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艾伦:是男一号,也是女一号

吾嘶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性别的话题永远是喜剧创作的一个核心点,处理得好赢得烟花满天彩,处理不好则会成为炸弹毁现场。传统戏剧中常常有女演员饰演“男人婆”,男演员成为“妇女之友”的桥段,屡试不爽,这是出于性别与性格之间的固定观念。而当下“女汉子”和“GAY蜜”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影视剧中都成为普遍的时候,再处理性别话题就难上加难了。从这个角度讲,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羞羞的铁拳》真是“迎难而上”了。

影片宣传中只是简单的性别互换,然而戏剧展开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还有职业身份的互换,本来一个是打假拳,一个是打假的,就有冲突,而且马小是对手吴良的未婚妻,双重冲突;再者,社会环境互换了,马东是艾迪生的老板,又是马小不承认的爸爸;还有性格的互换,艾迪生自甘堕落打假拳混日子,马小有着明确的职业规划。这几重变化都成为艾伦表演上的挑战,老板成了爸爸,对手成了男友,如何处理这种变化,又可信又有层次,艾伦抓住各个细节,在“娘炮”和“女人”之间拿捏尺度,最终塑造出一个男儿身的“成功的女人”。

从最开始的身体特征,举手投足,医院那场戏扭捏地奔跑看起来有些生硬,其实也是变身之初自带的尴尬。然后换衣服和洗澡的部分,把身体的性征和外表...

显示全文

性别的话题永远是喜剧创作的一个核心点,处理得好赢得烟花满天彩,处理不好则会成为炸弹毁现场。传统戏剧中常常有女演员饰演“男人婆”,男演员成为“妇女之友”的桥段,屡试不爽,这是出于性别与性格之间的固定观念。而当下“女汉子”和“GAY蜜”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影视剧中都成为普遍的时候,再处理性别话题就难上加难了。从这个角度讲,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羞羞的铁拳》真是“迎难而上”了。

影片宣传中只是简单的性别互换,然而戏剧展开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还有职业身份的互换,本来一个是打假拳,一个是打假的,就有冲突,而且马小是对手吴良的未婚妻,双重冲突;再者,社会环境互换了,马东是艾迪生的老板,又是马小不承认的爸爸;还有性格的互换,艾迪生自甘堕落打假拳混日子,马小有着明确的职业规划。这几重变化都成为艾伦表演上的挑战,老板成了爸爸,对手成了男友,如何处理这种变化,又可信又有层次,艾伦抓住各个细节,在“娘炮”和“女人”之间拿捏尺度,最终塑造出一个男儿身的“成功的女人”。

从最开始的身体特征,举手投足,医院那场戏扭捏地奔跑看起来有些生硬,其实也是变身之初自带的尴尬。然后换衣服和洗澡的部分,把身体的性征和外表的衣着把异性对异性的眼光抓得很准,异性最初看待异性也就是身体和衣着了,男人要穿什么,女人要穿什么,怎么说话,怎么走路,所以换装的部分其实只是开始想适应,艾伦得穿高跟鞋,翘兰花指,穿“肚脐眼会着凉”的衣服为了演好女人,艾伦向马丽学习撒娇生气,拿水杯时会不经意地翘起兰花指,但与此同时,里面有打拳的戏份,他去做减脂塑身,又花了四个月时间,训练打拳动作。打拳还不是最难的部分,最难的是要出演女生打拳的感觉。

而这些也只是身体适应的部分,最难的是灵魂的适应。吴良家中一场戏,未婚夫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成了打假拳的幕后主使和花心大萝卜,然后对自己一顿臭骂,无比丑陋。虽然顶艾迪生的身躯,但还是作为有尊严和职业女性灵魂的马小,艾伦流下眼泪的那一刻,让我们觉得角色身体和灵魂融为一体了。还有山中给爸爸喂粥的场景,夺过马丽手中的碗,吹一吹勺中的粥,然后喂到马东嘴里,在马小心中这是一种原谅和承认,即使结了艾迪生的身体,但内心的原谅和拥抱更为重要。

完成了身体和灵魂的适应,马小的灵魂和艾迪生的身体融合之后,就要战胜共同的敌人——吴良,所以最后的大战中,无论是要打败作假的对手还是一个渣男前任,就不再是一个耳光可以完成的了。艾迪生抡起铁拳的时候,马小也不再是羞羞的了,断臂求生,永不放弃,那一拳是正义的。那一拳是男一号的,也是女一号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