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浮生 鬼魅浮生 7.5分

吃了5分钟的派 也不给你看我近距离哭的样子

虚茧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虛穴取繭(ID:cocoonics)

灵为载体 趣味为包装 哲学为内核

虽然这部片名为鬼故事(A Ghost Story),《鬼魅浮生》却会让做好被惊吓准备而去的观众失望了。与同为跳脱“恐怖”类型片限制的《私人采购员》(Personal Shopper)不一样,本片不走奥利维耶·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让人云里雾里的新锐创新路线。它是一个披着鬼皮的文艺爱情片,混搭无垠星空下一点虚无主义的哲学漫谈,与你探索时间与存在的意义。至少,在最后一刻,看进去了的人,都会有一点共鸣。

没想到一个披着床单、面无表情的鬼魂,可将孤独演绎得痛彻心扉。C与M是一对十分恩爱...


显示全文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虛穴取繭(ID:cocoonics)

灵为载体 趣味为包装 哲学为内核

虽然这部片名为鬼故事(A Ghost Story),《鬼魅浮生》却会让做好被惊吓准备而去的观众失望了。与同为跳脱“恐怖”类型片限制的《私人采购员》(Personal Shopper)不一样,本片不走奥利维耶·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让人云里雾里的新锐创新路线。它是一个披着鬼皮的文艺爱情片,混搭无垠星空下一点虚无主义的哲学漫谈,与你探索时间与存在的意义。至少,在最后一刻,看进去了的人,都会有一点共鸣。

没想到一个披着床单、面无表情的鬼魂,可将孤独演绎得痛彻心扉。C与M是一对十分恩爱的恋人中。突然,C在车祸中去世,留下M独自一人在老房子中绝望疗伤。但C并没真正离去,而是化作鬼魂默默地看着M的生活。悲痛欲绝的M决定从搬离旧屋。可是C无法离开,斗转星移,被困在无尽的时间中的他度过了世纪轮回,回到世界混沌的初始原地等待。从世界的尽头等待至世界的另一个尽头,甚至看着自己再度变成鬼魂。一直以来支持着C的,是M曾经留在墙缝里的一张字条

饰演男主角C的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继《海边的曼切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之后,更向着没有更丧只有最丧的方向出发。饰演女主M的是大家也不会陌生的《龙纹身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与《卡罗尔》(Carol)的女主角鲁妮·玛拉(Rooney Mara)。在卡西只露脸10%片长的情况下,两人之间的爱情化学反应仍显深刻动人。

导演大卫·洛奇(David Lowery)与两位主角于《他们不是圣人》(Ain’t Them Bodies Saints)已有合作。此片在2013年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后颇受好评。自圣丹斯脱颖而出后,大卫去年执导了迪士尼大片《彼得的龙》(Pete’s Dragon),虽口碑不算出彩,但如法国电影大师克劳德·夏布罗尔(Claude Chabrol)曾说过的那样:

“大体上,我们可以说有两类导演:叙述者和诗人”

导演便是在这两个身份中自由切换的人。今年他再度着手制作独立电影,这部仅花费10万美元超低成本拍摄的“鬼片”,出乎意料地既有细腻的质感亦有丰富的内陷,绝对值得花上一个多小时独自默默品尝。

导演访谈中提到,故事来源于他自己与妻子的最近一次搬家前的对话。大卫与鬼魂那般,莫名地对物理空间有强烈的情感联结,那次对话就发展成了贯穿全片的情侣对话。对房子的执念与导演本身就希望探讨的哲学问题,用灵魂主题作为载体是最合适不过了。因其超越时间空间的本质,用以追寻“我是谁”等存在意义类的哲学问题十分恰当。

虽其应归类于“文艺剧情片”,但观众该期待的恐怖与可爱,它都有。只是顷刻之间,悲伤与苦痛的潮水便将再次没过心头。导演是个恐怖片爱好者,它给你一丝恐怖电影应有的东西,如新搬进来的一家人所经历的一切,从活人的角度来看,就活脱脱是《招魂2》(Conjuring 2)里的情节。有趣且创新的是,我们鲜少能够从鬼魂角度去看待这一切。但趣味过后,情绪再度落入低谷。鬼魂看着自己发脾气所弄糟的一切,抱歉地看着收拾残局的那家人,再次被孤独感笼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与另一只鬼魂对话的可爱情节。两只披着床单的鬼通过窗户交流,让人忍俊不禁。但仅有的对话极速地再度把我们拽入回忆的沼泽:

“I am waiting for someone.”(我在等一个人) “Who?”(谁) “I don’t remember”(我不记得了)

透露一点小花边,披着花床单的鬼,实际上是导演自己。这简直比希区柯克(Hitchcock)在自己电影里的客串还隐蔽。

花5分钟吃派 就不近距离哭给你看

片中对白极少,一直为人称道的镜头,莫过于刚收到C死讯的M坐在厨房地板上,一言不发地往嘴里塞巧克力派,边哭边吃,最后冲到厕所里吐的5分钟固定长镜头。而C的鬼魂就在后方默默地注视着一切,绝望得让人心疼。中远画幅却将情绪渲染得极其克制。影片前半段一直以固定长镜头为主,颇有阿彼察邦的味道。

比如互相亲吻的夜晚,那个俯视长镜头实则引起了观者担忧情绪,却又不得不被迫地睁大眼睛去观察演员的每一个动作。这符合恐怖电影的性质,观众明白,长时间地凝视不切换的镜头里的角色做着细微的动作,让人心生期待又害怕会发生什么,就像《闪灵》(Shining)里面每一个为你施加精神压力的长镜头。

更有趣的是停尸间见证复活的长镜头,镜头躲在两层门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像它从头到尾做的那样,这不就是杨德昌的距离感,蔡明亮的镜头长度吗?家中许多空镜的固定镜头,也的确有一丝导演访谈所提到的香特尔·阿克曼(Chantal Akerman)的《不是家庭电影》(No Home Movie)之感。

影片本身还拍摄了大量的鬼魂移动的镜头,但最后还是决定剪掉,处理成每个固定镜头都静止站立的状态。浩瀚宇宙之中,一隅遗世独立的被时间遗忘的灵。

帧数与时间相对的遥相呼应

在鬼魂移动的镜头中,对M和C使用了不同的帧数拍摄。用24帧每秒的帧率来拍摄M,用33帧每秒的帧率拍摄C,再将它们合在一起。所以,在同一帧中,两个人以不同的速度运动。实际上,这个技术上的问题甚至可以理解为对“时间是相对的”的探讨。所谓时间快慢不过是变化大小的区别,如果发生了变化但没有觉察,我们就不会认为有时间过去了。对于C的鬼魂来说,时间的指针从其化为灵的那一刻,便再也未曾移动过。

漫漫时间长河中,任M的生活轨迹继续向前流淌,结交新男友,再作出搬离旧屋的决定。但明明在开头的对话中

当C问M,“Why did you leave all those houses?” (为什么你离开那些房子) M的回答是“’Cause I didn’t have a choice” (因为我别无选择)

可是,真正无法选择的,是无法从房子中离开的C。

C对世界的执念,都在那张M离开前,塞进墙缝里的纸条之中。纸条上的内容早已不再重要,宛如两位主角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的名字,名字只是个代号。而纸条也如开头对话所呈现的那样,对C来说,是“一部分的M”。

虽偶有人提出“纸条完全可以在入住者没注意的时候挖,为何非得停下”的质疑,但这样的声音许是挑刺的做法。物理上的情感联结使C守护房子,但这座房子的更大的存在意义不外乎是曾在此留下历史的人。无论是谁再度住进这个房子,这个房子都不应属于他人,他要确保这件事。因为房子对C来说,仅存于两人之间。

是怎样的人才会在肉体消亡后仍选择停留于世间?浓烈的执念绑住C的心,未完成之事的遗憾,对心爱之人的偏执。时间久了,为此而停留的意义甚至超出了初心本身。就像披着花床单的鬼,那句”我忘了我要等谁”一般,在一片无垠废墟中,意义随之消亡,哀莫大于心死地放弃等待。

生之人尚可撑着时光造的伐逃离过去,而没有脚的魂,光阴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被自己困在原地,只可用孤独与世界抗衡。

虚无主义者的派对

大家都知道,能用镜头而非台词讲故事的电影才算高明。全片唯一出现大量独白的派对发言,虽有些刻意,但虚无主义的中心思想还是借派对上威尔·奥德哈姆 (Will Oldham,于短片《先锋》(Pioneer)与大卫有过一次合作)之口准确传达给了观众。

无论世界再怎么坍缩成新奇点,无论大爆炸再怎么为世界按下重启键,又有什么终将留下?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尼采早就告诉我们不朽性不过是假象。影片一开头就拍摄了无边的星辰,让我不禁想起李银河曾对虚无主义作出的探讨:“人海汹汹,日月匆匆,不知人们都在追求些什么。 ”

但C却驳回了生存论的虚无主义,为自己的存在赋予意义。在影片后半部分,对时间的表现节奏骤然加快。 比如小女孩的死,三次正反打,C再抬起头来,肉体就已化为腐朽,但他纹丝不动。凝视之下,竟然如《恐怖游轮》(Triangle)般绝望地轮回了。那是否代表,M将永恒地陷入这个循环之中。

毕竟,作为灵魂,也仍旧是宇宙运转中的一颗螺丝,无法抵抗地卷入时空的漩涡,一次又一次地生,一次又一次地死,一次又一次地消失,循环往复。


欢迎关注公众号 虚穴取茧 以一己之力每日更新用心的原创

更多2017圣丹斯电影节评论 请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魅浮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魅浮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