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的谦虚与自信:《缝纫机乐队》没有一点儿遗憾

梨梨~
北京初秋的三里屯,南区广场的音响连续放了几个小时的歌,场地上搭台的工人来回不停的整理器材,大鹏站在隔壁的酒店房间俯看着下面的广场,三个小时之后要在这个场地登台做现场表演,而这三个小时里,他要为自己的新片《缝纫机乐队》紧锣密鼓的完成7家媒体的专访。每一个采访的开始和结束,他起身短暂的活动活动身体,迎来下一家的记者,握手问好,开始长达至少20分钟的你问我答。
而当表演结束,他将驱车继续陪着剪辑团队修改预告片,第二天一早将迎来更加声势浩大的十几家媒体的持续采访。

《缝纫机乐队》是2017年国庆档第一个确定档期的片子,并且定档早在开机之前,继而一切按照计划拍摄、杀青,每一步都踩在计划好的时间点上。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影片杀入这个档期,类型各不相同,声势和体量却都出奇的高,身在其中的大鹏常常被人问起,面对市场的残酷竞争究竟是否焦虑,毕竟身上顶着处女作近12亿票房的光环,又有演员转型当导演,第二部作品往往口碑票房都不如第一部的魔咒。面对这些问题,大鹏很坦诚,他说他对《缝纫机乐队》的质量没有担心,更多的担心来自于他自己,来自于经过了《屌丝男士》和《煎饼侠》后观众们相差极大的口碑,他的担心,是观众们出...
显示全文
北京初秋的三里屯,南区广场的音响连续放了几个小时的歌,场地上搭台的工人来回不停的整理器材,大鹏站在隔壁的酒店房间俯看着下面的广场,三个小时之后要在这个场地登台做现场表演,而这三个小时里,他要为自己的新片《缝纫机乐队》紧锣密鼓的完成7家媒体的专访。每一个采访的开始和结束,他起身短暂的活动活动身体,迎来下一家的记者,握手问好,开始长达至少20分钟的你问我答。
而当表演结束,他将驱车继续陪着剪辑团队修改预告片,第二天一早将迎来更加声势浩大的十几家媒体的持续采访。

《缝纫机乐队》是2017年国庆档第一个确定档期的片子,并且定档早在开机之前,继而一切按照计划拍摄、杀青,每一步都踩在计划好的时间点上。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影片杀入这个档期,类型各不相同,声势和体量却都出奇的高,身在其中的大鹏常常被人问起,面对市场的残酷竞争究竟是否焦虑,毕竟身上顶着处女作近12亿票房的光环,又有演员转型当导演,第二部作品往往口碑票房都不如第一部的魔咒。面对这些问题,大鹏很坦诚,他说他对《缝纫机乐队》的质量没有担心,更多的担心来自于他自己,来自于经过了《屌丝男士》和《煎饼侠》后观众们相差极大的口碑,他的担心,是观众们出于惯性印象,而没有给《缝纫机乐队》一个机会。《缝纫机乐队》选择了东三省作为路演的启示,在大鹏和主演乔杉的家乡,观众们自然给予了极大的热情,映后交流时,有影迷上前和大鹏说:“我周围很多人都说,大鹏拍了《煎饼侠》之后有点儿膨胀了,我今天就是来替朋友们看看,你到底膨胀了没有!”普通观众们指的“膨胀”,可能来自于大鹏身份的变化,三四年的时间里,大鹏从节目主持人变成了十一亿导演,与冯小刚、徐克、王家卫等大导演合作了个遍,与他最初风靡全国的“屌丝”形象相差甚远。面对着这些不太友好、甚至有点儿刻薄的质疑,大鹏平心静气的解释着:与这些大导演的合作,其实是想多学学,看他们是如何把控一部电影的拍摄和制作。
而大鹏学到最多的是什么呢?
大鹏在很确定,那就是“不妥协”。

有一个例子被他反复说起,拍摄《煎饼侠》时,柳岩与韩寒吃饭的一场戏,大家看好了场地,环境设施一切都很完美,却要5000元的拍摄场租,剧组制片却说没有那么多的预算资金,最多只能找个租金1500的场地,于是大鹏只能妥协。而在冯小刚徐克这些大导演身上,大鹏看到了“不妥协”的力量,一个镜头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一个导演因为麻烦、因为节约而妥协一点点,那么那个镜头就都不是完美的。
 

当大鹏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到了《缝纫机》的拍摄,大鹏的要求近乎苛刻,电影接近尾声的一场高潮戏,需要5000名群演,500多个乐手,以及数不清的乐器,这三样,每一样的筹备都很困难。影片拍摄地集安是大鹏的家乡,东北小城市,没有现成有经验的群众演员,只能发动百姓来整夜拍戏,为了给拍摄暖场,大鹏和主创们拍摄的间隙亲自上台一首接一首的唱歌,唱到嗓子说不出话;乐器和乐手,从北方各个城市招募,大巴车一车一车的拉到现场。大鹏说,那个场景多难拍啊,拍了7晚,如果我有一点点妥协,5000人可能最后就变成500人,那就不是你们现在在电影里看到的样子。
大鹏很肯定的说,《煎饼侠》是有遗憾的,但在当时,已经是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而两年后再拍片子,我很谦虚,我知道我不是大导演,我不能任性,但不意味着我不自信,对于《缝纫机乐队》我很自信,它没有一点儿遗憾,每一秒镜头所呈现的东西,都是到了极限的。
 
大鹏认真的和当面质疑他“膨胀”的观众说: 从《屌丝男士》到《煎饼侠》,他的内心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卖了多少票房,与他的个人收入也没什么关系。现在的大鹏,也还是那个大鹏,会在采访的间隙狼吞虎咽飞速吃几口外卖来的饺子,会面对化妆师的“补妆“有点儿不好意思,会在已经结束工作后答应因为堵车迟到的摄影师拍照的需求,会在镜头前做了一整天的采访后,提着保温杯继续去剪辑室,和同事们再“磨磨预告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