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炎 青之炎 8.6分

蜷缩在玻璃格子里的我

Lun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蜷缩在玻璃格子里的我 做着各种各样阴暗的梦 深夜恶意会像水母一般浮上海面 只是黎明前一切都会下潜

从压抑的家庭中走来 带着对继父曾也的厌恶 那个男人打破着原本的其乐融融 有什么东西 开始偏离原本的轨道 向着不知名的方向疾驰

荀子说人性本恶 小时候不受宠 看到爷爷一直在吃药 一次偶然知道某两种药一起吃会致死 便幻想买来这两种药以假乱真掺进去 就可以让爷爷快点死掉了 那时心中只有爷爷对自己的恶言相向 包括欺负自己的同学 也曾经把铅笔芯用小刀一点点削成粉末 放到喝水的杯子里 看她们喝过 静静地等待着目睹铅中毒而亡的惨状 后来爷爷癌症死了 毕业后同学健康地离去 心中积攒的怨恨也淡地像冲洗咖啡杯的水 只有颜色 丢失了当时苦涩的味道

秀一用录音机录下自己的厌恶 将阴暗面整个摊开在自己面前 终于被那个想法击中了头脑 杀了他一切就会结束了 完美犯罪在冲动之下很难做到十全十美 但少年的计划非但没有搁浅 反而向更深的海域下潜

小时候的家对面...

显示全文

蜷缩在玻璃格子里的我 做着各种各样阴暗的梦 深夜恶意会像水母一般浮上海面 只是黎明前一切都会下潜

从压抑的家庭中走来 带着对继父曾也的厌恶 那个男人打破着原本的其乐融融 有什么东西 开始偏离原本的轨道 向着不知名的方向疾驰

荀子说人性本恶 小时候不受宠 看到爷爷一直在吃药 一次偶然知道某两种药一起吃会致死 便幻想买来这两种药以假乱真掺进去 就可以让爷爷快点死掉了 那时心中只有爷爷对自己的恶言相向 包括欺负自己的同学 也曾经把铅笔芯用小刀一点点削成粉末 放到喝水的杯子里 看她们喝过 静静地等待着目睹铅中毒而亡的惨状 后来爷爷癌症死了 毕业后同学健康地离去 心中积攒的怨恨也淡地像冲洗咖啡杯的水 只有颜色 丢失了当时苦涩的味道

秀一用录音机录下自己的厌恶 将阴暗面整个摊开在自己面前 终于被那个想法击中了头脑 杀了他一切就会结束了 完美犯罪在冲动之下很难做到十全十美 但少年的计划非但没有搁浅 反而向更深的海域下潜

小时候的家对面是一条街 街的尽头是一家旅店 有一天里面死了人 有个女人被杀了 警察来封了这家店 却一直没有查到凶手 我坐在阳台上耷拉着腿就时常在想 那个人是怎么把女人杀死却不留痕迹的呢 为什么他要杀那个女人呢 后来搬家了 也没有答案 只有每天中午十二点三十八分的今日说法 刑事案件伴着饭菜香气 混杂在空气里

秀一接通电源的那一刻是后悔的吧 将刀捅向对方腹部时自己也在挣扎着吧 杀掉曾根是为了拯救家庭 付不起30万又有把柄在对方手里 况且我的安排天衣无缝 正当防卫不算犯罪的啊 秀一从将碳酸钾打入烧酒的第一次起 加上自己赋予自己的使命感 只要踏出第一部就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有同学在小酒吧里帮老板卖药 信誓旦旦一次以后就洗手不干 却一而再再而三直到被抓了现形 瘦瘦小小的一个人 无辜地说着自己只是帮忙交货 不是卖方也不是买方 我摆摆手 想让他别忘了从谁手里拿到一沓一沓的钞票 开几次口都没说出来 卡耐基在《人性的弱点》里说 世界上最穷凶恶极的杀人犯临死前还认为自己只是一位慈善家 犯罪者很难认识到自己应该对全部事情负责

秀一没有忏悔 没有向两个终结在他手中的生命道歉 他为了妈妈和妹妹的名声不被自己败坏掉 而选择撞向卡车 看起来仍是为他人着想的孩子 完美犯罪的假象让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承担责任 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况且又不是自私地只为自己

秀一留下的录音机 放着 我最喜欢的东西 少年残忍地剥夺两条生命 却将柔软的内核留给了世界 为了追求家庭的和睦 一切都背道而驰 杀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只会让自己的错误覆盖着别人的错误

前段时间跳楼的男孩留下了遗书 第一句话是 爸爸妈妈我爱你 我又想到了柴静在《看见》里写过的故事 几个孩子一起吞老鼠药自杀 其中一个女孩写了许多封信嘱托伙伴在自己死后分次寄给父母 死后的第一个星期 母亲拆开信 里面写着 爸爸妈妈 我看着你们哭红的眼 我的心都碎了

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秀一与杀人犯联想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一万种苦衷 但事实只有一个 法律至上的社会不是普罗泰戈拉的古希腊时代 法律是一把通用的尺子 不可能因人而异 当然这也是一种公平

到底什么是少年呢

是海边飞快转动的车轮 是车库改装的房间 是录音机前的脸 还是什么

只是当灯被一点一点关掉之后 需要面对的是那个防不胜防的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之炎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之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