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解苦难,就谈不上慈悲

酒能递刀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答应了朋友要写这部剧的观后感,真是给自己挖坑。这部剧真的是很难写。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而我对基督教的了解又不足以支撑起一篇架构完整的文字。所以干脆慢慢添加,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如何理解教宗最初的布道

这个主题应该是愤怒

“我只是上帝微不足道的一个仆人,在一场愚蠢的利益角逐中意外成为了教宗。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你们这些人千里迢迢兴冲冲地赶来看我,有什么好看的呢?我有什么要对你们讲的呢?什么都没有啊!你们真正应该敬仰和追寻的是上帝,不是我!你们希望神明庇护,却忘记了侍奉;你们辛辛苦苦追随圣徒,却不愿去自己寻找真理。我能告诉你们什么,我自己也在辛苦地追寻啊!”

这不是布道的原文,是我对布道原文的理解。

这种愤怒的由来,片中已经很明确地由守卫的妻子埃斯特一语道破。

他的愤怒来源于他的虔诚。而他的诚心诚意谦卑侍奉的,被人蔑视了。

Lenny的布道本身应该没有特别深的含义,纯粹是一个年轻人猝不及防地登上高位之后,无法及时有效组织起身边的力量——信任的人帮不上忙或者不愿意帮忙,愿意帮忙...

显示全文

答应了朋友要写这部剧的观后感,真是给自己挖坑。这部剧真的是很难写。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而我对基督教的了解又不足以支撑起一篇架构完整的文字。所以干脆慢慢添加,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如何理解教宗最初的布道

这个主题应该是愤怒

“我只是上帝微不足道的一个仆人,在一场愚蠢的利益角逐中意外成为了教宗。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你们这些人千里迢迢兴冲冲地赶来看我,有什么好看的呢?我有什么要对你们讲的呢?什么都没有啊!你们真正应该敬仰和追寻的是上帝,不是我!你们希望神明庇护,却忘记了侍奉;你们辛辛苦苦追随圣徒,却不愿去自己寻找真理。我能告诉你们什么,我自己也在辛苦地追寻啊!”

这不是布道的原文,是我对布道原文的理解。

这种愤怒的由来,片中已经很明确地由守卫的妻子埃斯特一语道破。

他的愤怒来源于他的虔诚。而他的诚心诚意谦卑侍奉的,被人蔑视了。

Lenny的布道本身应该没有特别深的含义,纯粹是一个年轻人猝不及防地登上高位之后,无法及时有效组织起身边的力量——信任的人帮不上忙或者不愿意帮忙,愿意帮忙的人信不过——结果玩脱了。只是因为之前教宗给人以神秘和掌控一切的印象,所以比较容易迷惑,以为他这番话背后有什么深意。但这个情节安排本身是有深意的。

Lenny是愤怒的。因为他此时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教宗。他被选作教宗,但仍在以信徒的态度面对周围的变化。教宗选举过冲中充满勾心斗角、充满利益交换,包括他的导师。他看不到虔诚,只看到一群虚伪的政客。当上教宗之后,他看待这些人依然是一群虚伪的政客。

圣职人员已经是这样了,那么其他教徒呢?

他们欢欢喜喜地来到梵蒂冈,来聆听新的教宗的任职布道,来瞻仰Lenny的风采。所以Lenny应该为此感到欣喜吗?

当然不会。

因为当选的很可能是骄傲的斯宾塞,很可能是老奸巨猾的Voiello。如果出现了那样的事情,这些教众依然会欢欢喜喜地来聆听他们的布道,遵循他们的教诲。

Lenny努力当上教宗,是出于对这些圣职人员的反感。而因为对这些人的反感,使得Lenny进一步地反感起了教众对于教宗的崇拜,反感起了教宗的形象。何况这些从教义上来讲确实是有问题的。自己那么努力,连教宗都选上了,可对信仰仍感到迷茫。而这些教众竟然以为跟随教宗就能轻易得到教诲。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们应该追寻的,明明在天上。你们为什么要来梵蒂冈?

所以最后Lenny选择隐藏自己的面孔,随心所欲地做了一篇如儿戏般的布道泄愤后,励精图治要改革天主教。

而之前说过,此时Lenny的愤怒是源于一名虔诚信徒的本位立场。虽然凭借着超人的才智度过了上任后最初的危机,他却没有能力一下子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教宗的角色。他需要教会的强大助力完成自己的抱负,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

所以他最初的改革几乎一定是会失败的。

(未完)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年轻的教宗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年轻的教宗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