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少女 闪光少女 7.4分

竞品摇摆少女剧作和视听分析

生活多悲惨

要给人物设置在众人面前出丑的窘境,在这种情境下,人物不能自圆其说,他就窘迫。人物才出彩。

电影一看人物,二看情境,人在情境里的前因后果,是生活的缩影。

所以《偷自行车的人》最后让人动容,因为爸爸偷车,被小儿子撞见。这是天大的窘迫,关于为父者尊严丢失的窘境,抵过之前所有下等人的辛酸。

所以《雌雄大盗》要写经济大萧条的世道,导演从不让人物直接说穷,开场观众就知道邦妮家住小别墅,家里还有一辆车让克莱德去偷。因为导演知道,再怎么写世道萧条都不如,写一个需要神勇的盗贼,其实阳痿。

《摇摆少女》是一部从头到尾写窘境的电影,其基本理念是“因为青春事业所犯的傻,都可以被轻易原谅。”

所以,一开头,友子和她的闺蜜团把便当弄变质,整个管乐队食物中毒,友子在电视上看到新闻的时候还害怕了一下,可是后来我们就知道没人要去追究这帮愚蠢的送饭女。观众只觉得她们俏皮,因为青春的女孩子可以被原谅。

所以,中间,兴致勃勃的二手乐团都爱上管乐,以为自己可以去为棒球队演奏的时候,食物中毒的原管弦乐队好了,她们不被需要了,她们不能承认...

显示全文

要给人物设置在众人面前出丑的窘境,在这种情境下,人物不能自圆其说,他就窘迫。人物才出彩。

电影一看人物,二看情境,人在情境里的前因后果,是生活的缩影。

所以《偷自行车的人》最后让人动容,因为爸爸偷车,被小儿子撞见。这是天大的窘迫,关于为父者尊严丢失的窘境,抵过之前所有下等人的辛酸。

所以《雌雄大盗》要写经济大萧条的世道,导演从不让人物直接说穷,开场观众就知道邦妮家住小别墅,家里还有一辆车让克莱德去偷。因为导演知道,再怎么写世道萧条都不如,写一个需要神勇的盗贼,其实阳痿。

《摇摆少女》是一部从头到尾写窘境的电影,其基本理念是“因为青春事业所犯的傻,都可以被轻易原谅。”

所以,一开头,友子和她的闺蜜团把便当弄变质,整个管乐队食物中毒,友子在电视上看到新闻的时候还害怕了一下,可是后来我们就知道没人要去追究这帮愚蠢的送饭女。观众只觉得她们俏皮,因为青春的女孩子可以被原谅。

所以,中间,兴致勃勃的二手乐团都爱上管乐,以为自己可以去为棒球队演奏的时候,食物中毒的原管弦乐队好了,她们不被需要了,她们不能承认自己其实喜欢上乐队。因为低三下气的求着继续,不是青春的做法,倔强和争胜才是。

所以,数学老师其实不会爵士乐,却教训二手乐团。当他自己吹萨克斯很烂被他的老师骂,被学生撞见的时候,他被轻易原谅了。因为中年数学老师为青春事业付出,是值得原谅的。

所以,友子因为忘记寄表演视频导致大家不能演出,天大的差错,也被原谅。

所以,最后结局圆满的演凑之前,一定是二手乐团在剧院观众面前丢丑:衣服没了,乐器坏了,诸如此类,但是青春会拯救她们,于是观众都听得很开心。

日本电影究竟是怎么做到明明戏剧点很足,可是看起来永远一副处变不惊,静水微澜的感觉?这种情节其实很强,但不会失去【惊人】的生活气息的拍法,靠取消正反打和使用宽松景别造成。

是靠取消正反打,就没有对峙和诘问。正反打是对抗,对抗就有戏剧性。同学,闺蜜和好看的男生之间不需要这么多对峙。所以本片拍对话戏,大多是一个全景,大家坐在一起讲,因为好看的少年完成了镜头视觉丰富性的需要,正反打所需要承担的消除枯燥的功能也就用不到了。 偶尔也出现过正反打,但从来没有单人正反打,因为镜头里面包含着双人,对抗性被稀释了。 戏剧性消失,生活感就上升了。

拍人,从来没有中景以上的镜头,人物最紧卡到胸部。 镜头包含着大量环境,和日本人的语调,手势,动作,礼仪,因为和环境高度和谐,所以人物说话,表演再嗲都不出戏,演员的自然感由此而来。

所以我们知道,中国版《深夜食堂》,因为僵硬地在中国大陆照搬了一个不存在的环境——一个日式餐厅的内部构造,我们没有那些语调,手势,动作,礼仪。于是,无论黄磊如何正襟危坐,佯装冷酷;无论吴昕如何挤眉弄脸,意欲造成一种傻白甜少女的可爱,都必然失败,因为一种失败的戏剧感,并不和谐。

号称有所借鉴的《闪光少女》在观感上的粗糙,一是因为非电影的视听。二是因为不和谐的环境。那种落不到实地的声音处理,和看不出生活环境的美术,令人出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闪光少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闪光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