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错置的多重人生——谈《羞羞的铁拳》中艾伦的表演

阿木
2017年的国庆档,一度被认为是“史上最挤”,即使《芳华》、《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等先后退出这档期,依然有喜剧片《羞羞的铁拳》、动作片《追龙》、政治悬疑片《英伦对决》等先后入市加入了竞争,其中《羞羞的铁拳》已经直奔10亿,遥遥领先于同期其它作品,成为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后的又一个“奇迹”。影片成功的因素不少,也被不少人分析提及,不过本文想要谈的则是,作为第一主角的艾伦的表演。
在这两年的“爆款”电视剧里,时常被提及的一个词是“大女主”,也就是说女主角在该作品里是卡里斯玛式人物,男性角色则主要围绕着她展开,也在无形中多多少少的表现出大女主/小男人的痕迹。《羞羞的铁拳》从片名上就将传统里较为阴柔的“羞羞”与阳刚的“铁拳”并置,但幸好没有陷入俗不可耐的大女主或小男人的套路之中,而让主人公在机缘巧合下被身份/性别错换,并遵循于他们的各自的个性、人生轨迹,不断的衍生出新的可能,既完成了人物的成长、变化,更产生了一系列的笑果。
单纯从人物的外形来看,艾伦扮演的是当年梦想着成为拳王的艾迪生,及由正义感十足的记者马小置换身体后的艾迪生(身体还是艾迪生这副身躯,灵魂则是马小),但对于演员艾伦来说,他至...
显示全文
2017年的国庆档,一度被认为是“史上最挤”,即使《芳华》、《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等先后退出这档期,依然有喜剧片《羞羞的铁拳》、动作片《追龙》、政治悬疑片《英伦对决》等先后入市加入了竞争,其中《羞羞的铁拳》已经直奔10亿,遥遥领先于同期其它作品,成为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后的又一个“奇迹”。影片成功的因素不少,也被不少人分析提及,不过本文想要谈的则是,作为第一主角的艾伦的表演。
在这两年的“爆款”电视剧里,时常被提及的一个词是“大女主”,也就是说女主角在该作品里是卡里斯玛式人物,男性角色则主要围绕着她展开,也在无形中多多少少的表现出大女主/小男人的痕迹。《羞羞的铁拳》从片名上就将传统里较为阴柔的“羞羞”与阳刚的“铁拳”并置,但幸好没有陷入俗不可耐的大女主或小男人的套路之中,而让主人公在机缘巧合下被身份/性别错换,并遵循于他们的各自的个性、人生轨迹,不断的衍生出新的可能,既完成了人物的成长、变化,更产生了一系列的笑果。
单纯从人物的外形来看,艾伦扮演的是当年梦想着成为拳王的艾迪生,及由正义感十足的记者马小置换身体后的艾迪生(身体还是艾迪生这副身躯,灵魂则是马小),但对于演员艾伦来说,他至少扮演了四个不同个性的“人物”:打假拳混日子的艾迪生,知道当年真相后要重新证明自己的艾迪生,正义感十足的记者马小/艾迪生,以及知道未婚夫的真面目、当年真相的马小/艾迪生。这四个人物之间的个性差异很明显,就以那一场马小/艾迪生为了马东而去火锅店谈判的戏来说,艾伦扮演的是已经变身为艾迪生的马小(思想、灵魂上是马小),而面前的未婚夫、“拳王哥哥”并不知情她的真实身份,于是以不屑的口吻说出了当年艾迪生的“打假拳”及比赛结果的真相,这对于马小来说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因为她一直以来以报道真相为原则,但在无形中成为了帮凶陷害了艾迪生;另一方面,这时候的艾迪生也不能暴露出自己的灵魂已经是马小的真相,于是以眼神、细微的动作表现出了内心的悔恨、愤怒。
而多年的话剧表演经验,则让艾伦演绎艾迪生时更加的轻车熟路,尽管话剧与电影属于两种不同的艺术形态。虽然说拍摄电影时也会有彩排或者NG重拍,但相比之下,排演话剧更是一次次的彩排、不断的根据现场观众的反应来进行即兴的修改、表演,这也就使得艾伦与艾迪生这两个“人物”,在现实生活里已经不断的交织,自然的增强了角色的可信度、演员表演的精彩度。
法国哲学家西蒙·德波娃曾经说过,女人的生理并不足以为她建立一个肯定的、必然的命运,不足以构成男尊女卑,不足以解释为什么女人沦为“她者”;而男人作为主题则无既定的位置,他随意而行,制造自身;男人不是一种天然的族类,他说一个历史概念,女人不是一个既定的现实,而是在不断成就中。不知道《羞羞的铁拳》在创作时是否也受到了西蒙·德波娃的启迪、影响,但艾伦的精彩表演,让那四个不同个性的人物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举手投足之间演绎出了制造自身、不断成就,既有成长又不断的产生出笑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