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门 地狱门 7.3分

《地狱门》:人类的心火

沈园清客

远藤武士盛远在战争中恋上了袈裟,袈裟作为掩护,代替上西门院公主逃离京城。袈裟是武士渡边渡的妻子,在平治之战中受到的褒奖让盛远无限膨胀,再加上无法控制的占有欲,令他屡次三番动了掠夺人妻的念头。好似那地狱的一道弧,这个寓意深刻的故事便随着对于特定情景下个人贪念的阐释铺展开来。

盛远的哥哥在战争中自已迷失了本性,投靠了敌军。而盛远,这个功绩卓著、对于主上赤胆忠心的武士,便认为自己有唐突佳人的底气和理由。盛远和渡边比试赛马并赢过了他,一时间盛远惶惶乎不知分寸,以渡边和婶母的性命威胁袈裟,逼迫袈裟嫁给自己。最终,盛远杀死了代替渡边而亡的袈裟,悔不当初之时方对袈裟的一片忠贞炽情了然于心,于是割下头发成为僧人……

故事的叙述有对比,有重复。盛远的粗鲁暴躁和渡边的平和儒雅形成了强烈的对照。而袈裟头一次代替公主身赴险境,第二次真正的死却是因为维护丈夫,也为了唤醒盛远放浪形骸的崎岖之心。盛远其人刚愎自用,武士的刀可以在战场上挥洒的淋漓尽致,然而内心的澎湃却没有丝毫的克制。他有求取爱情自由的权利,但他更应该明晰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袈裟作为纯粹美好的极致,闪耀着水莲花的...

显示全文

远藤武士盛远在战争中恋上了袈裟,袈裟作为掩护,代替上西门院公主逃离京城。袈裟是武士渡边渡的妻子,在平治之战中受到的褒奖让盛远无限膨胀,再加上无法控制的占有欲,令他屡次三番动了掠夺人妻的念头。好似那地狱的一道弧,这个寓意深刻的故事便随着对于特定情景下个人贪念的阐释铺展开来。

盛远的哥哥在战争中自已迷失了本性,投靠了敌军。而盛远,这个功绩卓著、对于主上赤胆忠心的武士,便认为自己有唐突佳人的底气和理由。盛远和渡边比试赛马并赢过了他,一时间盛远惶惶乎不知分寸,以渡边和婶母的性命威胁袈裟,逼迫袈裟嫁给自己。最终,盛远杀死了代替渡边而亡的袈裟,悔不当初之时方对袈裟的一片忠贞炽情了然于心,于是割下头发成为僧人……

故事的叙述有对比,有重复。盛远的粗鲁暴躁和渡边的平和儒雅形成了强烈的对照。而袈裟头一次代替公主身赴险境,第二次真正的死却是因为维护丈夫,也为了唤醒盛远放浪形骸的崎岖之心。盛远其人刚愎自用,武士的刀可以在战场上挥洒的淋漓尽致,然而内心的澎湃却没有丝毫的克制。他有求取爱情自由的权利,但他更应该明晰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袈裟作为纯粹美好的极致,闪耀着水莲花的温柔芬芳。然而这个女子内心是极其坚毅的,不会因为外界事物的诱惑而改变自己的初心。她不但克己复礼,然内心却燃烧着对于丈夫炽热的爱情,乃至为其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她内心的情韵,毋宁说是倔强,把她带至灵魂的荒原也在所不辞。

渡边在妻子被盛远所杀情况下自然是悲愤莫名,然而他没有选择杀死盛远,而是任其出家,显示出一代大将的风度万华。他尊重自己的妻子,也懂得盛远的豺狼虎豹之性,所以到头来还是无奈的作了悲剧角色的另一范本。

所谓“地狱门”,无非暗喻人类的心火,可以熊熊燃烧的欲望连绵一片,不见轮廓和寥廓的性灵视野,在这场犯忌的毁灭道德的欲望实践中,盛远只不过充当了原罪的始作俑者。他内心很难说是被爱欲牵引,而更多的是和自己身份相关的占有倾向。他认为自己功绩彪炳,便可以以排山倒海之势牵引爱的火焰,最终由于自己的轻信和轻狂招致了最严酷的惩戒。

所谓“地狱门”,更是佛洒向众生的斑斑之苦。佛对人的历练感召,无不渗透着瀚海阑干的精神觉悟。人类精神史上的钩戈峥嵘,那些欲望的点染和归化,最终不过是过江之鲫的体现。这部影片的画面和色彩很好的烘托了欲望的分量和氛围,从而揭示出影片的深度精髓,也标示了女主角袈裟舍生赴死的义烈和忠贞。她以生命的力量给予倾颓的男权社会以严重的一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地狱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地狱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