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不死 她只是渐渐凋零

徐知尘
2017-10-05 18:32:30
我更喜欢称《缝纫机乐队》为励志电影,而不仅是喜剧片。励志电影分两种:一种叫咚咚锵,它擅长营造梦境,职能是为你打鸡血;另一种叫锵咚咚,擅长粉碎梦境,职能是让你认清生活的真相,却依旧热爱生活。而《缝纫机乐队》属于后者。

当大家愤懑地谈论阶层固化、年轻人的上升通道被堵死,却从来没有正视过困扰人类几千年的一个悖论:资源总量永远是有限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成功者,总有大多数人是失败者,处于资源分配的中下层。如果仅拿实现物质欲望作为衡量人生成功与否的标准,毫无疑问,那我们绝大多人都会活得很痛苦。更令人费解的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却在催促人们“奋斗”“竞争”“力争上游”而这些行为直接指向的目标往往是“利润”,是金钱是权力。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败下阵来的人同时也会很容易失去尊严,在婚恋市场上也成为被抛弃的人群,最后,他们甚至连自己都抛弃了自己。在这种残酷的社会状况下,咚咚锵仿佛变成了一种精神鸦片,它的毒性虽然没有成功学那么强,但也堪比毒鸡汤。它往往使人们短暂地亢奋过后便难以为继,而一片狼藉过后,空留下卑微生活的疲惫。

《缝纫机乐队》谈论的不是成功,是梦想,她是另一个维度的东西。梦想从来不基于世俗上



...
显示全文
我更喜欢称《缝纫机乐队》为励志电影,而不仅是喜剧片。励志电影分两种:一种叫咚咚锵,它擅长营造梦境,职能是为你打鸡血;另一种叫锵咚咚,擅长粉碎梦境,职能是让你认清生活的真相,却依旧热爱生活。而《缝纫机乐队》属于后者。

当大家愤懑地谈论阶层固化、年轻人的上升通道被堵死,却从来没有正视过困扰人类几千年的一个悖论:资源总量永远是有限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成功者,总有大多数人是失败者,处于资源分配的中下层。如果仅拿实现物质欲望作为衡量人生成功与否的标准,毫无疑问,那我们绝大多人都会活得很痛苦。更令人费解的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却在催促人们“奋斗”“竞争”“力争上游”而这些行为直接指向的目标往往是“利润”,是金钱是权力。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败下阵来的人同时也会很容易失去尊严,在婚恋市场上也成为被抛弃的人群,最后,他们甚至连自己都抛弃了自己。在这种残酷的社会状况下,咚咚锵仿佛变成了一种精神鸦片,它的毒性虽然没有成功学那么强,但也堪比毒鸡汤。它往往使人们短暂地亢奋过后便难以为继,而一片狼藉过后,空留下卑微生活的疲惫。

《缝纫机乐队》谈论的不是成功,是梦想,她是另一个维度的东西。梦想从来不基于世俗上的成功而产生意义,它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更是一种力量。就像大鹏饰演的音乐经纪人程宫含泪所说的:“唱!如果不唱身上那股气就泄了!”这句话可以触动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曾有过或正在追逐梦想的人。很多时候,那些人真的靠那一股气而活,是那股气支撑他们不彻底滑向平庸,是那股气让他们坚决不向这个操蛋的世界缴械投降。

而摇滚,在这部片中是梦想的载体。在张婉婷导演的那部《北京乐与路》中,我们能看到关于摇滚更加残酷的阐释。耿乐饰演的歌手在大唱片公司的面试败下阵下,他委屈地反问这些蔑视他的人:“你们懂摇滚吗?摇滚的精神难道不是反叛吗?”一位“金牌制作人”教训他说:“小子,我今天心情好,给你上一课。你知道你为什么出不来吗?真正能出来的人都是外表反叛而里面顺从的人!”

歌手平路最后倒毙在血泊中,他的摇滚精神被时代嘲弄羞辱,他的灵魂在这片土地上注定,无法安息。

摇滚是咆哮是叛逆是抗争,但社会却鼓吹人们顺从、整齐划一,这个时代恰恰是最需要摇滚精神的,但它的秉性注定了它无法成为主流。就像锵咚咚注定无法成为励志电影的主流。大多数人更不愿意看清生活的真相,或者已经看清了却依然选择麻痹自己,所以《缝纫机乐队》票房了了,远远比不上无厘头闹剧《羞羞的铁拳》。就像绝大多数成年人都会对他人的梦想嗤之以鼻:傻X,你想当篮球运动员?这么矮的个子,你根本不行!你想当演员?就你那副长相,当个群众演员还差不多!你想当歌手?五音不全你算了吧!只有普通的职业才适合你,只有赚钱才是成年人最正确的事儿!这些声音总是充斥着我们的耳畔,让我们追求梦想的脚步停留下来。

曾几何时,我也被这样的声音羁绊,直到父母相继过世,我才重新拾起梦想。如今我已在追梦的道路上跋涉了六年,过程中有过痛有过退缩和迟疑,但我一直没有放弃。我不知道未来是否能达成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这已不再重要。我看清我身处这个圈的本质,也认清了生活的本质,但我依然热爱于它!

我是智商只有76分的蹩脚演员知尘,感谢阅读评论。
18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