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传媒无所不能,世上剩下的,除了“楚门”,只有悲哀。

一笑D芳

看罢《楚门的世界》电影,不能不有所感触。但相比于大多数观众比较主流的感慨,给我更强烈震撼的是无所不能的传媒。 在电影里,克里斯托弗领导的传媒班子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可以看到每一个角落,可以指挥所有的人,可以呼风唤雨,甚至于可以像上帝一样主宰每个人的命运。我从不否认传媒之于社会的巨大导向作用,但影片中此导向作用之强大令我震惊,甚至有些恐惧。因为当世上一切受控于媒体时,既是媒体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 首先这无疑是传媒的悲哀。传媒本是一类工具,其根本任务足服务于社会,使人们生活更加便捷舒适。可随着传媒业的发展,在市场经济和拜金主义的催生下,传媒日渐成为一种产业,一棵大有利可图的摇钱树,其根本属性已开始扭曲,其根本目的也已陷入病态。于是,犀利哥、芙蓉姐姐、凤姐、贾君鹏,此类人一经传媒“演绎”,已然成为一种代号,传媒本身的犀利之处正在于,它的渗入,已使一个经过传媒视角“过滤”的人、事或物改变了其原有属性,进而不再是现实中那个人、事、物,而是忽略了其它性质,将其抽象为代表唯一意义的符号。也就是说,我们从网络等媒体中,了解到的那个人、事、物,已不再是其客观存在本身。此类形象在网络上的风靡,渗入...

显示全文

看罢《楚门的世界》电影,不能不有所感触。但相比于大多数观众比较主流的感慨,给我更强烈震撼的是无所不能的传媒。 在电影里,克里斯托弗领导的传媒班子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可以看到每一个角落,可以指挥所有的人,可以呼风唤雨,甚至于可以像上帝一样主宰每个人的命运。我从不否认传媒之于社会的巨大导向作用,但影片中此导向作用之强大令我震惊,甚至有些恐惧。因为当世上一切受控于媒体时,既是媒体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 首先这无疑是传媒的悲哀。传媒本是一类工具,其根本任务足服务于社会,使人们生活更加便捷舒适。可随着传媒业的发展,在市场经济和拜金主义的催生下,传媒日渐成为一种产业,一棵大有利可图的摇钱树,其根本属性已开始扭曲,其根本目的也已陷入病态。于是,犀利哥、芙蓉姐姐、凤姐、贾君鹏,此类人一经传媒“演绎”,已然成为一种代号,传媒本身的犀利之处正在于,它的渗入,已使一个经过传媒视角“过滤”的人、事或物改变了其原有属性,进而不再是现实中那个人、事、物,而是忽略了其它性质,将其抽象为代表唯一意义的符号。也就是说,我们从网络等媒体中,了解到的那个人、事、物,已不再是其客观存在本身。此类形象在网络上的风靡,渗入到我们的生活,于是,各传媒机构也处心积虑制造噱头来吸引外界目光。利益,正一步步攀升为衡量传媒行为的准绳;金钱,竟一点点化为测量争议的标尺。传媒人的目标由惠众转变为盈利,就这样,传媒业乱了,舆论导向乱了。在影片的最后,楚门找到了通往真实世界的出口,而克里斯托弗却苦口婆心劝其留下。我想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守住楚门这棵摇钱树,至于那些貌似恳切的话语,只是为自己肮脏的欲望涂抹的貌似真诚的假面而已。 另一方面,在传媒控制下的社会众生更是悲哀的。他们丢失了自己的生活,影片中有许多人昼夜厮守在电视机旁,关注着这部特大肥皂剧主人公楚门的一举一动,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他们成了传媒人手中的提线木偶,被别人所左右,而迷失了自我。现实生活中,有人为了偷菜而放下关键工作,有人因沉溺于游戏而轻生自杀,这不是悲哀是什么?!这不是愚蠢是什么?!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精神世界是极度空虚的,我们的文化修养是与社会的进步脱节的,因此必然产生集体的浮躁化、无聊化、庸俗化,这一切不能全归罪于传媒,但它的确难辞其咎,因为它并没有履行好丰富人们精神生活、提高人们文化学养的职责,它只得与社会一道陷入悲哀。 《楚门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但确有现实社会的影子,它向我们展示了一群悲哀的演员,一帮悲哀的提纯木偶表演者,还有一群悲哀的观众。这中间,恐怕只有楚门才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trueman。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楚门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楚门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