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的明月

鲁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东江纵队,而且还是关于东江纵队护送滞留在港的文化人返回大陆的故事,这样一个意识形态非常鲜明的题材由许鞍华来导演,会有怎样的呈现?如果以为电影《明月几时有》里会有护送途中的惊心动魄和枪林弹雨,那真是天大的误会,因为电影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护送就结束了,而且显得波澜不惊,但只要接着看下去就会发现,许鞍华不愧是许鞍华。

有评论说这部电影有散文化的倾向,但在我看来故事再清楚不过,讲的就是方兰在短短几年内从一个小学语文教师成长为革命者的故事。除了方兰,电影里还有刘黑仔、方兰母亲方伯母等其他许多人物,但这并非岔题,因为人是生活在社会里的,方兰回应刘黑仔的称赞时说——“环境会改变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现在这样子的”,他们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引领和见证了方兰的成长。

最能说明一个人成长的一定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特别是需要在自己最心爱的人或事上作取舍的事情。因为这往往关乎切肤之痛,比经历枪林弹雨要沉重得多。当方伯母因为递送情报而被日本宪兵队关押后,方兰和刘黑仔一起去刺探情况,最后方兰主动放弃营救。有评论说这是“反高潮”,似乎营救或者不营救都可以,导演选择不营救是刻意为之,“文青喜欢”。但...

显示全文

东江纵队,而且还是关于东江纵队护送滞留在港的文化人返回大陆的故事,这样一个意识形态非常鲜明的题材由许鞍华来导演,会有怎样的呈现?如果以为电影《明月几时有》里会有护送途中的惊心动魄和枪林弹雨,那真是天大的误会,因为电影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护送就结束了,而且显得波澜不惊,但只要接着看下去就会发现,许鞍华不愧是许鞍华。

有评论说这部电影有散文化的倾向,但在我看来故事再清楚不过,讲的就是方兰在短短几年内从一个小学语文教师成长为革命者的故事。除了方兰,电影里还有刘黑仔、方兰母亲方伯母等其他许多人物,但这并非岔题,因为人是生活在社会里的,方兰回应刘黑仔的称赞时说——“环境会改变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现在这样子的”,他们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引领和见证了方兰的成长。

最能说明一个人成长的一定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特别是需要在自己最心爱的人或事上作取舍的事情。因为这往往关乎切肤之痛,比经历枪林弹雨要沉重得多。当方伯母因为递送情报而被日本宪兵队关押后,方兰和刘黑仔一起去刺探情况,最后方兰主动放弃营救。有评论说这是“反高潮”,似乎营救或者不营救都可以,导演选择不营救是刻意为之,“文青喜欢”。但伤感和伤痛绝不是一回事,故事的发展也有其自身逻辑。宪兵队总部是日本人驻扎的核心区,守卫森严,方兰母亲身上的情报是极为重要的地图,日本人更不会轻易放过。一旦要营救,必然是一场硬仗,而且绝对没有把握。更严重的是,正如方兰所说,“万一出事了,市区中队和短枪队,就都没有了”。从得知母亲被抓到设法营救再到主动放弃营救,饰演方兰的周迅,每一个表情都丝丝入扣,直抓人心。这种成长带来的痛苦也是痛彻心扉。

这种痛苦之所以成立,也建基于对“特别自私,爱面子,顾自己,可是心肠好”的方伯母的出色刻画。影片一开始,她试图用两块糕点说服茅盾夫妇续租,结果并不成功,直接就把糕点拿回来了,但其实她珍藏的糕点总共也就三块而已。方伯母死都不说自己认识一同被抓的阿四,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母性,二是不连累别人的性格。对于第二点,电影里有一处看似闲笔,但我认为对方伯母最后的选择起到了助推作用。那就是她代替阿四去伍记药店取东西,药店老板让她到后面去等,那里躺着好几位受伤待医治的革命者。因为正视过淋漓的鲜血,方伯母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牺牲。

类似的闲笔还有很多。比如刘黑仔在屋村吃饭的一场戏,刘黑仔问“村长怎么不吃”,村长说“吃过了”,刘黑仔对面还坐了一个眼巴巴不作声的孩子(虽然并没有给孩子一个正面镜头,给了反而不好),吃没吃过,其实很清楚。又如电影里关于搜查的戏有三场,方兰一场,方伯母两场,方伯母就是因为第二次搜查不过关而被日本人抓了。前两场是中国人查中国人,最后一场则是印度人查中国人。这也为方兰所说“不是所有人都是现在这样子的”,提供了一个新鲜的注脚——乱世里有些中国人选择了委曲求全,但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他们仍会照顾同胞,这是异国的印度人做不到的。这些点滴,并不意在“歌颂”,因为不在许鞍华的审美范畴之内,但的确创造出了一种“认可”,并让人看到希望。

关于不同国民之间情感的讨论,更集中体现在李锦荣和山口大佐之间的两场戏。有人说第一场戏中山口突然让李锦荣七个数之内用“明月”作诗体现了日本军官的残暴,恐怕不是这样。虽然山口当时把手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但镜头最后停在了他小腿的刀疤上。在第二场戏里,山口专门对刀疤做了解释,那是父亲给他的成人礼,他希望用一种仪式来考验李锦荣是不是男子汉。虽然李锦荣经受住了考验,但是侵略者不可能得到被侵略者的理解。

影片最后,刘黑仔向方兰告别说:“我告诉你,打从我第一天加入短枪队,就没有想过活着出来。”虽然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是电影哪怕再惊心动魄,主角都不会死,如何让主角一路活下来,又能让观众体会到这种生死不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刘黑仔和战友为运送枪火、乔装成送父亲回乡下下葬的一场戏,因为一时麻痹让汉奸产生怀疑,却也正是有了汉奸做了替死鬼,才没有被日本兵发现,画面明快,甚至还有些幽默,但其实是命悬一线。刘黑仔把汉奸的尸体抬到路边草丛后说了一句:很快就见面了。——谁和谁见面,在哪见面?“从没有想过活着出来”,绝不是说说而已的。

方兰和刘黑仔约定胜利后见,多么充满希望,但就好像方兰没能和方伯母“胜利后见”,方兰和刘黑仔的这一别也是永别。据百度百科资料——日本投降后的1946年5月1日,刘黑仔在南雄县界址圩调解民事纠纷时,遭国民党军包围,在突围时不幸大腿中弹,后染上破伤风而牺牲,年仅27岁。

这是后话。电影里,随着刘黑仔的行船远去,远去的山影逐渐清晰,忽地,太平山下现代灯光亮了起来,海上生明月。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月几时有的更多影评

推荐明月几时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