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摇滚之城!

《摇信&摇豫》
趁着难得的放假休息,一个人跑去影院看了这部片子。之前看过的摇滚电影也不少,但大都是悲剧结尾,象《北京乐与路》、《昨天》、《那些五脊六兽的日子》、《摇滚英雄》等等。而这部是唯一让我在开怀大笑中看完的摇滚电影。

笑归笑,看后却有种难言的酸楚,因为它让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段往事... ...

我现在所住的城市叫信阳,很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支名叫暗核的乐队,信阳的早期摇滚几乎可以称之为“暗核时代”,可惜一直没能见到真身。直到09年豆瓣火起来后,才在豆瓣联系上。记得第一次线下见面的时候还担心乐手对歌迷看不上眼什么的,结果一见面哥几个都很随和,还真有点像电影刚开始破吉他乐队接受采访时的那股憨劲,不过暗核成员比破吉他显得落落大方多了。

然后他们把我拉进了一个本地乐手QQ群,这才发现信阳不止有暗核,还有很多各种不同风格的乐队:带点民谣风的“氧气”、低调另类的“荒孓”、英式的“城市边缘”、年轻有活力的“朋克蚂蚁”、有女孩参与的“定向”、高中生乐队“亮亮虫”... ...加上那两年他们经常结伴在市文化宫附近举行演出,贴吧豆瓣频繁发帖,本土摇滚的氛围弄的是热火朝天,一时间叫人觉得遥不可及的摇滚时代已经...
显示全文
趁着难得的放假休息,一个人跑去影院看了这部片子。之前看过的摇滚电影也不少,但大都是悲剧结尾,象《北京乐与路》、《昨天》、《那些五脊六兽的日子》、《摇滚英雄》等等。而这部是唯一让我在开怀大笑中看完的摇滚电影。

笑归笑,看后却有种难言的酸楚,因为它让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段往事... ...

我现在所住的城市叫信阳,很早就听说这里有一支名叫暗核的乐队,信阳的早期摇滚几乎可以称之为“暗核时代”,可惜一直没能见到真身。直到09年豆瓣火起来后,才在豆瓣联系上。记得第一次线下见面的时候还担心乐手对歌迷看不上眼什么的,结果一见面哥几个都很随和,还真有点像电影刚开始破吉他乐队接受采访时的那股憨劲,不过暗核成员比破吉他显得落落大方多了。

然后他们把我拉进了一个本地乐手QQ群,这才发现信阳不止有暗核,还有很多各种不同风格的乐队:带点民谣风的“氧气”、低调另类的“荒孓”、英式的“城市边缘”、年轻有活力的“朋克蚂蚁”、有女孩参与的“定向”、高中生乐队“亮亮虫”... ...加上那两年他们经常结伴在市文化宫附近举行演出,贴吧豆瓣频繁发帖,本土摇滚的氛围弄的是热火朝天,一时间叫人觉得遥不可及的摇滚时代已经来临!

这不就是座摇滚之城吗?!

通过聊天,我也知道了乐队为了生存甚至去过县里为猪肉超市的开业庆典助兴演出!其他年轻乐队也做过婚礼庆典伴奏什么的。这和电影里去敬老院、工地、幼儿园演出的情节简直如出一辙!想想也挺逗的!

2011年,《摇滚信阳》网刊发行,我想从个人的角度去记录这座城市的摇滚。一年一期,一共做了5期。在第2期的时候,杂志加入了新成员白王三,他就是后来郑州雷米乐队的经纪人。

他不像电影中的程宫那样圆滑世故,白王三是一位典型的理想主义者,骨子里有一股子冲劲!具有极强的策划与协调能力,曾多次参与组织线下乐友聚会活动。他还挺适合做经纪人这个行业的,雷米这几年的蜕变成长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2012年末,信阳第2届摇滚音乐节选择在市职业技术学院举办。演出过程中有人向观众扔石头之类的东西,砸伤了台下一位小姑娘。有人报了警,演出只好提前结束。在最后一首歌曲中,台下几名观众手拉手围成一团疯狂的在场下旋转,以此来宣泄着对权制的不满!随后演出改在烧烤摊继续,没有音响,没有舞台,大家一直在合唱,像极了电影中的最后一幕!

2014年初,暗核乐队的吉他手李伟因病去世。得知噩耗的白王三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如此伤感的事件让我们不得不反思生命的脆弱与存在的意义。我在安慰小白的时候向他吐露了自己的一次自杀往事,那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逼你去死的那些所谓亲人,难道热爱音乐真的比杀人犯更可恨吗?!

记得当年喝下220片安眠药的那一天,是4月8日。懂摇滚的都知道这是什么日子,但我也忘了是刻意选择那一天还是那一天顺其自然的到来?

李哥的离世是一个分水岭,2014年后信阳鲜再有摇滚演出。暗核的主唱叶林那一年转变成民谣歌手,发行了专辑《幸福》。

2015年初在制作第5期杂志的过程中,很意外和副主编白王三联系不上了。无论是QQ还是微博,都没有回音,看到他的微博一直在更新,给他发私信却没有任何回复。也许现在是微信的时代,大家都在微信上联系了。可我一直认为微信是现代人的电子海洛因,个人很少用。所以,慢慢的我和朋友圈有些脱节了。

杂志副主编的退出,对我是个打击。因为我不知道退出的原因,更没法联系上他。我这才发现,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后来在一些线下活动中发现,有不少人也开始不理我了。或者说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没法再交流下去。只有叶林还和我一见如故,就象一根救命稻草,维系着我对这座摇滚之城的最后一丝眷恋。

有可能小白不再想继续做杂志了,或者是那个自杀的故事吓到了他;也有可能很多人对当地某个LiveHouse颇有微词,而我却曾经大力举荐过它;还有在一些事情上我没有考虑到大家的面子,比如2015年初的一次乐队专辑首发演出中,我却拿着自己的个人EP(当时也是刚发行不久)在现场到处赠送... ...

就这样我从本地摇滚圈子里知趣的消失,杂志停刊,删除了所有QQ好友,退出了所有QQ群,再也没打扰过他们。当年摇滚群还组织过一次募捐款,从第3期起,每年都会在杂志中说明用途和余额,最后剩下了25元钱。现在这笔钱还在我手里,纸条上还写着当年捐款者的名字,他们的故事被我永远封存在了唱片箱中。

箱子里除了各种唱片和募捐记录,还有这些年在各种酒吧看演出时的门票收藏,包括2010年信阳首届地下音乐节、信阳师范学院首届校园摇滚节、李晋在ACDC俱乐部的演出、武汉VOX的白水现场等等。每当翻开唱片箱,这些演出、聚会、喝酒的往事就会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仿佛是一场电影中的某个情节。我就在一旁静静的观看,时刻感慨岁月无声,觉得这才是最美最美的音乐电影!

后来,就像电影里的那些主角一样,我也回到了现实生活。他们在音乐之外,需要爱情、需要家庭、需要一个孩子来延续他们未曾熄灭的梦想。这是一个循环,一种使命的循环!我也一样,在现实中努力的生活、循环,直至老去,让这些故事成为回忆的一部分。

谨以此文,怀念李哥,怀念暗核时代,怀念所有逝去的美好岁月!

再见,我的摇滚之城!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