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被吊打,女权主义被绑架

妙荔

看了许知远采访俞飞鸿的那一期节目,如果说四十多分钟左右的节目是未删减的完整版的话,那么我只能遗憾地替此前许多言论激愤的网络热文感受到,并未看到他们指责许知远的肮脏油腻抑或调戏挑衅,不论是对俞飞鸿作为女性本身还是对女权主义。

有关两性的话题,是俞飞鸿主动提及,一次是在说到武则天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在谈到面对死亡这个问题时。俞说到男女两性面对生死时,男性似乎更无法坦然面对死亡这个问题。许对此认同,并点出这是由于男性更加无法面对生命和自身也有局限性这个事实,男性更趋于掌控。死亡意味着对生命最大的失控。

有关女权主义,连俞也称自己并不喜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女权主义。我想这或许与现在女权主义内部在不断分化,认知各有深浅侧重不同有关。真正成熟的女权主义者在面对性别角色的现状时,其认知应该是认清和接受现实状况,并站在所处时代的层面尽可能地去改善自我现状、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增加人生的可选项。这里面有一个目前常见的问题是有些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举着一面大旗,以正义之名命令他人去做他们以为正确的事。这当中的一个认知偏差是,1)提供人生可选项还是命令正确性,2)别人是否需要。因此本来是倡导...

显示全文

看了许知远采访俞飞鸿的那一期节目,如果说四十多分钟左右的节目是未删减的完整版的话,那么我只能遗憾地替此前许多言论激愤的网络热文感受到,并未看到他们指责许知远的肮脏油腻抑或调戏挑衅,不论是对俞飞鸿作为女性本身还是对女权主义。

有关两性的话题,是俞飞鸿主动提及,一次是在说到武则天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在谈到面对死亡这个问题时。俞说到男女两性面对生死时,男性似乎更无法坦然面对死亡这个问题。许对此认同,并点出这是由于男性更加无法面对生命和自身也有局限性这个事实,男性更趋于掌控。死亡意味着对生命最大的失控。

有关女权主义,连俞也称自己并不喜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女权主义。我想这或许与现在女权主义内部在不断分化,认知各有深浅侧重不同有关。真正成熟的女权主义者在面对性别角色的现状时,其认知应该是认清和接受现实状况,并站在所处时代的层面尽可能地去改善自我现状、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增加人生的可选项。这里面有一个目前常见的问题是有些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举着一面大旗,以正义之名命令他人去做他们以为正确的事。这当中的一个认知偏差是,1)提供人生可选项还是命令正确性,2)别人是否需要。因此本来是倡导更多女性权利主张、实现两性平等的女权主义,变成了正确唯一性、变相打压男性、消费主义等等明潮暗流汇聚纠缠而难于厘清的一场撕打。

须明白的一点就是,不论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性别,都有一些个特定历史时期所不能被解决的问题,这解释了为何上文中说到要“接受现实状况”,这一点被一些极端者抓住是一定要被抓起来吊打的。就好比两百年前你是无法让世人明白女子是可以离开家外出工作并且不是只有嫁人生孩子的这个选项的,直到社会发展和文明开化到了一定时候,恰好安全套也普及了,在诸多必然和偶然因素的条件汇聚时,某个命运的扣儿才能被解开。于此解释了,能明白也就明白了。

未见如一些打着女权主义旗号的文章所言,整个采访充满了许的狂妄自大,充斥着许对女权主义的蔑视挑衅和对俞的调戏。之所以被误解,大致是因为许向俞表达或流露出了喜爱和仰慕。他直言他见面前的紧张,他直接表达说俞很好看,说完之后眼神中有羞怯和闪烁,她是他心中的女神。片中至少有三处表现出了许对俞的喜爱仰慕之情,这样的情感真挚,不知为何却在标榜女权主义者的热文中被定义为一种中年男人的油腻,或许在其潜意识里认为男人尤其中年男人是不适宜向一名成熟女性去表达喜爱之情的。这可能没错,但不得不“势利”地说,这要看是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场合,预计整个语境的context。如果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对女性下属忽然说这么一句话,的确这背后预示着一些不好的信号,但在这里,我想可能是激愤者太过敏感了。

许在某一处顺着话题婉转问到俞是否有将自己的美貌用作因利乘便的工具,俞否认之后,话题向更为开阔的高处自然延展。这当中并不存在许恶意纠缠,如网文所谓许调戏俞。许问的许多问题,包括有关美貌,以及为何去接一些看起来略显庸俗的剧本等等,也是符合观众立场的预设问题。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开书店,他没有犹豫,直言除了干这个不会干其他的。一个圆熟的中年人不太会选择这么去说,至少要有一番不失水准又体面的解释,于事实陈述基础上做一些不着痕迹的雕琢,于无声处体现一种志得意满的人生高度。他没有,但其实他可以这么去做,他完全有条件和资格把自己打造成一个icon。但是他内心依旧有一个男孩,是那种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踌躇。

看完之后我是欣然的。还好,那些热文最终被证明不过是哗众取宠。还好,许知远依旧是那个喜欢读书,喜欢思考沉重问题、直面人生沉疴的读书人,尽管有时候他的执拗和沉重难以让人欢喜着,就像当你要去吃冰淇淋买五彩气球做摩天轮时,他非得要告诉你一切绚丽斑斓的甜味和笑声都是虚妄的一样,让人蹙眉无语。但他真实,这是他不同于普通人的那一重可爱。

或许许知远被一些女权主义标榜者吊打不过是一些善于利用热点的投机者的刻意所为。我还是相信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是不认同这些标榜者的观点的,非常明显而粗劣的曲解和栽赃。只不过现在女权主义的林子大了,混迹者众多。这些混“圈层”的下一秒钟说不定又会是民粹主义者,标榜者们到哪里都是污名者,不仅污了被刻意挑选以满足其私利的被攻击者,也令其故意依附的群体背负了莫须有的污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