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 8.6分

《敦刻尔克》3个主角原型,他们的故事比电影更震撼

看客insight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说起电影《敦刻尔克》,导演诺兰希望能赋予这个耳熟能详的二战事件一点崭新的角度。他最终聚焦在了微小的个体上,以第一视角细致地描述了个体在宏大历史背景下的选择及命运。

导演坦诚,创作剧本时借鉴了不少二战中的真实故事。这也让我们有机会窥见,那些在历史长河中转瞬即逝的英雄身影。

《敦刻尔克》剧照,指挥官Bolton


老船长Mr Dawson

为了救援徘徊在敦刻尔克海岸的30多万名士兵,英国政府竭尽所能发动了全国的每一艘船,不论军用民用。Mr Dawson的私人游艇“月光石号”,便是其中的一艘。


显示全文

说起电影《敦刻尔克》,导演诺兰希望能赋予这个耳熟能详的二战事件一点崭新的角度。他最终聚焦在了微小的个体上,以第一视角细致地描述了个体在宏大历史背景下的选择及命运。

导演坦诚,创作剧本时借鉴了不少二战中的真实故事。这也让我们有机会窥见,那些在历史长河中转瞬即逝的英雄身影。

《敦刻尔克》剧照,指挥官Bolton


老船长Mr Dawson

为了救援徘徊在敦刻尔克海岸的30多万名士兵,英国政府竭尽所能发动了全国的每一艘船,不论军用民用。Mr Dawson的私人游艇“月光石号”,便是其中的一艘。

剧照,月光石号

海面炮火连天,Mr Dawson驾驶着如浮萍般孱弱的月光石号,躲过了盘旋头顶的德国战机,救下了命悬一线的飞行员,在狭小的船舱里塞下100多个落水士兵,并将他们安全地带回了家乡。

剧照,Mr Dawson

Mr Dawson的角色被认为是最接近历史原型的一位,即Charles Herbert Lightoller。他传奇般的一生始于泰坦尼克号,横穿整个一战,并延续至二战。

年轻时的Lightoller

19世纪下半叶,Lightoller出生在英国北部的兰开夏郡。不愿在工厂里虚度一生,他在13岁时成为了Promise Hill号轮船上的一名学徒。25年后,Lightoller以二副的身份登上了那艘举世闻名的泰坦尼克号。

航海中的Lightoller

Lightoller(左二),船长(右一)和泰坦尼克号上的同僚

1912年4月12日晚上7点,正在值班的Lightoller敏锐地察觉到,海面温度下降得比平时更快。换岗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11点40分,轮船撞上了黑暗中的冰山。10分钟后,下属冲进了Lightoller的船舱,“海水已经涌进了收发室!”

Lightoller立刻越级面见了船长,要求紧急撤离乘客,并让妇女儿童优先。这条指令在人群中引发了骚乱,愤怒的男性乘客们开始反抗,情急之下Lightoller掏出了配枪,以维持秩序。

电影《泰坦尼克号》中船员鸣枪示警的一幕

直到巨轮近乎沉没,Lightoller才跳进冰冷的海水。那时救生船已走远,他本无生还的希望,却如宿命般碰见一艘倾覆的救生船。船上载着30多人,正一点一点往下沉。Lightoller爬上船,指挥人们分成两列,随着船身的倾斜调整位置,才得以保持平衡。待到天亮,他们获得了救援。

载着Lightoller的救生船。Legenda Titanica

经历这场震惊世界的海难后,Lightoller似乎看淡了生死,次年他又回到了心爱的大海上。

Lightoller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1916年夏天,德军空袭伦敦,驾驶着117号鱼雷艇的Lightoller,在泰晤士河口发现一架德军飞艇。他立刻命令水手开火,并成功击中飞艇。这一果断的决策,粉碎了德军袭击敦伦的计划,也挽救了无数市民的生命。不久后,Lightoller晋升为加里号驱逐舰舰长。

加里号驱逐舰

Lightoller的传奇并没有就此停止。1918年7月19日,加里号在英吉利海峡遭遇德军潜水艇的鱼雷袭击。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Lightoller命令加里号全速撞向了潜水艇。敌船沉没,德军的军心也随之动摇,而Lightoller驾驶着千疮百孔的加里号,顺利返航。

一战归来,Lightoller荣膺十字勋章,晋升为皇家海军中校,并出版了回忆录《泰坦尼克号和其他船》。他还买了一艘游艇,取名“日落号”。

日落号

1940年夏天,66岁的Lightoller迅速响应英国政府的号召,和大儿子一同加入救援民船的队伍。他坚持亲自开船前往,还说出了和电影中Mr Dawson如出一辙的话:“他们可以征用我的船,但必须得带上我这个船长。”

驶往敦刻尔克的民船队伍

电影中,德军战机逼近月光石号,Mr Dawson巧妙地指挥儿子转舵,躲避了炮火。飞行员Colins问,“您怎么懂得如何躲避?”,Mr Dawson回答:“我儿子教的我,他和你们是战友。”

这一幕改编自真人真事。Lightoller在二战中失去了自己的小儿子,Herbert Brian。他是一名英国皇家空军的飓风飞行员,在轰炸德国威廉港时牺牲。生前Brian确实教过父亲如何躲避空袭,并在英吉利海峡上拯救了父亲、哥哥以及上百名士兵的性命。

在炮火中穿梭的日落号

紧接着,泰坦尼克号的场景再次上演。Lightoller指挥士兵们进入船舱,尽量蹲低或者趴下,以降低船的重心。他一共救助了125名英国士兵,电影也还原了这一场景:满满当当的月光石号让引航员惊奇不已,“你怎么能带回这么多人?”

剧照,满身黑油的士兵一个一个爬上月光石号

飞行员Farrier

飞行员Farrier在电影中几乎全程遮面,台词更是寥寥。在油表损坏、燃油不足的情况下,他放弃了返航,凭借最后一滴燃油击落了德军轰炸机,确保了陆军的安全撤离。剧终,Farrier迫降至敦刻尔克海滩,他点燃了心爱的战机,坦然接受德军的俘虏。

剧照,Farrier凝视着燃烧的战机

尽管诺兰没有给出所借鉴的历史人物,但人们推测出了Farrier的疑似原型——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Alan Christopher Deere,他是二战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王牌飞行员之一。

Alan Christopher Deere

8岁那年,Alan在家乡奥克兰玩耍,一架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并降落海滩。飞行员邀请年幼的Alan走进座舱参观,那时他便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飞行员。1937年,Alan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

年轻的Alan

1940年5月,法兰西之战接近尾声,在法国领空盘旋了10天的Alan早已精疲力尽。他在回忆录里写道,高空没有任何讯号,燃油所剩无几,孤军奋战的飞行员甚至无法知道能否安全回到地面。最终Alan立下赫赫战功,他击落了6.3架敌机,包括两架德军Bf-109战斗机,一架Bf-109战斗机和一架Bf-110重型战斗机。

坐在战斗机中的Alan

几天后,在同一片空域上,Alan的飞机被一架德军中型轰炸机击落。和电影中的Farrier一样,他紧急迫降至一片海滩,眉骨处被割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自己也昏迷过去。苏醒过后,Alan步履蹒跚地走到敦刻尔克市区求助,一位咖啡馆里的女士帮他处理了伤口。随后他跟着沙滩上排队的陆军,登上了救援船。

迫降在海滩的喷火战斗机

在海滩上,Alan遭到陆军的指责,他们对着曾在千里高空与敌人拼命的Alan说到,“你刚刚死哪去了?” 电影重现了这一幕,导演借由Mr Dawson的台词,对年轻的Alan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去过哪里。"

剧照,在空中与敌人战斗的Farrier

敦刻尔克撤退后,德军准备轰炸英国本土,彻底毁灭英国皇家空军。同年7月,英国内阁紧急通过了加强防空措施的提案,不列颠空战随之到来。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空战之一,涌现了大批王牌飞行员,Alan也位列其中。

Alan与不列颠空战中并肩作战的同僚

官方没有公开飞行员们的具体战绩,根据可查史料显示,他至少击落了三架德军Bf- 109战斗机和一架Bf-110轰炸机,并数次身陷险境。

二战结束后,Alan没有离开皇家空军,并在1964年晋升为空军准将。1965年,他被丘吉尔授予不列颠之战中的首席飞行员荣誉称号。1995年,Alan因癌症逝世,享年77岁。

当知道了Farrier的原型,心软的观众也许能得到一丝安慰——那个被纳粹士兵俘虏的年轻飞行员,没有惨死于集中营的枪口或毒气室,而是幸运地活了下来。

Alan与同僚合影

指挥官Bolton

沙滩,是大撤退的主战场。成千上万的士兵涌上防波堤,希望登上回家的救援船。而始终站在后方指挥全局的,是满头白发的指挥官Bolton。

剧照,指挥官Bolton

指挥官Bolton的角色由多位历史人物的经历复合而成,历史爱好者们推测出了两位原型:William Tennant和James Campbell Clouston。

William Tennant

海军上校William Tennant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担任码头指挥官。1940年5月,他乘坐驱逐舰到达敦刻尔克,被眼前的景象震惊:浓烟满布沙滩,士兵在德军轰炸机的炮弹下瑟瑟发抖。为了稳定军心,Tennant传达了撤退的消息,将所有船只都改装成运载舰,还在自己的帽子上贴了“S”“N”“O”(Senior Naval Officer)的标志,告知惶恐不安的士兵:指挥官与你同在。

像影片中的指挥官那样,Tennant指挥了整场救援,他拿着扩音器在海滩上不断喊话,直到确定所有英国士兵都离开后,才于6月2号乘坐最后一艘救援船离开。由于敦刻尔克撤退中的卓越表现,他被授予巴斯勋章,被民众亲切地称呼为“Dunkirk Joe”(敦刻尔克·乔)。

Tennant上校(左二)

撤退结束后,Tennant被任命为反击号战列巡洋舰Repulse的舰长,并在日军偷袭珍珠港的第二天,参与了作战。诺曼底登陆到来之际,Tennant为盟军建立了两个海滩码头,以作为物资运输的快速通道。而他指挥修建的Pluto海底输油管道,成为了盟军从英国运输燃料的生命线,这也让他获得了大英帝国勋章,并同Alan一样,活到了战后的1963年。

Tennant和同事在他指挥建造的诺曼底桑树港合影

另一位Bolton的原型,则是加拿大指挥官James Campbell Clouston,他在敦刻尔克撤退中不幸牺牲。

James Campbell Clouston

Clouston受命于Tennant的指令,在唯一没有被德军轰炸过的防波堤上,组织修建了一条长1280米、宽2米的木质栈桥,这成为了敦刻尔克大撤退的重要开端。Clouston在栈桥上送走了大批英军,几乎五天五夜不曾合眼。

真实的港口防波堤

剧照,在栈桥上巡视的指挥官博尔顿

撤离结束后,Clouston没有离开,而是像电影描述的那样,留下帮助法国士兵。6月2日,他乘坐的救援摩托艇被德国飞机炸沉,Clouston让同行的另一艘摩托艇继续前往敦刻尔克,自己和船员们在大海中依靠着船体残骸等待救援。由于低温和体力不支,Clouston永远留在了冰冷的海水里。

当地报纸对Clouston遇难的报道

Clouston的长子曾联系电影制片人,要求提及父亲的名字,但遭到了拒绝。诺兰也曾隐晦地对此表示遗憾,“由于电影需要,我们没办法完全利用Clouston的故事。”

相比其他原型,Clouston的名字鲜少被人提起,留下来的影像资料也寥寥无几。历史爱好者Michael Zavacky设计了Clouston的纪念邮票,可惜未被加拿大邮政部门采用。

剧照,诺兰在为指挥官Bolton扮演者Kenneth Branagh讲戏


敦刻尔克的故事早已结束,而二战中为人类正义战斗的无数英雄士兵,远比电影中的角色更加震撼人心。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丘吉尔发表了二战中最鼓舞人心的一段讲话——

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洋中作战,我们将以越来越大的信心和越来越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的登陆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绝不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从来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在英国舰队的武装和保护下也会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拿出它所有一切的力量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参考文章:

[1] That Guy In DunkirkReally was a Mole, Geoff Rynex

[2] The Unsinkable Charles Lightoller,Peggy Wirgau

[3] Two eventful days for Manston, 28th August 1940 and 1942 – Churchill’s visit and 56 emergency landings,Supporters of Manston Airport

[3] The real hero of Dunkirk: Courage of the pier-master who manned a crucial jetty to organise evacuees for six days and five nights without a break,MailOnline

[4] Wikipedia

[5] 电影《敦刻尔克》中大撤退的指挥官原型是加拿大人,亚明

[6] 《敦刻尔克》真实历史背景介绍以及抢先预告分析,Bruce Bane

[7] 《敦刻尔克大撤退中的英国皇家空军》,澎湃新闻

[8] 《敦刻尔克》电影与史实的不同在哪?,otaconlegend

[9]《传奇水手——威廉·乔治·坦南特海军上将小传》,dawuda

攒文 / 叶承琪

编辑 / 胡令丰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转载请在公众号pic163后台回复【转载】,查看相关规范。

看客栏目长期征稿,一经刊用,将根据质量提供稿酬。投稿请致信:insight163@163.com。

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敦刻尔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敦刻尔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