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残酷美丽

Vera

看到Cersei毫无逻辑地不杀Tyrion还同意联手打鬼子,还以为《权游》也掉进了团结—分裂—团结的复仇者联盟套路。看到瑟后转眼翻脸,摆出了一贯的阴险恶毒,担心神剧落入俗套的我这才和Cersei一起笑了。

Jaime可以说是洗白界的马云了吧,夕阳下持枪屠龙的剪影迷碎了多少少女的心,他用独手在记录Kingsguard的史书上书写自己的一页。“我们不能选择自己所爱的人”他在年少时爱上了狠毒的Cersei,为了这份扭曲的爱可以把七岁的男孩推向死亡。直到他华丽的黄金战袍被Greenboy Robb脱下,活在自己的屎和尿里,在狮家的傲慢碎了一地、他视之为生命的右手被残忍砍去后,他倒在Breinne的怀里——拥有“金钱换不来的忠诚”的美人Breinne,那也可能是他的模样——如果没有爱上胞姐,如果誓言中的忠于君主和保护弱者没有矛盾。Breinne把他从深渊中救赎,他在屎、尿和血中获得了新生,他失去了让他的骑士之名遐迩七国的右手,却涅槃重生,再次成为了真正的骑士。拾起了荣誉却丢不开爱情,他回到Cersei身边,站在光明和黑暗的边缘。

濒临剧终,Dany带着军队回到了维斯特洛,囧雪从Bastard of Winterfell熬成了King in the North,冰火相遇,Bran竟然能看穿过去现在,Sansa...

显示全文

看到Cersei毫无逻辑地不杀Tyrion还同意联手打鬼子,还以为《权游》也掉进了团结—分裂—团结的复仇者联盟套路。看到瑟后转眼翻脸,摆出了一贯的阴险恶毒,担心神剧落入俗套的我这才和Cersei一起笑了。

Jaime可以说是洗白界的马云了吧,夕阳下持枪屠龙的剪影迷碎了多少少女的心,他用独手在记录Kingsguard的史书上书写自己的一页。“我们不能选择自己所爱的人”他在年少时爱上了狠毒的Cersei,为了这份扭曲的爱可以把七岁的男孩推向死亡。直到他华丽的黄金战袍被Greenboy Robb脱下,活在自己的屎和尿里,在狮家的傲慢碎了一地、他视之为生命的右手被残忍砍去后,他倒在Breinne的怀里——拥有“金钱换不来的忠诚”的美人Breinne,那也可能是他的模样——如果没有爱上胞姐,如果誓言中的忠于君主和保护弱者没有矛盾。Breinne把他从深渊中救赎,他在屎、尿和血中获得了新生,他失去了让他的骑士之名遐迩七国的右手,却涅槃重生,再次成为了真正的骑士。拾起了荣誉却丢不开爱情,他回到Cersei身边,站在光明和黑暗的边缘。

濒临剧终,Dany带着军队回到了维斯特洛,囧雪从Bastard of Winterfell熬成了King in the North,冰火相遇,Bran竟然能看穿过去现在,Sansa在经过两次婚礼后彻底不再是那个冒粉红泡泡的傻女孩,Arya成为了无面者,回到了Winterfell,猎狗因火而逃却在为火神做事,弑君者在Cersei膝下流露出真骑士的孤独与彷徨。每个人的人生都有戏剧性的变化,意料之外,清理之中。再看许多人物的死亡,都有鼎铛玉石金块珠砾、玩弄权术善变逢迎的王熙凤卿卿性命就被一张草席裹了抛却的冲撞式悲剧感。为了荣誉而活的Ned在天下人面前承认了莫须有的罪名,挂着臭鸡蛋和白菜的头被肮脏的刽子手砍下,摄政王的头颅插在枪上俯视他打下的江山;Robb和Catelyn这条线代表一切美好,从容优雅的Lady of Winterfell有勇气、智慧与爱,年轻的少狼主骁勇善战,百战百胜,与异乡的美人留下歌手们可以传唱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在老而丑的Warden Frey手中化为乌有,“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血色婚礼,现在想起仍是心惊和叹息;Tywin文能治国,武能治天下,老狮子不断念叨着死后能永存的是家族,却被儿子杀死在马桶上,一世英名和屎尿混在了一起;Little Finger机关算尽,从被Brandon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到离铁王座不远,他嘴角始终挂着嘲讽的微笑,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看透了权力的游戏之道,却在自己的诡计、自己栽培的棋子中失手送命,他是Kingslanding的生物,在君临可以活很久,却不熟悉北境人“孤狼死,群狼活”的做事规则;小玫瑰比高庭的玫瑰还要美,她有荆棘女王的指导和保护,有百花骑士的爱和帮助,有足够的智慧在Red Keep游刃有余,有不至于太恶毒以致祸国殃民,她是GrowingStrong的金色玫瑰,在磨倒了Cersei和Loras的打麻雀手上仍开得灿烂,终带着她的雄心死在绿莹莹的鬼火之中,尸骨无存。

正如张佳玮所说的,“Robb做错了很多决定,他死了;小玫瑰做对的一切,也死了”。这场权力的游戏变化无常、扑朔迷离,发生的事情太多,造成的结果太复杂,规则却很简单——You win or you die。残酷与无常正是它的魅力吧。

P.S.一点瞎扯:

_第七季开启剧情飞行模式,除视觉效果以外的剧集质量直线下降。可还是特别好看,因为故事已经太多了,随便的一次会晤都包含了太多令人心悸的新仇旧恨。

_预言家说Cersei一共只有三个孩子,再加上科本已经把魔山搞成了一个Frankenstein,总觉得Cersei会生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

_写篇东西暑假开始写,中秋才写完。高三了,惨啊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