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煤,当过娱记,却总被人说太用力想红

温翔
监督煤炭的运输重量,检查装上船的货物是否耗损和瞒报,大鹏经常要在煤炭中站一夜。等早上回到公司,他的脸上都是煤灰,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看着被装上轮船运走的煤炭,大鹏想,“它们还有被运到别处的可能,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停下来?”


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他来到北京,好不容易凑三万八交给唱片公司,希望可以发行唱片时,这家公司还是蒸发了。


“既然梦想照不进现实,那就让现实照进梦想吧!”


他被招进搜狐,成为了一名娱记。有位叫做宋羲东的摄影师在一年...
显示全文
监督煤炭的运输重量,检查装上船的货物是否耗损和瞒报,大鹏经常要在煤炭中站一夜。等早上回到公司,他的脸上都是煤灰,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看着被装上轮船运走的煤炭,大鹏想,“它们还有被运到别处的可能,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停下来?”


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他来到北京,好不容易凑三万八交给唱片公司,希望可以发行唱片时,这家公司还是蒸发了。


“既然梦想照不进现实,那就让现实照进梦想吧!”


他被招进搜狐,成为了一名娱记。有位叫做宋羲东的摄影师在一年前分享过一张照片,拍摄时间大约在2008年,照片左下角的周迅微笑着看着别处,自信又优雅,而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正靠在墙上,想着什么,迷茫着什么。


 “与其在错误的路上一直向前,还不如停下来,哪怕不走都是进步。”摩羯座的他北京漂泊了好几年,跑过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明星发布会,蹲守过好几年春晚后台联采。但他还是想唱歌,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像偶像Beyond那样站在舞台上唱个痛快。


虽然梦想依旧没有照进现实,可他依旧不愿意就此停止。2007年,他创造并主持了国内第一档互联网脱口秀《大鹏嘚吧嘚》,截止2015年停播,八年共播出600期节目。2012年,他又有了缔造网络点击神话的现象网剧——《屌丝男士》。


只是没想到这些为他带来了巨大声誉的作品后来却让观众对他本人产生了诸多误解。“《屌丝男士》拍摄于2012年,《煎饼侠》拍摄于2014年,拍到现在,可能有一些惯性地对我的看法,在影响电影的走向……”面对新作《缝纫机乐队》舆论风向的变化,他在朋友圈写道,“比如‘屌丝男士’的低俗属性,比如前作的口碑透支,比如跨界与影响力不足,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了一部不只是自己付出了劳动的电影。”


年轻时,大鹏被面试官刁难过穿着,也被电影节的红毯保安轰过。或许跟每个在小城出生并成长的人一样,骨子里带着点不自信,骨子里渴望被看见,被尊重。“明星是一种职业,想红,是一种敬业。”


伴随着《煎饼侠》的成功,他觉得是时候把自己的梦照进自己热爱的事业中,“音乐!我爱你!Beyond!我爱你!”在新作《缝纫机乐队》里,他找来了一千多位音乐学院的学生,大家一起打鼓,弹吉他,拍摄灯把夜晚的家乡的天映得通红通红,他嘶哑着,几乎哭着唱完了偶像的那首歌!


他曾说,“许多事情被放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线上,意义就会完全不一样。”《缝纫机乐队》是十年坚持的最好意义,但如果有人说他太用力想红,我想也许是你对自己的梦想不够认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