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乐队》:搞笑与情怀之间,隔着一个大写的“尬”

黑泽明不怕黑

大鹏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搞段子剧容易,搞喜剧电影不是一般地难。可喜的是,大鹏的作品,越来越像电影了!

从《煎饼侠》的纯卖概念,到《父子雄兵》的艰涩生硬,再到这部《缝纫机乐队》,电影的模样越来越清晰,完成度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但从搞笑功力上来看,《缝纫机乐队》仍欠火候。很多人说,《缝纫机乐队》跟《煎饼侠》很像。其实,单论搞笑,后者比前者更占优势。因为《煎饼侠》有一个讨巧的壳:攒明星拍电影,整部电影都在拍电影。既然是拍电影,它的情节就可以夸张,可以放飞脑洞,可以强行制造让观众感觉爆笑的巨大反差。比如让东北F4穿上卡通人物的衣服,这其实是很夸张很low的笑料,但因为是电影里面在拍电影,观众接受起来就容易多了——是很假,但人家在拍电影呢——只要观众不较真,就会痛快地笑出来。

反观《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就缺少这个概念上的优势。创业青年还不上债,摇滚青年想组乐队,这都是很接地气、很贴近生活的背景,你稍微表现的夸张些,观众就觉得你是在故意挠痒,无形之中对编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为了搞笑,大鹏依然在用大开脑洞的段子,来建构搞笑场景,这就叫“外插花”,观众会认为,你的搞笑已经“失真...

显示全文

大鹏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搞段子剧容易,搞喜剧电影不是一般地难。可喜的是,大鹏的作品,越来越像电影了!

从《煎饼侠》的纯卖概念,到《父子雄兵》的艰涩生硬,再到这部《缝纫机乐队》,电影的模样越来越清晰,完成度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但从搞笑功力上来看,《缝纫机乐队》仍欠火候。很多人说,《缝纫机乐队》跟《煎饼侠》很像。其实,单论搞笑,后者比前者更占优势。因为《煎饼侠》有一个讨巧的壳:攒明星拍电影,整部电影都在拍电影。既然是拍电影,它的情节就可以夸张,可以放飞脑洞,可以强行制造让观众感觉爆笑的巨大反差。比如让东北F4穿上卡通人物的衣服,这其实是很夸张很low的笑料,但因为是电影里面在拍电影,观众接受起来就容易多了——是很假,但人家在拍电影呢——只要观众不较真,就会痛快地笑出来。

反观《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就缺少这个概念上的优势。创业青年还不上债,摇滚青年想组乐队,这都是很接地气、很贴近生活的背景,你稍微表现的夸张些,观众就觉得你是在故意挠痒,无形之中对编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为了搞笑,大鹏依然在用大开脑洞的段子,来建构搞笑场景,这就叫“外插花”,观众会认为,你的搞笑已经“失真”,已经脱离情节之外了。比如,范伟那部分,毫无铺垫,上来强行搞笑,就显得很生硬。但没办法啊,接地气的生活哪有那么多搞笑的东西,只能靠段子。

再多说一句,段子本身并没有错,段子是搞笑的基本单位。问题在于,你能不能有一个结构把段子包进来,能不能让段子揉进情节里,能不能让段子符合人物的性格。好的喜剧编剧会把段子“伪装”成电影的零部件,组成电影的整体。

相较之下,开心麻花的作品就很聪明——巧妙的选择了“奇幻喜剧”作为电影类型,避开了脱离现实容易假的雷区。不论是穿越还是男女互换身体,只要我这个前提成立,我再怎么夸张,都是成立的,就不会是外插花的段子,观众接受起来也会很顺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奇葩人设。人物的性格奇葩,他做的事,反差就大,编剧的脑洞就能派上用场。我们可以发现,大鹏的三部电影,搞笑功劳簿上少不了一个名字——乔杉。有点2、有点娘、有点贫的奇葩人设,使他在搞笑方面游刃有余。在《缝纫机乐队》里,乔杉也是个奇葩人物,说话特别没6,“老天爷太顽皮了,怎么就把你安排到我的床上!”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会让人感到腻歪,但在乔杉嘴里说出来,味道刚刚好。

奇葩人设不是高级的喜剧形式,爆笑程度却不差。但比较微妙的是:如果剧中的核心人物是奇葩人设,整部电影就会被定性为无厘头电影。不是说无厘头电影低级,无厘头电影也可以很经典。问题是你的电影类型是什么?《缝纫机乐队》肯定不属于无厘头电影。那我们来讨论,电影里的乔杉和大鹏谁是男一号?从电影名以及最后的结尾来看,大鹏更像是男一号。但从整个故事推进来看:大鹏是乔杉请来的乐队经纪,想组乐队的是乔杉,想保住大吉他的是乔杉,最后大吉他被推倒时,痛哭流涕的是乔杉,这么来看,男一号分明是乔杉!

那么,乔杉是男一号有什么问题呢?我们前面分析了,乔杉属于奇葩人设,观众对于奇葩人物,会放声笑出来,但不会对他产生移情,不会代入人物,不会与他同呼吸共命运。这一点很容易被忽略,但其实很重要。我们回顾周星驰的电影,那些让观众动容的角色,一定不是奇葩人设,而是一个正常的人。《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喜剧之王》里的伊天愁。与之相对比的《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安、《国产凌凌漆》里的猪肉王子,你会为他落泪吗?他就是一个搞笑人物而已。

同理,在《缝纫机乐队》里,乔杉看到大吉他被推倒,嘴里哭着说“坏人”时,本来很感伤的场景,观众却感到一丝尴尬。因为,这个搞笑的人物,突然玩煽情,掉眼泪,观众猝不及防,难以接受。观众心想:好好搞笑不行吗?

同样是那场雨戏,大鹏雨中愧疚的一幕,反而让人触动。其实,大鹏这个经纪人的形象,是比较扎实的人物形象。比前两部里面,只会抖机灵的人设,强了太多。由他来负责煽情,才是合适的选择。

总之,乔杉这个人物负责搞笑就可以了,非要通过他来玩走心的套路,人物一下子分裂了。乔杉哭的越惨,观众越觉得尴尬。煽情过猛,就是这个原因。

说到煽情,看人家《喜剧之王》怎么表现的。伊天愁把剧本交给片方,却又不忍心,于是拿住剧本不肯松手,硬是把纸划出痕迹来,期间天愁没有一句台词。相比之下,《缝纫机乐队》里,还要整出:“坏人!坏人!”的煽情台词,反而刻意了。

论搞笑、论煽情,大鹏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电影界有句常说的话:导演出道后的前三步电影,决定了这个导演今后走向。从大鹏的这三部作品来看,客观地说,大鹏的努力值得尊敬,但在喜剧这条道上,大鹏是平庸的。更可悲的是,放眼中国喜剧圈,不平庸的能数出几个?

更多喜剧研究分享,请关注公众号[喜剧杂货铺],公众微信号:hahadu66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