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墮落的人類(改)

The Great Le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天在戲院二次閱畢,對於片子整體的印象清晰了許多。果然,像文章裡提到的,第一次看片時影像的華麗搶占了專注,我才發現憑原先印象寫出的讀解,有些錯誤的地方,K從始至終不曾以為自己是人類,是錯以為自己是由複製人分娩產出的後代,並不是人造的。如此開啟了他追問過去,自我審視的腳步。以下,對文章錯誤之處作了修改。不幸給已看過文章的豆友做了錯誤的解讀,實在感到抱歉。)

做好了心理準備,然而全片的嚴肅,緩慢還是超出預料之外。攝影的出色,必須是核爆級別的。如果Roger Deakins還不能憑此片拿下奧斯卡,只能說評委都瞎了眼。

上集故事,當自詡為造物主的人類,看到複製人生出複雜情緒的苗頭,甚至于做出反噬人類的舉動時,於是慌了,瘋了,決定清剿所有複製人。

Deckard在追殺複製人的過程中,一步步發現這個群體在情感和意識上的超前。當“我曾見過人類無法想像的美”這樣的話從一個複製人口中被念出時,大悟大徹的是Deckard,目瞪口呆的是我們。

歲月見證著這一個歷經30年還未過時的科幻概念。35年後,故事的後續,才被創作者小心翼翼地編製好,展開在我們面前。

效果如何呢?就現在來講,初次閱畢,個人還未能準確審視...

显示全文

(今天在戲院二次閱畢,對於片子整體的印象清晰了許多。果然,像文章裡提到的,第一次看片時影像的華麗搶占了專注,我才發現憑原先印象寫出的讀解,有些錯誤的地方,K從始至終不曾以為自己是人類,是錯以為自己是由複製人分娩產出的後代,並不是人造的。如此開啟了他追問過去,自我審視的腳步。以下,對文章錯誤之處作了修改。不幸給已看過文章的豆友做了錯誤的解讀,實在感到抱歉。)

做好了心理準備,然而全片的嚴肅,緩慢還是超出預料之外。攝影的出色,必須是核爆級別的。如果Roger Deakins還不能憑此片拿下奧斯卡,只能說評委都瞎了眼。

上集故事,當自詡為造物主的人類,看到複製人生出複雜情緒的苗頭,甚至于做出反噬人類的舉動時,於是慌了,瘋了,決定清剿所有複製人。

Deckard在追殺複製人的過程中,一步步發現這個群體在情感和意識上的超前。當“我曾見過人類無法想像的美”這樣的話從一個複製人口中被念出時,大悟大徹的是Deckard,目瞪口呆的是我們。

歲月見證著這一個歷經30年還未過時的科幻概念。35年後,故事的後續,才被創作者小心翼翼地編製好,展開在我們面前。

效果如何呢?就現在來講,初次閱畢,個人還未能準確審視整部電影。影像上的精緻華麗搶佔了大多數時候的專注,恍惚間就模糊了對於故事發展的記憶。僅目前的結論,我能肯定不論畫面,氣魄,深度,它都是2017年最好的科幻電影。

一場163分鐘視覺與聽覺的洗禮,空前的虛無,極致的愴然,絕美的肅穆。

“Deckard是否是複製人?”銀翼迷對這個問題不會陌生。疑惑很早就被反饋到雷老和幾位主創那裡,雷老說,是的,Deckard就是複製人!如此問題的答案就該塵封落定。結果卻有人(還是大名鼎鼎的導演)站出來說,他不能是!又給出足夠有說服力的解釋。於是,直到現在其依然被討論不止。

原以為雷老和維倫紐瓦會在續集中做出明確的解答,然而直到結局,最終的回答,”是與不是,這重要嗎?”

K作為續集的主要角色,開頭便自知自己是個複製人。過去的記憶是被植入的,為了讓他更像是一個“真正”的人。如此使得他在執行任務中,有著兼具理性與感性的判斷。乍看這真是一個奇怪的設定,因為K身為銀翼殺手,他的工作內容就是獵殺四逃各地的複製人。讓一個複製人清楚自己的身份,同時讓他去殺同類,豈不荒謬。

給出一個奇怪的設定,是為了證明它的不合理。

也許在創作者腦子裏,人類就是朝著越來越自負的方向發展。最終成為一種,以為自己可以操控生命,甚至操控靈魂的悲哀物種。所以才一次接一次地打造出與自身相似無比的複製人,妄圖通過記憶植入以及情感意識設計糾正,使得複製人為自己所用。創造一種高級生命的同時又將他們踩在腳下。極度固化的階級,發酵出下級階層的內心掙扎,自我懷疑,意識覺醒,終釀成反噬的結果。

陰濕擠逼的城市,下不尽的雨雪,玻璃牆內赤裸著的呻吟,碩大的LED廣告屏幕,全息投影顯出的裸體少女。如世界末日般要把人逼瘋的賽博朋克景象,交織出人類深不見底的慾望以及自甘墮落。

對周遭世界已然麻木的K,盡忠職守地做著銀翼殺手的活兒,全然不在意自己所獵殺的對象是何人。或許他心裏已認同自己比舊型號複製人更高級的事實,立場是,過時的他們早該“退役”。他的心裏沒有譴責,沒有憐憫,沒有痛苦,縱然他是有靈魂的。人類對複製人的控制在他身上似乎起了作用。

然而一次意外的發現,徹底顛覆了他的自我認識。他察覺自己竟然也許是自然分娩出的生命!?過去的記憶不是被植入的,一切都曾親身經歷過。如此,自我懷疑與認識開始了。

K在追問過去的過程中,踏入早被人類遺棄的舊城市,那是一片黃色沙霧彌漫的荒土。沙塵是破敗,是枯萎,過去的生機,潰爛成漂浮的沙粒。

人類社會的痕跡掩藏在濃重的霧霾之中,那時還有高速公路,還有高聳的技術與藝術相結合的現代建築,巨大的人物石雕,曾經繁華的賭場。這些從前美好且極具活力的建造,通通變成了廢土。K在這裡遇見躲藏了30年的Deckard,兩代銀翼殺手相遇,不打不相識。

舞臺上全息投影,彈著琴,跳著舞,貓王在唱歌。再然後,兩人坐下來,喝酒,尬聊。

全是破敗的,以前的,美好的。如今是兩個複製人在回顧過去。對比剛提到人類的慾望,自甘墮落。

發人深省的悲觀,恍然大悟的震撼。

片子可聊的東西還有很多, Jared Leto扮演的角色Wallace的前衛與自負。Luv身為複製人對Wallace的絕對服從,對其他人類的殘暴,對同類表現出的複雜情感。城外藏匿在垃圾場內的童工工廠等等。篇幅有限,就不再多聊了。

劇透得夠多了,結局是什麼,還是讓各位朋友到戲院去揭曉吧。

最後說一句,如果你覺得《銀翼殺手2049》不好看,不是因為它不好,只是因為你不喜歡,或者是你不願意去喜歡。

歡迎吐槽。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