有强大的情感力量,揭示了现实世界与虚幻深渊的连结。

这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被授予的颁奖辞。

石黑一雄,被《泰晤士报》评为 “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50位作家”,与写出印度三部曲的 V.S.奈保尔和《午夜之子》作者萨尔曼·拉什迪并称 “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他的肖像曾被挂在唐宁街10号,本人出现在日本天皇访问英国的国宴上。

如果一个作家的作品没并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那他获得诺贝尔青睐的机会就不太大。

1989年,石黑一雄的小说《长日留痕》获得英国布克奖,同名电影获得 8 项奥斯卡提名。

2005年,他的另一部作品《别让我走》入围布克奖,被村上春树称为“他最喜欢的一部作品”,讲述了一群克隆人的生活经历和他们作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的故事。

有过跨文化背景的人,往往会更容易构建出自己的世界。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长萨拉·丹纽尔斯说石黑一雄是一位非常完整的作家,“他不会往旁边看,他发展出了自己的审美世界”。

这部《别让我走》掺合了日式隐忍和英式诗意,也许是同为岛国,天生的不安全感催生了强烈的对外探索欲,小说对爱情的探索已经无关乎在不在一起这样的主题了。

最会谈恋爱的英国人和最会谈死亡的日本人,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就成了一部以死亡给爱情注脚的好片。

这是一部进阶版、深沉版的《春风十里不如你》。

除了同名日剧,该小说还被翻拍成电影(豆瓣评分7.7),由演过《傲慢与偏见》的英伦小野花凯瑞·穆丽根、新任蜘蛛侠安德鲁·加菲尔德、和英伦玫瑰凯拉·奈特莉主演,曾获得2010年英国独立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

凯西(凯瑞·穆丽根饰)、汤米(安德鲁·加菲尔德饰)和露丝(凯拉·奈特莉饰)自幼生活在校风严谨的寄宿学校海尔森,三人互相暗生情愫。

某天,他们从露西老师口中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海尔森的终极目标是将他们培养成器官捐献者,他们必须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切,直到年轻的生命之花凋零。

你们只会过已经被安排好的人生。 你们会长大成人,但时间很短暂。 在你们年老之前,甚至还没步入中年,你们就会开始捐赠重要器官。 这是创造你们的目的。 捐赠到第三、四次,你们的人生就结束了。 你们必须了解自己和自己的身份,才能过像样的人生。

说鸡汤了,是在早就命定的黯然命运中,拥有爱情又能怎样?

说高级了,是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没有死亡,大概就没有爱情

每年国庆,全国人民都能畅畅快快过个“婚假”。

国庆确实是个相信爱情的好时节。

所有的婚姻誓言,都会加上“永远”、“一辈子”来证明感情的天长地久,恰恰是因为人的“时日无多”,才让感情显得弥足珍贵。

假如人类永生,一切热烈生长和爱恨情仇都会变得虚假。

《别让我走》中写道,人类肆意取走克隆人的器官来维持母体的健康,用对生命的漠视来变现对生命的重视。表面是谴责人类利益至上的脑回路,实则从生命伦理和哲学的角度,谈论了死亡和爱情的关系,被《时代》杂志誉为2005年最佳小说之一。

在寄宿学校中流传着一个说法:少男少女们自由恋爱组成情侣,就可以申请缓捐。这意味着这帮克隆人一旦脱单,就可以多活几年。

就在这时,凯西和汤米互相暗恋,却被露丝捷足先登。

看到汤米和露丝接吻,凯西没有一滴眼泪,说不上那个表情是难过还是震惊,但那绝不是爱人能够多活两年的欣慰。

不管人还是物,越发明白自己短暂的期限,就越是追求极致。

比如烟花,比如模特。

没有期限,就根本不会有爱情。

《重庆森林》里,金城武猛吃阿May喜欢的凤梨罐头,以为能再给感情加上30天的期限;《奇葩说》里,在讨论如果给婚姻加上法律期限,彼此会不会更珍惜一点。

于是凯西也很想知道,汤米和露丝有没有以情侣身份申请缓捐。

你要跟露丝申请吗? 不。这可能行不通。 为什么?

拍到这一幕,男女主都热泪盈眶、语无伦次了,导演居然还没有让他们互相表白,接吻拥抱,确实不符合爱情片的套路。

女主直到很多年后,才等来男主一吻。

但拍大神的作品,也要有点高级的手段。

石黑大神自己就说过:

人往往要受到某些外部事件的偶然刺激时,才会清醒地面对即成的现实。

如果没有露丝一脸愧意地表示“我一直知道你们才该在一起,你们有真爱,而我没有。我只是不想落单”,没有校长一脸严肃地说“从来就没有什么缓捐,都是我们编出来的”,凯西大概永远不会躺在汤米的床边。

最虚幻的爱情,成为枕边唯一能被触及之物。

电影至始至终没有提 “die” 这个词,而是用 “complete”,他们把克隆人捐献器官后走向死亡成为 complete。

可恰恰这两个克隆人不因死亡而完整,而因爱至跨越生死而完整。

会不会爱,是不是人

校长是这么解释为什么要编造缓捐一事的:

我们编造缓捐不是为了测试你们的灵魂,而是为了检测你们有没有灵魂。

动物两性或两代之间的感情,是繁衍需求和生存技能,到了人这里,爱依旧是一种技能,但更会是一腔热忱,让做人这件事,显得不那么低级。

就像贡茶上的奶盖,虽然不加也能喝,但少有人会不加,总要把奶盖和茶混合,入口才倍儿爽。

影片中,每个克隆人都会对自己的母体好奇,会各种打听以求见母体一面。露丝见到了自己的母体,想象的期待,变成真实的奔溃。

而凯西却在黄色杂志上找自己的母体。因为她总有强烈的欲望,所以她去色情杂志上找,她以为只有她是这样,欲求不满。

直到汤米告诉她:欲望,人皆有之。只有他理解她翻黄色杂志不是为了发泄,而是在找母体。

这是石黑一雄作为移民作家的意义,他不像一些亚洲移民,以特殊的政治背景博取艺术上的关注;也不像一些移民作家,以异族身份获得畅销榜上的一周两月。

石黑一雄这个“不知家在何处的作家”,庆幸他5岁就去了英国,让他的文字不带有日本色彩的个人化背景,也没有对移民国的曲意逢迎。

这是石黑一雄高级的地方,他没有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只谈情说爱;也不是A片,白花花的。

他的小说从头至尾只有一个理儿:

没有人性,后果很糟;没有兽性,一切全完。

最后汤米和凯西,在清楚情感的期限后,决定大胆拥抱彼此。

而凯西淡然目送汤米做完第三次移植,离开人世。她自己也开始走向第一次移植的手术台。

生命都会终结,没有人觉得自己活得足够,但请确保你爱得足够。

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鬼故事。

但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一场人鬼情未了呢。

@米字橙(公号:ChengziUK)

以海外片儿的非同寻常 撩骚一身市井味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别让我走的更多影评

推荐别让我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