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水浒传 8.3分

希望在我死时,耳边可以奏响一曲悲凉的唢呐

你妈死了

小泽征尔第一次听到《二泉映月》时,是边流泪边下跪着听完的,于我而言的二泉映月,便是这首《王进打高俅》。 小学四年级在电视上看《水浒传》,开篇便是一个向你眼前徐徐推进的长镜头——你仿佛刹那间就置身于那遥远的北宋末年的闹市中心——轻烟萦绕的石拱桥边驻扎着一座座鳞次栉比的商铺茶馆,袅娜的歌女们浓妆艳抹着在楼阁上哼唱着小曲,脂粉气氤氲着的婆娑歌声混夹沿街青砖路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就这样在你眼前摊开一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 在人声鼎沸处,一个卖艺人精彩的棍棒功夫引来了人们的围观驻足,却没想到招来了高俅等一众泼皮的嫉妒。这些泼皮驱散了人群,恶毒地羞辱卖艺人,还掰断了他赖以为生的棍棒。老实本分的卖艺人一再的谦和忍让却换来了这些泼皮的围殴。形单影只的卖艺人被连翻的拳打脚踢打得鼻青脸肿,口吐着鲜血满地打滚,泼皮们却依旧把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观众在感叹着人善被人欺的同时无一不为这些泼皮身上流露出的人性之恶毒感到愤怒,恨不能即刻钻进电视去和那些坏人拼杀。 这时,王进出场了。他先是不动声色地在一边向附近街坊探听了高俅其人,接着来到卖艺人身边,出其不意抡出一记如疾风般快速的重拳,承接住了泼皮们砸下的板...

显示全文

小泽征尔第一次听到《二泉映月》时,是边流泪边下跪着听完的,于我而言的二泉映月,便是这首《王进打高俅》。 小学四年级在电视上看《水浒传》,开篇便是一个向你眼前徐徐推进的长镜头——你仿佛刹那间就置身于那遥远的北宋末年的闹市中心——轻烟萦绕的石拱桥边驻扎着一座座鳞次栉比的商铺茶馆,袅娜的歌女们浓妆艳抹着在楼阁上哼唱着小曲,脂粉气氤氲着的婆娑歌声混夹沿街青砖路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就这样在你眼前摊开一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 在人声鼎沸处,一个卖艺人精彩的棍棒功夫引来了人们的围观驻足,却没想到招来了高俅等一众泼皮的嫉妒。这些泼皮驱散了人群,恶毒地羞辱卖艺人,还掰断了他赖以为生的棍棒。老实本分的卖艺人一再的谦和忍让却换来了这些泼皮的围殴。形单影只的卖艺人被连翻的拳打脚踢打得鼻青脸肿,口吐着鲜血满地打滚,泼皮们却依旧把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观众在感叹着人善被人欺的同时无一不为这些泼皮身上流露出的人性之恶毒感到愤怒,恨不能即刻钻进电视去和那些坏人拼杀。 这时,王进出场了。他先是不动声色地在一边向附近街坊探听了高俅其人,接着来到卖艺人身边,出其不意抡出一记如疾风般快速的重拳,承接住了泼皮们砸下的板凳,《王进打高俅》应时响起。在这首以唢呐为主要演奏乐器的配乐中,王进虎虎生风,拳拳到肉,将一众泼皮打得是摔倒的摔倒飞天的飞天砸进缸里的噗通一声就砸进水缸里,以势如破竹的万夫不挡之势,将欺软怕硬的高俅之流揍得稀里哗啦落荒而逃,让人大出了一口恶气。那时,一种荡气回肠的英雄气概充盈在这方寸胸腔,节奏感十足的旋律像一枚注射针,源源不断地向体内输送着热血——在那一瞬间我变得藐视任何权威,充满了无所畏惧的勇气和掀翻一切的冲动。这时儿时的我对水浒传最原始的记忆。 我愿意相信年少时接触到的东西即使历经岁月冗长,也会忠实地作为一个人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这部水浒传肯定会毫无悬念地作为我精神力量的重要来源,伴随我去对付命运中一个又一个的吊诡。伴随着王进打高俅一声声苍凉雄浑的唢呐响起,年少韶华的英雄梦掀激起胸中滚滚豪情,此时一切的顾忌显得无比多余。从此再无牵绊,无论来路如何险恶,我却萧飒依旧,再无常的命运之石也会在冲天胆气下沦为被我嘲笑的笑柄。 希望在我死时,耳边可以响起这首王进打高俅。那时,我的眼前也许会浮现了鲁智深,武松,林冲等人的身影,即使恐惧如死亡,它也一定会赐予我独自离开,闯入那片未知世界的力量。 管它鸟甚,待爷爷俺手持这对板斧,走到哪里,都要拼杀个痛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水浒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