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浊之辩

苏斯基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长江之清不可偏用,黄河之浊不可偏废 。” 《大明王朝1566》豆瓣9.6分。故事似乎是四十年不上朝天天嗑药的嘉靖与用现在语言讲是直男癌(仗义执言的耿直BOY)和妈宝男(遵从孝道,四十岁还与母亲同房服侍)的有中年危机道德危机的海瑞的对掐,可故事不仅如此。 一群戏骨演绎的庙堂权谋,官场算计。一面是风云诡异,内外交困的王朝现实,一面是相互牵制,多方掣肘的黑白之争。人物形象丰满可信,且突破了绝对的忠奸之分和善恶对立,大奸大恶之徒也有不忍之心,耿直贤良之臣也有私欲于不近人情指出。配乐中用了莫扎特等西方古典乐,竟不见丝毫违和。 最后一集对白颇为精彩,记录一二。 海瑞从诏狱出来面见嘉靖,嘉靖向儿子朱载垕(隆庆),孙子朱翊钧(万历)点评他。 嘉靖:“这个人有个外号,他叫海笔架。他在福建南平当谕喻,上司来了,另外两个官都在他两边跪下了,就 他站着不肯下跪,于是中间高两边低,像个笔架,由此博得了这个美名,可见此人从来就爱犯上。” 海瑞:“臣若真能成为笔架,也是为大明朝书写丹青,不为犯上。” 嘉靖:“你不是笔架,也做不了笔架。你抬头看看坐在你前面的三人像什么?看不出吗?...

显示全文

“长江之清不可偏用,黄河之浊不可偏废 。” 《大明王朝1566》豆瓣9.6分。故事似乎是四十年不上朝天天嗑药的嘉靖与用现在语言讲是直男癌(仗义执言的耿直BOY)和妈宝男(遵从孝道,四十岁还与母亲同房服侍)的有中年危机道德危机的海瑞的对掐,可故事不仅如此。 一群戏骨演绎的庙堂权谋,官场算计。一面是风云诡异,内外交困的王朝现实,一面是相互牵制,多方掣肘的黑白之争。人物形象丰满可信,且突破了绝对的忠奸之分和善恶对立,大奸大恶之徒也有不忍之心,耿直贤良之臣也有私欲于不近人情指出。配乐中用了莫扎特等西方古典乐,竟不见丝毫违和。 最后一集对白颇为精彩,记录一二。 海瑞从诏狱出来面见嘉靖,嘉靖向儿子朱载垕(隆庆),孙子朱翊钧(万历)点评他。 嘉靖:“这个人有个外号,他叫海笔架。他在福建南平当谕喻,上司来了,另外两个官都在他两边跪下了,就 他站着不肯下跪,于是中间高两边低,像个笔架,由此博得了这个美名,可见此人从来就爱犯上。” 海瑞:“臣若真能成为笔架,也是为大明朝书写丹青,不为犯上。” 嘉靖:“你不是笔架,也做不了笔架。你抬头看看坐在你前面的三人像什么?看不出吗?世子,你看看我们三人像什么?” 世子:“回皇爷爷的话,我们祖孙三人坐在这里才像笔架。” 海瑞:“臣眼里看见的不是笔架,而是大明江山的山字” 王爷:“海瑞,到这个时候你还如此自以为是,即说大明江山,又说皇上与我们都是一个山字,那江是谁?江山也是可以分开来说的吗?读书不通,仅凭一个直字有什么用。” 海瑞:“皇上,王爷,世子就是大明王朝的山,群臣百姓才是大明江山的江。” 嘉靖:“似是而非。刘禹锡有诗云: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你嘴里说朕和裕王世子是大明朝的山,群臣百姓是大明王朝的江。江水滔滔拍山去,江和山又有什么关系。天下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就凭你,读了些高头讲章,学了你家乡人一些理学讲义,就来妄谈天下大事,指点江山社稷。在奏疏里,妄谈尧舜禹汤,妄谈汉文帝汉宣帝汉光武,还妄谈唐太宗唐宪宗宋仁宗元世祖。朕问你,为君的是山,你说的这些圣君贤主,哪座山还在啊?” 海瑞:“回陛下,都在。在史册里,在人心里。” 嘉靖:“朱载垕,朱翊钧,你们要把这句话记住了,所谓江山是名江山,而非实指江山。君既不是山,臣民便不是江。古人称长江为江,黄河为河。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在流,黄河也在流。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这个海瑞不懂这个道理,在奏疏里劝朕只用长江而废黄河,朕岂可乎。黄河一旦泛滥,便需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罢黜严嵩杀严世藩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朕也要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罢黜杨廷和夏言杀杨继盛沈炼之人的道理。比方这个海瑞,自以为清流,将君父比喻为山,水却淹没了山头,这便是泛滥。朕知道你一心想朕杀了你,然后你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史册里,留在人心里。却置朕一个杀清流的罪名,这样的清流便不得不杀。本朝以孝治天下,朕的儿子继位也必然杀你,不杀便是不孝,为了不使朕的儿子为难,朕让你活过今年。” (散会……) 嘉靖知道自己将死前,召集儿子朱载垕,三个锦囊交给他。 第一个锦囊 “楚王没有后嗣,把他的封地分发给过去替楚王种田的百姓,一共一百四十五万起前三百二十六亩。”(脑补:一亩地一年收租2000,一年是三十亿) 第二个锦囊 “张居正说海瑞是国之利器,这话说的平常,这个海瑞是大明朝的一把神剑,唯有德者方可用之。将来对付那些贪臣墨吏,或是推行新制。唯此人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第三个锦囊 “海瑞给朕上的这个奏疏,朕看了不下百遍。他曾经说过,他这道奏疏是想我大明朝以民为本,君臣共治。朕御极四十五年,从来都是一人独治。你太弱了,让内阁六部九卿多担些担子。用贤臣为首辅。” “父皇,谁是真正的贤臣” “没有真正的贤臣,贤与不贤有时候也由不得他们。看清楚了,贤时便用,不贤便黜。徐阶高拱张居正,这三个人我早就派给你做了师傅,按先后顺序次第用之吧。” 朱载垕痛哭流涕问嘉靖:“这三人之后还有何人。” 嘉靖仰天长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驾崩。(可能被儿子这问题气的吧……) 据明史,海瑞传载,海瑞闻讯大恸尽呕出所饮食,陨绝于地。 后开启隆万十八年大改革 后海瑞官至副部,却终不得张居正所用 后张居正一人独揽大权推行改革,死后被挖坟鞭尸 在顶尖的政治舞台上斗争,智商只是打底,不能拘泥于对错。在险处用胆,在急处用稳,屁股着火,但是官步不乱,生死关头,几句轻描淡写便扭转乾坤。 所以不得不说:做人,我还是太嫩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