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7.6分

“将爱与崇敬,献给理查德伯顿”

弦断秋风

看过《1984》的原著的话,就会发现理查德伯顿的奥勃良就是书里的奥勃良走了出来,好像活生生地存在着一样。导演之前找保罗斯科菲尔德(摔断腿),罗德斯泰格尔(整容失败),马龙白兰度(狮子大开口)全部失败,最后只好找的他。

找他的时候导演也是一直在担心,因为听说他仍然在酗酒。没想到他来了之后不但已经戒酒,还奉献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表演,不得不说冥冥中自有天意呀。

不过没拍这部戏的话,他也不会和本片的主演,同样是英国酒鬼的约翰赫特成为朋友。不和赫特去喝酒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活两年呢。

看伯顿在《1984》里的表现,简直是给自己开创了一个新的表演模式。前所未有的优雅,英伦式的矜持,虚假的和蔼,说话缓慢柔和,悠扬动听。一个衰老的特务头子,冷血党棍却有着如此蛊惑人心的能力,由内而外的迷人。

他有一种能力,那就是在身体行动受限的情况下,单凭眼神和声音就可以发挥出魔力一样的表演,就像他在77年第七次提名奥斯卡的《恋马狂》一样。

只可惜,他终究是因为日益严重心理问题把自己的大好人生给毁掉了。

伯顿因为长期酗酒而手抖这件事,其实不能怪泰勒。早在61年12月他在《埃及艳后》的片场初遇泰勒时已...

显示全文

看过《1984》的原著的话,就会发现理查德伯顿的奥勃良就是书里的奥勃良走了出来,好像活生生地存在着一样。导演之前找保罗斯科菲尔德(摔断腿),罗德斯泰格尔(整容失败),马龙白兰度(狮子大开口)全部失败,最后只好找的他。

找他的时候导演也是一直在担心,因为听说他仍然在酗酒。没想到他来了之后不但已经戒酒,还奉献出了一个非常精彩的表演,不得不说冥冥中自有天意呀。

不过没拍这部戏的话,他也不会和本片的主演,同样是英国酒鬼的约翰赫特成为朋友。不和赫特去喝酒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活两年呢。

看伯顿在《1984》里的表现,简直是给自己开创了一个新的表演模式。前所未有的优雅,英伦式的矜持,虚假的和蔼,说话缓慢柔和,悠扬动听。一个衰老的特务头子,冷血党棍却有着如此蛊惑人心的能力,由内而外的迷人。

他有一种能力,那就是在身体行动受限的情况下,单凭眼神和声音就可以发挥出魔力一样的表演,就像他在77年第七次提名奥斯卡的《恋马狂》一样。

只可惜,他终究是因为日益严重心理问题把自己的大好人生给毁掉了。

伯顿因为长期酗酒而手抖这件事,其实不能怪泰勒。早在61年12月他在《埃及艳后》的片场初遇泰勒时已经手抖到连咖啡杯都拿不住了。更糟糕的是不仅仅手,当时他的全身都在因为宿醉而发抖,这到底是什么毛病,我目前还没有找到医学名词来解释。 伯顿的抑郁症也不能怪泰勒,因为在61年底去《埃及艳后》片场之前,他在纽约百老汇演《卡米洛特》期间,《纽约时报》就报道了他的精神状况和心理障碍问题。 “两岁时的丧母给他的童年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分裂的性格再也没能恢复。他可以看上去成熟冷静,同时又会对自己感到非常紧张,从而坐卧不安。他有自毁倾向,却又是古典演员的典范,细心而自律。当面临选择做哪个自己的时候,他时常会选择逃避,去做第三个自己——那个迷失的小男孩。” 也难怪看他那一组在61年初在录制《卡米洛特》唱片时的花絮照,他的眼睛里就总是会流露出莫名的忧郁了。 他的原配希比尔也说过,她和他结婚之后很快就不工作了。除了要操持家务,当他的内助之外,还要照顾他的身体健康,为此她甚至结婚8年没有生孩子。这似乎能从侧面说明,他在50年代初期身体和心理方面就出现了各种问题。 癫痫是可以确定的,因为他曾经两次在老维克剧院里严重发病,以至于被送进医院。轻微发作时他就用酒来压制。这对于他的舞台表演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 抑郁症具体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目前不明确。不过症状的加重,的确和泰勒的出现不无干系。因为起码在她出现之前,他并没有自杀和自残的举动,而她出现之后,两样问题都出现了。 除了73年他写信给泰勒明确说明如果她离开他,他会自杀之外,在67年拍摄《富贵浮云》之前,田纳西威廉姆斯去墨西哥探望他,他对田纳西说,62年底因为泰勒的逼婚,让他深陷两个女人的拉扯之间,加上对女儿精神分裂一事的自责,他曾经准备自杀。 他的一个朋友也曾经在62年他被泰勒逼婚期间,发现他严重醉酒,毫无意识,还是灌下三大壶浓咖啡才终于把他从不省人事的状态中挽救回来。 而64年在百老汇演《哈姆雷特》期间,每天面对极其严苛的导师,他的旧情人约翰吉尔古德时,他心理压力太大,太过紧张和入戏,以至于症状再次出现。 虽然泰勒及时接来他的养父菲利普给他做了心理疏导,然而在不久之后他仍然因为受到泰勒的态度刺激而自残。他踢断了自己的脚趾,严重到连趾骨都露了出来。 66年《灵欲春宵》拍摄期间,他再次因为入戏以及泰勒对他的打骂而情绪崩溃,这次根本掩藏不住,剧组所有的人都发现了。然而没有人关注他是不是需要就医,导演甚至强迫他在这种状态下继续拍悲剧,因为刚好可以利用他悲伤绝望的情绪演哭戏,这样更逼真。 周围人对他的漠不关心,对他的痛苦加以利用,这无疑加重了他的抑郁。 68年7月,他因为迟到30分钟被导演托尼理查森开除出剧组,甚至通过公司公开发声明批他“不守时不敬业”。他不知道辩解也不知道反驳,只会缩在房间里写日记,他认为这是他成年以后最为黑暗的两天,感到无比的羞耻和煎熬。 69年泰勒几次住院,在家里也经常夜里哭闹,加重了他的失眠症,他也经常做噩梦,梦见泰勒流血或者死掉。他只能用拼命喝酒来应对,结果把自己喝得险些成了植物人,全身剧烈颤抖,一度生活不能自理。 因为他喝太多会导致抑郁症复发,泰勒经常寸步不离地看着他,一看到有不对的苗头就立即把他从酒吧里拉出来。 到了72年,他的大哥因为当初陪他喝酒摔断了脖子瘫痪在床,拖了几年之后死掉,这让他彻底崩溃,试图用酒精来自杀。每天都要两个人扶着他才能走路,几次在达官显贵云集的宴会上突然做出严重反常的举动,不断地骂人和自我羞辱。 拍摄《缘尽情未了》期间,他又在拍戏的过程中突然发出巨大的尖叫,不停地大喊着“我本来可以成为李尔王的”,吓得连导演都躲了起来,直到他被自己的保镖匆忙赶来抬走。 这种糟糕的状态一直持续到74年的那次酒精中毒险些猝死。 74年6月,伯顿住院期间,泰勒单方面跑去办理了离婚手续。他出院之后仍然在大病初愈的情况下再次酗酒,他的一个朋友说他的身体状况正在急剧恶化。他的未婚妻伊丽莎白公主怕他喝死,哭求他不要再喝了,然而他置之不理。 梳理到这里,我感觉一切又可以回到61年《纽约时报》对他的那篇报道上了。 无论有没有泰勒,他都会完蛋,只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的问题罢了。泰勒再三叮嘱他,叫他不要去喝酒,早点回家。他不听,非要带着他哥哥去酒吧,结果害死了哥哥,这当然怪他自己。也正因为如此,负疚和自责导致他的精神状况更加不好了。 他怎么都绕不开那个常常自责,钻牛角尖,自我厌憎,自我毁灭的圈子。甚至在死前的最后一个星期里,他还在为他拍的那些烂片,为他的酗酒而感到愧疚羞耻。 他甚至还这样写道,“直到死,你都无法成为一位伟大的演员”。 他的旧情人劳伦斯奥利弗到这个时候仍然想要帮助他走出这个困境。因为连《1984》的导演都注意到他的状态是正在逐渐走到人生的尽头,身体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毫不在意了。他完全凭借他迷人的嗓音和眼神在表演,好像他一生的胜利与荒诞,快乐与悲伤,都被提炼成了纯粹与冷漠无情的表演。 “生活已经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离开了他,对于他来说,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已经消失了。” 他尽管并没有患上绝症,还能拖着衰迈的身体继续拍戏。但一个人的精神气都不在了,那么剩下的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奥利弗大概是害怕他不拍戏的时候闲在家里会想不开,得给他找点事做让他忙碌起来无暇抑郁,于是开始筹拍《野鹅敢死队2》。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还没等到开拍,伯顿就突然死掉了。 这部电影最后还是在更换演员之后拍完了,奥利弗并没有按照原计划出演。显然在奥利弗心里,这部戏完全是因为伯顿才准备的,现在伯顿已经不在了,他再想为他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了,索性也就放弃了。 此片的开头,打出了纪念理查德伯顿的字幕,就如同《1984》的片尾,所出现的那串字幕一样。 “将爱与崇敬,献给理查德伯顿(1925——1984)”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九八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