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 7.9分

亲人是推倒他们的最后一把力量

hae

我的小姨因神经病自杀,那年我高二。以前总听姥爷说小姨有病,听妈骂小姨叫她别胡思乱想,振作起来。那时候,抑郁这个词不那么流行,也没人愿意去倾听抑郁症患者的心理,亲人的态度是把他们推进深渊的最后一把力量。

我记得那个下午,下了一星期的雪,终于见到阳光,冬日阳光照在身上很暖,我接到妈妈电话说小姨出事了。我飞奔到出租房里,看到她正被抬上担架,她瘦骨嶙峋,眼窝深陷,嘴唇紫黑,颧骨突起。护士告诉我,她的血压太低量不出来,必须送去医院。

我转头回屋拿医保卡的时候,看到床头那碗胡辣汤,汤上浮着冰渣,屋里凉气袭人。小太阳断了电,电褥子也没有开。回到医院我妈说,小姨嘴里含着上星期喂给她的胡辣汤,一直不咽。

我转头看病床上的小姨,皮肤松弛,全是骨架,就像专门被剔过肉的鸭架,眼睁大大睁着,不张嘴不说话。

往后的日子里,我每天中午放学都来医院,妈每次都喂饭,小姨都不张嘴,就算扒开她的嘴灌进去,她也不下咽。生命只靠营养液维持。

我哭,我求她,求求她吃饭,求求她争气,求求她等我长大,我会照顾她。一个星期后,小姨走了,是被饿死的,是她自己饿死了她自己。

小姨走后,妈天天哭,说小姨命...

显示全文

我的小姨因神经病自杀,那年我高二。以前总听姥爷说小姨有病,听妈骂小姨叫她别胡思乱想,振作起来。那时候,抑郁这个词不那么流行,也没人愿意去倾听抑郁症患者的心理,亲人的态度是把他们推进深渊的最后一把力量。

我记得那个下午,下了一星期的雪,终于见到阳光,冬日阳光照在身上很暖,我接到妈妈电话说小姨出事了。我飞奔到出租房里,看到她正被抬上担架,她瘦骨嶙峋,眼窝深陷,嘴唇紫黑,颧骨突起。护士告诉我,她的血压太低量不出来,必须送去医院。

我转头回屋拿医保卡的时候,看到床头那碗胡辣汤,汤上浮着冰渣,屋里凉气袭人。小太阳断了电,电褥子也没有开。回到医院我妈说,小姨嘴里含着上星期喂给她的胡辣汤,一直不咽。

我转头看病床上的小姨,皮肤松弛,全是骨架,就像专门被剔过肉的鸭架,眼睁大大睁着,不张嘴不说话。

往后的日子里,我每天中午放学都来医院,妈每次都喂饭,小姨都不张嘴,就算扒开她的嘴灌进去,她也不下咽。生命只靠营养液维持。

我哭,我求她,求求她吃饭,求求她争气,求求她等我长大,我会照顾她。一个星期后,小姨走了,是被饿死的,是她自己饿死了她自己。

小姨走后,妈天天哭,说小姨命苦。我现在回想小姨生前,虽然得到了妈在生活上的照顾,却没有人真正理解她的苦楚。家人不停地逼迫她振作,这种压力和期望变成压倒她的最后力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一念无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念无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