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还得继续修,但是信仰不能丢

河房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我们谈起理想的时候,我们会谈论什么?是紧紧握起的拳头,逢场作戏的口号还是被人费尽心思卖弄,逐渐榨干的商业价值。当这个词被提起的频率越来越大众,大众反而不敢提起。于是机智的成年人们为了摘掉心灵鸡汤的帽子似乎找到了另一种“高逼格”的替代词——信仰,所以接下来让我们来熬一碗不算是影评的鸡汤吧。

从看第一部《煎饼侠》的时候就觉得大鹏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直到今天看了《缝纫机乐队》,对他的形容词就变成一个聪明的、执着的、有信仰的人。 为什么说他聪明呢,因为他一直都知道观众要什么,同时对自己有深刻的认识,懂得如何取长补短。 他的电影没有也不需要高级的电影手法和表现形式,在编剧上也秉承着直白甚至单一的路线,最大程度的煽动起观众的情感,让观众在他的电影里各取所需。煎饼侠的成功就像大鹏的成功一样,给在城市里打拼的苦逼青年们打一针鸡血,让大家相信只要有追求肯努力的人就可以像大鹏一样成功;给中老年观众们一颗大白兔奶糖,让他们在这个日渐被淘汰,以至于有些看不懂的时代里唤醒青春;给小朋友们一份爆米花和哈哈哈,中间还掺杂着那么点儿正能量,就这样怎么能没有十亿票房?

相对于煎饼侠,缝纫...

显示全文

当我们谈起理想的时候,我们会谈论什么?是紧紧握起的拳头,逢场作戏的口号还是被人费尽心思卖弄,逐渐榨干的商业价值。当这个词被提起的频率越来越大众,大众反而不敢提起。于是机智的成年人们为了摘掉心灵鸡汤的帽子似乎找到了另一种“高逼格”的替代词——信仰,所以接下来让我们来熬一碗不算是影评的鸡汤吧。

从看第一部《煎饼侠》的时候就觉得大鹏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直到今天看了《缝纫机乐队》,对他的形容词就变成一个聪明的、执着的、有信仰的人。 为什么说他聪明呢,因为他一直都知道观众要什么,同时对自己有深刻的认识,懂得如何取长补短。 他的电影没有也不需要高级的电影手法和表现形式,在编剧上也秉承着直白甚至单一的路线,最大程度的煽动起观众的情感,让观众在他的电影里各取所需。煎饼侠的成功就像大鹏的成功一样,给在城市里打拼的苦逼青年们打一针鸡血,让大家相信只要有追求肯努力的人就可以像大鹏一样成功;给中老年观众们一颗大白兔奶糖,让他们在这个日渐被淘汰,以至于有些看不懂的时代里唤醒青春;给小朋友们一份爆米花和哈哈哈,中间还掺杂着那么点儿正能量,就这样怎么能没有十亿票房?

相对于煎饼侠,缝纫机乐队的受众面似乎没有那么广了,大众能在里面努力找到的共鸣也就只有两个字,理想。看过缝纫机后,能感觉到,这是大鹏在成功的把自己变成Ip之后,他不再需要挖空心思的讨好观众了,在这部电影里他开始讨好自己了。当我看到,电影院里的大人小孩们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在那些有些刻意的笑点里大声哄笑,当小孩子们在略显低俗的成人笑话里傻笑成一团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不是一部成功的喜剧片,甚至可以说不算是一部好电影。当你的观众看你的电影为了笑而笑,就像你的乐迷听着你车祸的现场也依然振臂高呼牛逼的时候,这件事儿本身就不那么牛逼了。那为什么他还要执着的做这部电影呢,我想当我坐在吵闹的影厅里突然落泪到后来痛哭流涕的瞬间,我能够理解他,甚至疯狂的羡慕他。 坐在观众席里的我们买着打折电影票,终其一生大概也只能在酒桌上吹吹牛逼谈谈理想。而他可以通过银幕致敬自己全部的追求,就像他在这次电影里饰演的角色从扮相和姿态都有意无意的模仿周星驰一样,以自己热爱的形式表达心中所爱,真好。

也许大多数观众都不能理解,摇滚到底是什么,值得被乔杉饰演的小胖子从小追求甚至砸锅卖铁义无反顾,这些摇滚乐手们看起来都破衣喽嗖、不务正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能理解大鹏导演为什么要选择一个这样的题材。然而 《缝纫机》就是一碗属于滚青的鸡汤,尽管他有一些问题,又或多或少缺点儿调料,但是大家也都愿意一饮而尽。

印象比较深的是电影里很多细节大概是只有滚青们才能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梗。开篇的三个人忘我的排练突然被大鹏打断,然后手机里韩流偶像火爆金曲的前奏响起;私信大鹏的小镇青年乔杉一脸滑稽却有趣的唱着改词后的崔健;乔杉挽留好不容易请来的北京经纪人,最后抱住大鹏的那一只踩了一半的脏匡威的特写;抱着一箱“服装赞助”的于谦大哥头上戴着的帽子从白到黑却始终有一颗红色五角星;“摇滚乐手要死在舞台上才是最摇滚的事”的台词梗;大鹏在栏杆边拿出了一盒点8中南海,点一根儿眯着眼睛猛嘬的样子;瞒着女儿藏了一柜子琴和箱子的老中医听不得别人一句质疑,愤怒的按下ruck键,摸琴比摸女人都深情的灵魂;乐手们那种站在舞台上要为了家乡而唱的与有荣焉的态度;放着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打着大旗追求自由的骑行夫妻,以及在影片里无数次举起的摇滚手符号……等等都是专属于滚青的情怀。

大鹏的高级之处还在于,他在影片里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有趣的,从主角到龙套其实都算是滚青。这些人职业身份地位都不一样,但是又都存在共性。他们单纯、勇敢、执着、不愿妥协,甚至骨子里都带着点儿轴,他们都是集安文化的受众者。从小就追求摇滚以修车维系理想的大舌头主唱;为了一见钟情的姑娘纹身甚至一路追随盲目寻找的台湾鼓手;戴着chocker踩着Vans一脸不羁在写字楼开会也自己练琴的白富美贝斯手;因为脑血栓当年倒在台上却因为乐队不顾身体又和一帮小年轻们厮混在一起的吉他大帝;瞒着妈妈偷练钢琴,天天翻墙的小女孩儿;戴着五角星帽子为了学鼓给年轻师父鞍前马后的超市老板;嘴上不承认却没有把纹身都洗掉的开发商大哥;愿意交出全部私房钱为了让女儿演出的妻管严钢琴老师;遵守诺言,真的打着大旗巡回宣传的骑行夫妇;苦苦追求贝斯手,一直不肯放弃的大长脸发财哥;甚至那些一闪而过的拒拆户、农民工、小马仔,他们都在以自己的角色诠释着摇滚精神。大鹏建立了一座叫做集安的乌托邦之城,在影片的最后全城的乐手们一字排开,在废墟里一起躁出了一首专属于滚青们的欢乐颂。

有个不听摇滚的姑娘跟我说她看完这部电影也哭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理想。 然而理想这个词太抽象了,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大概只有小孩子们是真的敢讲出这个词。面对这个物欲横流高速发展的社会,大多数人都从高喊着理想至上的口号慢慢过渡到生存之上的状态,然后冠上妥协的名字聊以自慰。但是摇滚却是一种例外,它的本质不只是叛逆和愤怒,它更是一种信仰,是追求,是喜欢他的人支撑自己在困境或平淡中挣扎的浮标。 你说摇滚怎么会死呢,当热爱已经融入骨血,他就是你身体里的一部分。你看似为了生存妥协,为了金钱放弃,可是你始终知道,当鼓声响起,当琴弦颤动,当你嘶哑着喉咙高喊,当人群冲撞,当一曲结束你沉默着伸出那两根手指的时候,你依然是你。挂在脖子上的拨片可以丢,身上的纹身可以洗,挚爱的琴可以藏起来,而信仰就是一颗红色的子弹,和心脏长在了一起。妥协的人都觉得自己放弃是聪明,聪明的人却学会了平衡而不放弃。就像影片里大鹏跟乔杉说的那句话:车可以继续修,但是歌你还得继续唱。

如果有人问我,你是滚青吗?你凭什么说自己是滚青,你凭什么觉得自己牛逼?你凭什么高谈阔论的说理想和信仰。我会回答他说,我不是滚青,我也不牛逼,我没有理想,但是摇滚是我的信仰,像热爱电影和文字一样,这些东西构筑了我的小小天地。我爱他们给予我的一切。我可以骑着电驴听到一首歌的前奏就忍不住的在马路上不顾形象的放声高唱,我可以在呲音的劣质音响里把音量调到最大肆意的摇头宣泄,也可以在做家务刷马桶的时候找到一种不违和的陪伴,我可以因为它认识很多可爱而执着的人并且发现更有趣的世界,我可以感受到一切虚无也能触碰一切真实,它是一颗子弹也是一种温柔的力量,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生机勃勃的活着。比起伤春悲秋的缅怀青春,我更愿意往生活的罅隙里填补信仰。未来,也许我会做着一份乏味的工作,应付难缠的上司和复杂的同事关系,也许会拥有一段相看两生厌的婚姻,穿梭于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偷偷的放肆的高喊一声:去他妈的 老子不怕!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们继续修车,然后优美的低于生活 。

河房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