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名流真人秀

小冷门

大鹏做娱乐节目出身,因而擅长做娱乐节目。

他的导演处女作,《煎饼侠》,是一档名副其实的电影圈名流真人秀。

第二部《缝纫机乐队》,称它是摇滚圈名流真人秀,亦算得上实至名归。

被请到电影中客串的摇滚乐手,来自这些名头响当当的乐队——

黑豹、超载、二手玫瑰、麦田守望者、新裤子、唐朝……

压轴亮相的,是Beyond乐队的黄贯中和叶世荣。

这些人在电影中出现,被观众辨出,本身就构成一种笑料;大鹏找角儿时候要花费的精力,一定在构思段子阶段就节省出来了。

从主体剧情来看,《缝纫机乐队》完全就是《煎饼侠》的翻拍版——

都是一个心怀梦想的屌丝,为了圆梦,请来一堆奇奇怪怪的人,一起追梦,最后,好梦成真。

这胡乱拼凑的两个团队,还以一种不算完全的方式奇妙地对称着。

比如说,都有老头。

在《煎饼侠》中,一个老头加入到大鹏的表演团队,同时,他还是一个小卖部老板的父亲,为所有主创提供饮料支持。

到《缝纫机乐队》,这个角色一分为二:一个是吉他手杨双树,另一个是为乐队提供赞助的超市老板。

再比如说,都有一个个高貌美、身后站着金主的女孩:女演员杜潇潇和贝...

显示全文

大鹏做娱乐节目出身,因而擅长做娱乐节目。

他的导演处女作,《煎饼侠》,是一档名副其实的电影圈名流真人秀。

第二部《缝纫机乐队》,称它是摇滚圈名流真人秀,亦算得上实至名归。

被请到电影中客串的摇滚乐手,来自这些名头响当当的乐队——

黑豹、超载、二手玫瑰、麦田守望者、新裤子、唐朝……

压轴亮相的,是Beyond乐队的黄贯中和叶世荣。

这些人在电影中出现,被观众辨出,本身就构成一种笑料;大鹏找角儿时候要花费的精力,一定在构思段子阶段就节省出来了。

从主体剧情来看,《缝纫机乐队》完全就是《煎饼侠》的翻拍版——

都是一个心怀梦想的屌丝,为了圆梦,请来一堆奇奇怪怪的人,一起追梦,最后,好梦成真。

这胡乱拼凑的两个团队,还以一种不算完全的方式奇妙地对称着。

比如说,都有老头。

在《煎饼侠》中,一个老头加入到大鹏的表演团队,同时,他还是一个小卖部老板的父亲,为所有主创提供饮料支持。

到《缝纫机乐队》,这个角色一分为二:一个是吉他手杨双树,另一个是为乐队提供赞助的超市老板。

再比如说,都有一个个高貌美、身后站着金主的女孩:女演员杜潇潇和贝斯手丁建国。

两部电影里,男性都是软弱的,而正是这两个女孩,在男主人公想要退缩的时候,责斥他们,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

不过,也同样是从她们那里,引来了男主人公追梦路上最重大的阻力。

《煎饼侠》里,是爱慕杜潇潇的黑社会大佬,他为了追这个女孩,向大鹏提供拍摄资金,拍摄中途,他决定撤资,并向大鹏索债。

《缝纫机乐队》里,是丁建国的父亲和喜欢丁建国的公子哥张发财。这位父亲是个地产商,他想拿的地,正好是乐队想保护的吉他广场;至于张发财,他之所以为难乐队,则纯粹是因为爱情。

按布莱克·斯奈德的电影类型理论,《缝纫机乐队》(以及《煎饼侠》)的剧情模式,属于「金羊毛型」——

一个团队,为了一个愿望,走上一条道路。

大鹏深谙这套剧情模式的魅力所在,他知道怎样塑造团队成员,会让观众在每一位成员出场时,发出阵阵欢呼。

老中医,不新鲜,但如果他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吉他大师,那我们便没有理由不感到激动。

冷傲美丽的女贝斯手,不新鲜,但如果她父亲拥有万贯家财,而且还在公司里给她安排了总裁职位,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这么一个草台班子:老中医、富家美女、小学生、汽车维修工、台湾青年,凑在一起,第一次演奏便奏出一流音乐,谁都会为他们感到雀跃不已。

这样的设置,如同快手上面的民间高手,精准地满足了我们这个时代某种庸俗的猎奇、渴望一夜成功和财富崇拜心理,从而给观众带来了充分的快感。

但这也造成剧本的短板。

既然他们已经这么牛逼了,那接下来又该追求什么、克服什么呢?

没错,大鹏给他们安排了目标,那就是在吉他广场拆除之前,在广场上进行一次演出,唤起集安市民的摇滚热情,保住这座小城的文化地标。

但这根本不是一个有说服力的目标。吉他广场有什么重要的呢?如果是真正热爱音乐,它的拆除,会妨碍他们继续热爱、继续演奏吗?

而阻力,如上文所说,来自地产商,也并不构成真正的阻力。他给了程宫(大鹏饰)一大笔钱,希望乐队取消演出。这简直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有了这笔钱,不是更有利于实现音乐梦想吗?

所以,和《煎饼侠》一样,《缝纫机乐队》的戏剧目标一开始就设置错了。在那部处女作里,主人公之所以要拍电影,是因为他的梦想是当超人,不管对谁来说,这个梦想实不实现,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何必要多此一举呢?要拍电影,梦想就设为想拍电影;要搞音乐,梦想就设为想搞音乐。这样的梦想,大鹏是害怕人们理解不了吗?

而目标设置失当,也使得大鹏忽略了那些更贴近现实、真正可以给主人公造成阻力的困难。现实生活中一个拥有摇滚梦的青年可能遭受的困境,比如说没钱糊口、天赋和经验的缺乏、消极怠惰、没人喜欢、不被理解等等等等,对「缝纫机乐队」来说,根本就不构成问题。

他们不愁资金、天赋超群、热情似火、表演一次比一次成功、身边每一个人都是乐迷——我说,咱们就别叫喊着要实现梦想了好吗,梦想这不已经实现了吗?

在团队逐梦这条明显的叙事线之下,隐藏的实际上是程宫的内心挣扎——

一个唯利是图的经纪人,最终被汽车维修工胡亮的梦想和团队的激情所感染,重新拾起他儿时音乐梦想。

不容否认,他的挣扎确实在一些时刻打动了我们,但同样因为保护地标的梦想太幼稚,因为地产商给出的选择题算不上两难之选,同时也因为胡亮完全被塑造成了一个不受同情的滑稽人物,这条内心线索丧失了该有的感染力。

我想,即便是一个曾经追过摇滚梦的人,也不可能在这部电影里找到太多共鸣,更别说普通观众了。他们不会太同情这部电影里的人物,相反,他们更容易感到的是嫉妒。这对一个意欲投人所好的院线喜剧片来说,意味着全然的失败。

当然,作为真人秀,《缝纫机乐队》还是成功的。可惜的是,每个圈子,也就这么一集,想要看到更多同行业明星,对不起,没了。

不过,我们可以寄望于他的下一部;拍完电影梦、音乐梦,想必大鹏接下来会拍写作梦。

如此一来,就正好构成一个「豆瓣三部曲」,呼应豆瓣网的三个版块——电影、音乐、读书。

到时候,他会请谁客串呢?

8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