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还拍什么电影?

世纪症候群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民国五十年夏天,茅武在牯岭街杀死了他的马子,后来这起民国迁去台湾以后的第一起未成年人杀人案件被杨德昌拍成了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片长3小时57分钟,出场人物众多,精细庞杂的细节所勾勒出的世界,即使是时隔半个世纪,依然扑面而来。这正是那个时代的缩影,甚至可以说是华人社会的缩影。这巨细无遗的青春群像,正是「见众生」。

张震:家中排行老四,所以外号「小四」,孤僻,寡言少语,性格倔强,不畏强权。滑头要抄小四的试卷,小四没有理会,下课后面对滑头的挑衅小四丝毫不怵,拿起球棒就准备干架,还导致飞机的球棒被没收。后来滑头抄了小四的试卷,老师认定两人作弊,小四在办公室不肯认错,导致被记过处分。小马刚认识小四的时候也说过,「我还以为你是好学生呢,原来又泡miss又卯架」。认识honey则是小四的一个转折点,从honey身上小四发现了自己所缺少的东西,所以最后小四对小明说,「只有我能够帮助你,我是你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像以前honey一样,这就是你现在为什么还一直忘不了honey,因为现在我就是honey」。

张举:小四的父亲,普通的公务员,为人正直,一根筋不够圆滑,直到后来遇到一场变故,...

显示全文

民国五十年夏天,茅武在牯岭街杀死了他的马子,后来这起民国迁去台湾以后的第一起未成年人杀人案件被杨德昌拍成了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片长3小时57分钟,出场人物众多,精细庞杂的细节所勾勒出的世界,即使是时隔半个世纪,依然扑面而来。这正是那个时代的缩影,甚至可以说是华人社会的缩影。这巨细无遗的青春群像,正是「见众生」。

张震:家中排行老四,所以外号「小四」,孤僻,寡言少语,性格倔强,不畏强权。滑头要抄小四的试卷,小四没有理会,下课后面对滑头的挑衅小四丝毫不怵,拿起球棒就准备干架,还导致飞机的球棒被没收。后来滑头抄了小四的试卷,老师认定两人作弊,小四在办公室不肯认错,导致被记过处分。小马刚认识小四的时候也说过,「我还以为你是好学生呢,原来又泡miss又卯架」。认识honey则是小四的一个转折点,从honey身上小四发现了自己所缺少的东西,所以最后小四对小明说,「只有我能够帮助你,我是你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像以前honey一样,这就是你现在为什么还一直忘不了honey,因为现在我就是honey」。

张举:小四的父亲,普通的公务员,为人正直,一根筋不够圆滑,直到后来遇到一场变故,变得唯唯诺诺。父亲因为小四作弊第一次去学校的时候跟训导主任说,「像你们这样教学生,好学生都被你们教坏了。」然后主任说,「不要冲动嘛,学校有学校的规定,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父亲气冲冲地说,「我是来讨公道的,我不需要帮什么忙,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利害关系,我不要你帮忙,像你们这种官僚的想法,怎么教学生嘛,怎么教嘛!简直莫名其妙!」旁边的小四把这一切默默地看在眼里,回去的时候父亲觉得对不起小四,可是这种行为早已得到了小四心里的赞许,这也为以后小四的爆发做好了铺垫。在回去的路上父亲跟小四谈心:

父亲:如果一个人还要为他没有做过的错误去道歉,去讨好的话,那这种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小四:可是我觉得世上这种人太多了。

父亲:所以呐,读那么多书,就是要在其中找出一个以后做人做事的道理。如果到头来还不能勇敢地相信它,那么做人有什么意思啊?

小四担心回去以后父亲会被母亲啰嗦,父亲反而语重心长地用广东话跟他说,「冇春袋,都好麻烦噶。」小四问他什么意思,父亲却笑笑说,「没什么啦,你长大就知道了」,真是让人感动啊!

后来父亲第二次去学校,在训导主任面前低声下气,听着主任的数落,一旁的小四却看不下去,拿起球棒打碎了办公室的灯泡,向在场所有的成年人发起了反击。

金老师:小四的母亲,典型的贤妻良母,把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小四第一次被记过回家,金老师数落父亲,「人家去谈事情呢,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一去谈事情啊,就记个大过回来了。」父亲回击,「记不记过还是其次,做人就是要光明正大嘛,就是在这种时候才应该讲原则,做个好榜样给小孩子看。」「这怎么会是讲原则的时候呢?」母亲情绪激动地道,「我就知道你老把事情搞砸。」父亲继续坚持,「我不信这一套,我这样过了一辈子,还不是风平浪静心平气和的」。

就像生活中见过的大多数母亲一样,对家里的各种事情总是放不下心。由于经常抱怨父亲,最终导致父亲呵斥她不懂男人之间的感情而崩溃大哭,经过这次争吵两人感情更加牢固。

张娟:小四的姐姐,家里的老大,学习成绩好,懂事,除了母亲以外家里另一个管事的。向往美国的生活,打算考到美国去留学,后来觉得家里困难想留下来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小猫王不懂英语又爱唱英文歌,所以经常找大姐听译歌词。有一天早上小猫王去找小四,刚好碰到大姐洗完澡出来,小猫王就说,你越来越像老美,早上洗澡。

张翰:小四的哥哥,家里的老二,擅长打台球,被叶子骗去跟217的人打台球赌钱。第一次小四要赔飞机的球棒找老二借钱,老二把母亲的手表偷去当了跟217的人打台球赌钱,第二次小四偷了母亲的手表老二主动帮他背黑锅,被父亲打个半死。父亲打老二的时候一边打一边骂他「没出息,不要脸」,被刚好回来的小四在门口目睹了这一切,最后小四杀死小明的时候也骂小明「没出息,不要脸」。

张琼:小四的二姐,家里老三,信教。听小四的告解,最后还约了教会的陈牧师开导小四,只可惜那天小四没有赴约,而是去了牯岭街杀死了小明。小四被抓的时候,张琼哭得最凶,可能是为了自己没有救到他而自责。

张云:小四的妹妹,家里的老五,最小的一个。拥有典型的家里最小孩子的那种任性,老二被打就是因为她告密,大姐骂她,「小鬼,什么都不会,就会告状」。

小明:honey的女朋友,honey死后跟了小四,最后被小四在牯岭街杀死。小明父亲早亡,从小跟着母亲生活,多次寄人篱下,极度缺乏安全感。这些经历都让她更早地学会了世故,比周围的同龄人明显地成熟许多,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小明刚认识小四的时候就说过,「我笑你好老实啊,你这种人以后会吃亏的。honey就跟你一样,大家都怕他怕得要命,其实没有人知道,他是最老实的人,就是因为不服气,看别人不顺眼,横冲直撞的。我每次都想跟他讲,这个世界是不会被你改变的,他每次都跟我吵,还怪我浇他冷水。」此种对人性的洞悉,完全不是小明这个年纪的同龄人能有的。小明游走于各个男人之间,完全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由于从小家境困难,目睹了母亲的遭遇,导致小明本能地寻求更强的男人的保护,一开始有honey,后来有小马。可是以小四还不成熟的心智完全无法明白,还妄想化身为honey去保护她,改变她,这一点估计到了小四杀死小明的时候他都还不明白。就像小明被杀之前跟小四说的,「你的意思是要帮助我来改变我是不是?你怎么跟别人一样,看错你了,你原来跟那些人都一样,对我好就是想要交换我对你的感情。这样你就安心了是不是,你太自私了。呵,要改变我?我就跟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honey:最富浪漫情怀的角色,小明前男友,小公园扛把子,具有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孤独感,是整个小公园的精神偶像,因为杀了217的红毛(没出场过)跑路去了台南。honey死后小马说过,「像honey,本来名字报出来,台北哪个不害怕(原话是『maxi』,台湾俚语,不知道怎么写),后来为了一个miss,搞得……」honey第一次登场时穿着一件中华民国海军制服,夸张的喇叭裤,戴着个白色海军帽,双手抱胸,大衣披在外面,走路时皮鞋踢踏做响。从那一刻起,honey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就深深地吸引了小四,后来honey告诉小四他跑路去台南的时候每天看几十本武侠小说,最后只记住了一本叫做《战争与和平》的书。此书更加激发了honey的浪漫主义,后来他只身闯敌营,一个人挑战217,只凭气势就压得对方不敢还手。honey对山东说,「我只怕两种人,第一种是不怕死的,第二种是不要脸的,你觉得你是哪一种?」话音刚落就被阴险的山东推出去被车撞死了,结束了他浪漫而短暂的一生。

小马:honey是靠自己的实力打天下,小马则是靠父辈的势力,小马的父亲是台北警备总司令。小马家庭条件好,讲义气,大男子主义,看不起女人,对小四关照有加。第一次帮小四出头的时候对面问他混哪里的,小马就展现出他的霸气,「我人在哪,我就混哪。」从那次起,小四就成为了小马最好的朋友,可是最后也是由于小马对女人的轻视,觉得小明不过是一个miss,导致小四跟他反目成仇。

二条:honey的弟弟,胆小怕事,头脑简单,热爱唱歌,组了乐团。honey走后,二条和滑头争老大,可是二条实在太废,不是滑头的对手。honey回来的时候就教育他,「妈的,难怪你搞不过滑头,就只晓得上台唱歌,出风头。你还会干什么?没出息」。

滑头: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有些小聪明,可是没有坚定坚持的东西。一次在国校和小明幽会被217围堵,被来解救的小四撞见,怕honey知道此事,于是他叫小翠去顶包,其实他不知道小四根本没看清那女的到底是谁。后来在小公园的火并中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改信基督,从此人生走向了另一个转折。

王茂:外号小猫王,由于不懂英文又喜欢唱英文歌,和小四的大姐比较熟。经常跟小四一起活动,最后小四杀死小明那把刀就是小四去小猫王在家里拿的。小猫王跟二条一起在小公园唱歌,后来在中山堂看到专业的乐队表演,他说也想唱一首猫王的歌,被二条嘲笑。最后录了一首《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寄给远在美国的猫王,还收到了猫王的回信,送他一枚戒指。

飞机:经常跟小四还有小猫王一起活动,生性懦弱,胆小怕事,小四、小猫王和飞机被小虎堵了以后,小猫王拿着刀要去着小虎报仇,可是飞机却怯懦地说算了吧。

三角裤:泯然于众的小跟班,正如那些我们想不起名字的高中同学。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为了取笑他而改编的口号,「三角裤,三角裤,省钱又省布,破了还可以当抹布」。

小虎:学校篮球队主力,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有一次滑头一个人去找小虎质问小明和他的关系,仗着南海路的太保在,他们把滑头揍了一顿,还堵过小四他们。最后被台客们狠狠修理了一顿以后再也不敢吭声,小马刚转学来的时候对小马表现出了敌意,可是他也知道小马是他惹不起的人。

小翠:滑头的马子,被小马勾搭过。最后小四发现小明跟小马在一起之后和小翠约过会,可是小四又开始给小翠灌输他那些「大道理」,小翠把当时她假冒小明的事情告诉了小四,进一步加速了小明在小四心目中形象的崩塌。走的时候小翠对小四说,「你怎么不去跟小明讲这些大道理,我差她,差得远咧」!

山东:217的老大,饭量极大,沉默少言,为人阴沉,有一个很爱他的女人,最后死得很惨。

卡五:山东的手下,话多,嚣张,典型的帮大哥跑腿的角色。

叶子:南海路太保,唯利是图,笑里藏刀,在小公园办演唱会和滑头分钱引起二条不满,老二赌台球也是被叶子带去的。

胖叔:小四邻居,酒鬼,非常不待见小四的父亲,有一次小四父亲去他店里买东西,他借着酒意极尽所能地挖苦了小四的父亲一番。后来被小四阴差阳错地救了一命,对他家感恩戴德,还帮小四父亲介绍生意。

汪国正:外号汪狗,衣着讲究,能说会道,口若悬河,是小四父亲在上海时的同学。他答应说托关系把小四从夜间部转到日间部,可是典型的出工不出力,永远都没有个下文,最后还在背后捅小四父亲的刀子。

片场导演:建中旁边片场的导演,不满制片老板娘选的女主角,对她阳奉阴违,一直希望小明出演他的电影。有一天小四和小猫王在片场里偷了一个手电筒,导演找到了学校里,训导主任说,「我们贺校长啊,一向讲究学生人格自由发展,你看看我们学校大门,从来就没关过。」小四跟小明闹掰了以后在片场又遇到导演,导演问他,「上次跟你来的那个小女生,你可不可以帮我找她一下。试完镜我们去找她,结果搬家了,你知不知道她现在住哪儿啊?她真好啊,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可真自然诶。」正在气头上的小四对着导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自然?你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还拍什么电影?你知不知道你在拍什么玩意儿?」

护士:学校医务室的护士,小四经常去找她打针,有一次撞见了小四和小明的约会,后来在医务室揶揄小四,被小四大骂一顿,「操你妈的逼,你什么玩意儿,警备总部啊?」导致小四父亲第二次去学校求情,小四也因此被开除。

男医生:医务室的男医生,小明的众多裙下之臣之一,后来要结婚了,小明跑去质问他:

小明:我不喜欢她,她好奇怪,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她不适合你。

医生:这种事,你们小孩子是不懂的。

小明:你不想跟我说就算了,你怎么晓得我不懂。

医生:感情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

小明:很多人都说他们爱我,可是……一碰到麻烦事,就都逃得远远的。

医生:有这种困扰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才能够帮助你。

小明:我不会告诉你的,你的事又不会告诉我,对不对?

这段对话中,小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淡定和成熟,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红豆冰:建中的小摊贩,一开始三角裤,小猫王他们就在猜测她内裤的颜色,后来终于借机看到了她内裤是红色的。

教官:建中教官,一共没出来几次,第一次就跟是红豆冰聊天,听说红豆冰是台中来的,教官就说,「说到台中的话,我倒想起大陆的汉口。」后来又跟护士搭讪,「说到青岛,它的建筑特别的好,是德国人建的,尤其是它那个下水道,做得特别的宽,特别的大,你不管这个下多大的雨,等这个雨停了之后,地面绝对不会积水,不像台北这样子的话,下一阵雨就积水」。

以上是电影中出现过的众多人物的一部分,还有许多,比如那个操着山东口音卖馒头的大叔,还安慰小四他爸说,「睡一觉太阳出来就好了」。冰店老板娘,被瞎子甩了以后像神经病一样地哭喊自己一个人多孤独啊。叫小猫王抄写一百遍「我」字的国文老师,叼着烟质问导演为什么换女主角的老板娘,抱怨导演给她化妆太浓的女明星,陈牧师,少年组,以及那众多泯然于众的小混混。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之所以丰富,在于它用极细腻的笔触,细致地描绘出了一幅那个时代的「清明上河图」。每一个镜头,每一个人物,每一句台词,都在我日后的生活中不断浮现。哪怕微不足道的一个细节,毫不起眼的一个路人,漫不经心的一句对白,都能让人感到他们的流光溢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更多影评

推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