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内心才是最大的反派

八月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天去电影院二刷了一部电影,不是票房一路飙红的《羞羞的铁拳》,而是成绩蛮差的《缝纫机乐队》(以下简称“缝纫机”)。
  我终于意识到,我也是个快要到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了。
  公号“桃桃淘电影”在评论《羞羞的铁拳》时引用了一张图片,一大群看片笑到模糊的年轻人中,有一个一脸麻木的不和谐者。这几年,我大概常常就是那种角色吧。年轻的时候,喜欢在电影里面找隐喻、找象征、找意义、找方向。后来可能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就在生活之中,每天身边都是真相,就不那么热情了。
  曾经再难看的电影,只要开了头,就一定要看完,心中常存万一有反转的念想,然而现在只要不合胃口,就中途退场。
  这可能是中年的绝望。
  以前别人的评价很重要,一旦自己的理解和大众不同,就先躬身自省,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现在变成真正diss天diss地,就是不diss自己了。
  这可能是中年的倔强。
  今天二刷的时候,坐我右边的一个大叔很困,刚开场就睡着了,并且打呼噜,我觉得他吵到我看片了,就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电影院里还有不少座位,请你找个舒服又不打扰人的位置,好好休息一下。大叔惊愕了,睡意全无地看了看我,走了。
  对...
显示全文
今天去电影院二刷了一部电影,不是票房一路飙红的《羞羞的铁拳》,而是成绩蛮差的《缝纫机乐队》(以下简称“缝纫机”)。
  我终于意识到,我也是个快要到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了。
  公号“桃桃淘电影”在评论《羞羞的铁拳》时引用了一张图片,一大群看片笑到模糊的年轻人中,有一个一脸麻木的不和谐者。这几年,我大概常常就是那种角色吧。年轻的时候,喜欢在电影里面找隐喻、找象征、找意义、找方向。后来可能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就在生活之中,每天身边都是真相,就不那么热情了。
  曾经再难看的电影,只要开了头,就一定要看完,心中常存万一有反转的念想,然而现在只要不合胃口,就中途退场。
  这可能是中年的绝望。
  以前别人的评价很重要,一旦自己的理解和大众不同,就先躬身自省,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现在变成真正diss天diss地,就是不diss自己了。
  这可能是中年的倔强。
  今天二刷的时候,坐我右边的一个大叔很困,刚开场就睡着了,并且打呼噜,我觉得他吵到我看片了,就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电影院里还有不少座位,请你找个舒服又不打扰人的位置,好好休息一下。大叔惊愕了,睡意全无地看了看我,走了。
  对,这样“合理冒犯”的事情也是年轻的我不会做的。
  写影评?我在豆瓣的上一篇影评是八年前的事,渐渐稀薄的表达的欲望,也许正是岁月的礼物吧。

  为啥又写,因为觉得缝纫机的恶评比例离谱了,还是说说电影吧。
  有一些批评,说《缝纫机乐队》“尬摇”,蹭情怀、消费摇滚,我不知道摇滚有什么好蹭好消费的,第一没有一档“中国有摇滚”的爆款综艺;第二除了一个汪峰在“好声音”、“新歌声”里摇滚着,我没见谁真正摇滚进了公众的视线。大家碰瓷都是找奔驰宝马劳斯莱斯,有人往OFO摩拜前面躺的吗?
  一条被顶得很高的短评里面说,“把摇滚和梦想等同起来得有多中二”,这话我听着就不太高兴,我一个1992年就花14块钱巨款买了唐朝第一盘卡带的人,虽然我没有把摇滚当做梦想,但我当时首先想当一个车田正美一样的漫画家,然后也想成为一个金庸一样的通俗小说大师,这些想法好像也挺中二的。
  奥,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部中二的电影了,原来我就是胡亮,我就是程宫、我就是希希爸爸,我就是杨双树啊。
  这个电影不就是在讲述我们的故事吗?!

  “缝纫机”里面有两条线,第一条和现实同构,少年梦想组乐队的胡亮,琴弹得说不上多好,也蛮不错,没有老婆没有女朋友,每天滚一身泥,在招牌都掉了的厂房里修车;键盘手希希爸爸白天上班晚上代课挣钱养家、偷偷摸摸教孩子、打游击一样藏私房钱,躲着练跆拳道的老婆;“吉他大帝”杨大夫,每天老老实实喝茶看妇科,留着收藏的吉他不舍得扔掉,但也不敢再碰,因为还要讨好女儿,不然找夕阳红老伴这件事就泡汤了。
  有人说程宫组队闯关没逻辑,为啥这些人这么牛都沦落了,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生活就是这样的。
  剧中建国爸爸洗手臂上的“摇滚不死”洗了一半,是他还相信摇滚没死吗?不是,因为他现在怕疼。渣滓洞的革命者写着要“把牢底坐穿”,二十二勇士可以飞夺泸定桥,他们怎么这么牛逼,不怕死吗?是啊!有时候梦想这个东西,就是能够生死人而肉白骨的。
  但是在现实的逻辑里,手指头划一个口子,就会疼!洗纹身,就会疼!因为这个疼,再也没有意义了。有梦想但是换不来钱,也会疼到死,所以建国爸爸老老实实去挣钱了。还不忘教育程宫,“建国妈妈病了要换肾,我在街上摇滚一会,能摇出一个肾吗?”
  当然,摇不出来,这个理由太他妈强大了,于是一下子就把程宫打败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和我们讲道理的。
  这条线是“缝纫机”现实主义的A面,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当程宫坐在出租车里听到摩托呼啸而过,“都选C”在飘荡在北京冷漠的空气里时,他就不会下车,这个故事,大家散了就散了。
  然而第二条线索出现了,超现实主义的欢乐像一道光,洞穿了混沌琐碎灰暗的现实:程宫回到集安,重组乐队,完成930演唱会,每个人都嚎叫,唱到飙泪。
  所以这个现实主义的悲剧变成喜剧了吗?
  没有啊,朋友们!因为走出电影院,我们还是我们自己。那个带着梦想的小胖子并没有打败工资、加班、奖金、升迁、孩子、老人、时间,他依然被孤独地留在时间的长河中啊!

  这电影有两个情节,让我忍不住眼眶湿了。
  第一个,是刚才说到的,程宫在北京的街头,听到集安小城里的歌声,他背叛了友情、爱情和理想,因为那些都是不切实际的东西。在现实的逻辑里,这个世界不值得信任,所以摩托情侣停机了肯定是卷了钱跑了,想给人家充一百块钱的胡亮就是脑袋进水!他不断说服自己,就这样一往无前。
  可是,万一,如果,那一切脆弱的美好都是真的呢?印着“缝纫机乐队”的旗子真的在摩托后座上飘起来了呢?
  你这样杀死那个曾经天真的自己,对吗?
  这些过去的过去的过去的事,我们早忘了。
  在电影里,大鹏问出来了。
  第二个,是缝纫机乐队被困消防车,危机关头,建国和希希两个电话,建国爸爸和希希妈妈各率一路人马狂奔而至。王劲松饰演的建国爸爸跑得那么认真、那么决绝、那么努力,真是把我看哭了。
  这不是一个喜感十足的情节吗?你的泪点好奇怪啊!
  是啊,就是这么奇怪,丁建国的爸爸是个反派,缝纫机乐队破坏他的拆迁开发计划,他不是应该处处使坏吗?张发财他爸投资了他的公司,他不怕张发财老爸撤资吗?他咋就这么跑出来了?丁建国不是和父亲关系非常差吗?这个时候怎么想起爸爸了?是啊,为啥啊,一路狂奔啊!为了自己女儿的召唤欣喜若狂,啥都不要了,这太中二了吧!
  可是,好想要这样的中二啊!
  就像最后的公演,哪儿呼啦啦就来了万把人,怎么人群呼啦啦就闪开,就露出四十架架子鼓,哪整出来的,不能够啊!大鹏上窜下跳地唱“不再犹豫”,缝纫机乐队整个开始飙泪,然后黄贯中出来、叶世荣出来了,然后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都在下面欢呼,打手赵英俊弹吉他也就罢了,大傻子张发财也在下面为建国总打call,导演脑子错乱了吧!
  并没有。

  这个超现实的场景和影片的逻辑是一致的。
  现实中,并没有缝纫机乐队,也没有摇滚公园,更没有万人大合唱“不再犹豫”,我们有过的梦想,可能最多在酒后讲一讲。我们稍微认真一点,就会发现,这部电影里面甚至没有真正的反派,不仅仅是缝纫机乐队,所有人,就连建国爸爸、张发财,自始至终,都在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爱情、女儿)毫无保留的打call。
  相比炫目的特效和“漏洞百出”的情节,这才是全片最不合逻辑的设计啊!
  但是我想谢谢大鹏,想谢谢他的“没有逻辑”,谢谢他的中二和这部中二的电影。
  相信你的内心,相信那或许微弱,但依然存在的光亮。
  这个世界没有反派,你的内心就是最大的反派。
  这个善意的、柔软的世界,才是天真和梦想的故乡。
  
  相信,一切故事都是真的。
323
1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7)

查看更多回应(87)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