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赛博朋克史诗

梁贰猖獗
2017-10-06 23:34:42
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佳作。
从第一帧,Sony的logo伴随着汉斯·季默的Bgm出现时,鸡皮疙瘩在全身暴起,一直持续到第一场戏:K的车子于星罗棋布的蛋白质农田上空划过,在冷冽的云雾笼罩中缓缓落下,有如一个顿音,宣告着序章的开启。
史诗感,是从片头开始便已定下的,整部电影的基调。电影中出现的,堪称完美的构图、精准的运镜、摄人心神的配乐,是这部史诗中一处又一处的惊艳之笔。
记得一个知识:将电影画面一帧帧铺开,再压缩成一张图片,便可看成一部电影从头到尾的色调变化。那么《银翼杀手2049》的色调变化图,应该是极其美妙的。

那便以色调为线索来说。
电影的开头,以深沉的青、灰等冷色为主,理性、克制、不带情感,一如身为主角的复制人K,一如导演维纶纽瓦的叙事风格。
从《焦土之城》、到《囚徒》、《边境杀手》再到《降临》,维纶纽瓦的叙事一直带有浓厚的个人风格:冷峻、克制、慢节奏。但同时我又觉得其兼具了各家之所长,在观影的过程中我一直联想到如大卫·芬奇、乔治·米勒、扎克·施耐德等导演,并不是说维纶纽瓦模仿了他们的风格,而是他自己也开发出了一些新的能力(例如我在降临中不曾感受到,却在超人大战蝙蝠侠中感受到的史诗






...
显示全文
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佳作。
从第一帧,Sony的logo伴随着汉斯·季默的Bgm出现时,鸡皮疙瘩在全身暴起,一直持续到第一场戏:K的车子于星罗棋布的蛋白质农田上空划过,在冷冽的云雾笼罩中缓缓落下,有如一个顿音,宣告着序章的开启。
史诗感,是从片头开始便已定下的,整部电影的基调。电影中出现的,堪称完美的构图、精准的运镜、摄人心神的配乐,是这部史诗中一处又一处的惊艳之笔。
记得一个知识:将电影画面一帧帧铺开,再压缩成一张图片,便可看成一部电影从头到尾的色调变化。那么《银翼杀手2049》的色调变化图,应该是极其美妙的。

那便以色调为线索来说。
电影的开头,以深沉的青、灰等冷色为主,理性、克制、不带情感,一如身为主角的复制人K,一如导演维纶纽瓦的叙事风格。
从《焦土之城》、到《囚徒》、《边境杀手》再到《降临》,维纶纽瓦的叙事一直带有浓厚的个人风格:冷峻、克制、慢节奏。但同时我又觉得其兼具了各家之所长,在观影的过程中我一直联想到如大卫·芬奇、乔治·米勒、扎克·施耐德等导演,并不是说维纶纽瓦模仿了他们的风格,而是他自己也开发出了一些新的能力(例如我在降临中不曾感受到,却在超人大战蝙蝠侠中感受到的史诗感)。如果我的感知是对的,那说明维纶纽瓦的水平还在不断提升中,而这可能也是雷德利·斯科特决定让维纶纽瓦来执导的原因之一吧。
银翼杀手作为雷老爷子的诸多经典之一,也是赛博朋克类型电影的代表作品,其水平之高,使得不少人在2049上映前,仍认为2049恐怕难以逾越前作的高度。而雷老爷子出任电影制片,放心将执导权交给维纶纽瓦(忙着照顾自己的“新品种”们大概也是一个原因),是对自己的世界设定以及后者导演能力的肯定,而维纶纽瓦也确实完美地完成了这一任务,表现出2049年的近未来生活:自然资源近乎殆尽,“树”成为了一整代人的幻想;粮食无法满足爆炸式增长的人口带来的需求,蛋白质农场内肥美饱满的肉虫成为了最高效率的食物来源;物质需求在逐步被精神需求取代,与之相伴的是人类劳动力被复制人取代,多余的人只能在城市的角落中苟且(用赛博朋克桌游,赛博朋克2020的术语来说,叫做街头煤渣),甚至是离开城市,在城市外围垃圾堆积起来的恶土中求存;复制人也不再是令人担心的问题。自从30年前的大停电后,旧式的复制人被逐渐“退役”,新式的复制人更为安全,也更加……
Soulless

电影中段,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著名乐队主唱啊不,大企业家华莱士与他泛着粼光的建筑,整体色调是暗金色,肃穆而神秘,带一丝哲思,仿佛造物主与其圣殿。
华莱士是以神自居的,他认为他开创了蛋白质农场解决粮食危机、改进了新式的复制人,是世人的救世主,是复制人的造物主,而他的追求也很简单:他来不及做世人的神,那他便要成为复制人的神,他赐予他们生命、赐予他们繁衍的能力,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子民、信徒、意志的眼神。
这便是雷德利·斯科特要表达的内核:复制人的存在以及其自身的意义。
《仿生人是否会梦见电子羊》一书,是雷德利·斯科特创作银翼杀手的起源,也是其创作意图,意欲探讨复制人的存在是纯粹的理性的科学结果,抑或是带有人性的感情结果。或者更直接一些:复制人有无灵魂可言。
于世人而言,复制人的存在就是邪恶的,他们享受着复制人带来的成果,却叫嚣着让他们去死,是因为世人的自我认知不允许有任何物种与人类平等;
于华莱士而言,人类与复制人不过是他眼皮底下的蝼蚁,他掌握着每个人的生死,他并不在意他们有没有灵魂,他渴望的是自己得到如神般的侍奉;
于复制人而言,灵魂意味着他们不仅仅是被制造出来用于服务的工具,而是有自我可言的生命,值得拥有品尝一切喜怒哀乐的自由,他们需要一个奇迹来满足自我认知。
一个奇迹,比如人类与复制人孕育出的生命。

K作为一枚棋子,前往废弃的城市寻找线索,在令人不安的病态的橙色废都中找到了戴克,世人、华莱士、复制人三条线索最终交汇到一起,K在知悉了一切的同时也失去了一切。
电影的精绝,除了我上面提到的叙事风格与主旨内核以外,还表现在其视听语言方面。我指的是作为摄影师罗杰·狄金斯以及配乐的汉斯·季默——这样一想,《银翼杀手2049》从制片到导演到编剧到摄影到配乐到卡司都是当今影视的一线阵容——主创阵容共计收获6次奥斯卡电影类提名、3次奥斯卡影帝提名、1次奥斯卡最佳男配奖、11次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8次奥斯卡最佳配乐提名,1次奥斯卡最佳配乐奖、2次戛纳金棕榈提名以及1次威尼斯金狮奖提名……
Legendary Epic
官方的吹完了,吹一下个人感受:汉斯·季默一如既往地出色,电影的商业性其实是较弱的,没有激烈的动作场面,这一点有些像《敦刻尔克》,依靠其出色的配乐调控观众的情绪。狄金斯的摄影技法已达炉火纯青之境,除了惊艳得让我拿来做线索讲的色调之外,构图与运镜同等完美——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什么是运镜的美感。
在橙色废都之后,是三段交谈,剧情、内核、摄影、构图、色调、光影、配乐,一切都在里面了。

随后的结局,回到了开头的青灰冷色,以及一片雪白。
雷德利·斯科特也给出了他的答案,这里每个人的理解不同,但我觉得他的答案是:
有。
 
最后讲个题外话吧。
今年4月,入冬失败的深圳只有潮湿而无寒意,当时我发了一条朋友圈:
晚上去学英语,透过雾气铺满的玻璃看阴雨时节的深圳。南山繁华的霓虹和LED在烟雨朦胧中幻化成一团团妖异的光晕,很有种赛博朋克的感觉。雷德利·斯科特在《银翼杀手》里描述了一个“充满阶级分化,贫富差距如鸿沟,人口爆炸,犹如被毒雾笼罩,到处是充满权力象征的建筑物,过载到即将崩溃的巨大城市”,蓝本是LA&HK,时间是2019。

如无意外,2019是办不到了。
不过,谁知道2049又是怎样呢?
2077又是怎样呢?
我们见证着。
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