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基礎作業

Neko 許芸齊

Q_主題是什麼: 藉由一個殺人魔司機的社會化之路,探討美國的英雄主義之於世界。

logline_ 殺人魔擁槍蛻變成英雄!

Q_誰是主角: 崔維斯

Q_誰是反角: 崔維斯

Q_主角要什麼? 主角是一個隱藏自己罪刑的殺人魔。當我們以為他要的是愛情,他要性(跟幕僚女電影院約會那場),當我們以為他要的是性,他要拯救他人的英雄感(跟雛妓相處卻沒做愛的那場),他要什麼他自己也在尋找,唯一可以確定他是理想主義的。討厭垃圾。想要乾乾淨淨。透過他所遇見的人,他要的東西一直在變化與昇華, 最後他如願殺了很多很多很多人,卻成了人們眼中的英雄。

Q_誰在主導劇情的走向? 所有崔維斯遇見的人

Q_故事進行中方向有改變嗎?如果有,在什麼地方?因為什麼事? 本質上沒有改變,就是殺人魔想殺人。 唯一改變的是人們對殺人魔的態度,從懼怕鄙夷,到感激崇拜。

Q_這部電影是三幕劇嗎? …好像不是

Q_故事的起手式? 一個猥瑣孤獨的計程車殺人魔,愛上了一個光鮮亮麗的政客幕僚女

Q_轉折點在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 轉折點都發生在看他遇見的是誰: - 遇見幕僚女,求愛失敗,想要殺人 - 遇見政客,拔高自己殺人的理想性 - 遇見...

显示全文

Q_主題是什麼: 藉由一個殺人魔司機的社會化之路,探討美國的英雄主義之於世界。

logline_ 殺人魔擁槍蛻變成英雄!

Q_誰是主角: 崔維斯

Q_誰是反角: 崔維斯

Q_主角要什麼? 主角是一個隱藏自己罪刑的殺人魔。當我們以為他要的是愛情,他要性(跟幕僚女電影院約會那場),當我們以為他要的是性,他要拯救他人的英雄感(跟雛妓相處卻沒做愛的那場),他要什麼他自己也在尋找,唯一可以確定他是理想主義的。討厭垃圾。想要乾乾淨淨。透過他所遇見的人,他要的東西一直在變化與昇華, 最後他如願殺了很多很多很多人,卻成了人們眼中的英雄。

Q_誰在主導劇情的走向? 所有崔維斯遇見的人

Q_故事進行中方向有改變嗎?如果有,在什麼地方?因為什麼事? 本質上沒有改變,就是殺人魔想殺人。 唯一改變的是人們對殺人魔的態度,從懼怕鄙夷,到感激崇拜。

Q_這部電影是三幕劇嗎? …好像不是

Q_故事的起手式? 一個猥瑣孤獨的計程車殺人魔,愛上了一個光鮮亮麗的政客幕僚女

Q_轉折點在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 轉折點都發生在看他遇見的是誰: - 遇見幕僚女,求愛失敗,想要殺人 - 遇見政客,拔高自己殺人的理想性 - 遇見抓姦男,得到用槍的靈感 - 遇見搶匪,意外行使了英雄性的殺人手段 - 遇見雛妓,找到可以宣洩殺人欲的拯救對象

Q_高潮在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 妓女窩的槍械大戰

Q_這部電影是類型片嗎?什麼類型?為什麼? 應該是黑色電影,因為有槍,有犯罪,又探討政治,善惡等等(但總覺得故事結構又好像追尋自我的那種公路電影…)

劇情摘要: 「清理後座的血」,完全不用畫面,幾個字讓人知道他是殺人魔。他說自己討厭冷漠疏離。

他愛上了一個候選人幕僚,對她充滿憧憬。第一次約會就表達了對她辦公室其他男同事的嫉妒,說話不得體,女人委婉表達不安,「你讓我想起一首歌。」

他於是去找了那首歌,我們以為他是想知道女人眼中的他,但他根本連唱機都沒有,他是想跟女人一起聽?他還約女人看電影。他主動的方式很不社會化。

候選人上了他的車,兩人竟然是可以聊得上的。候選人問他希望社會變得怎麼樣?這成了轉折。他說他希望世界上不要那麼多垃圾。他似乎找到了自己殺人的崇高理由。

接著故事展現他生活中遇到了哪些垃圾:喝醉的男女,吵架與暴力…(埋艾瑞絲的梗)

但他約幕僚女看的竟然是色情電影,她生氣離去,他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他是一個只知道主動,不懂何謂圓融的人。

「花都送不出去,花香讓我病得很重,想保持健康就得快樂。」於是他衝去女人辦公室,被恐嚇要叫警察趕走他。

鬱悶。遇見一個抓姦男乘客,想要殺掉出軌的老婆,說要用槍轟掉她的頭,轟掉她陰道。又遇見一個提出反工作論的男乘客。

觀眾在這裡已經可以感覺到他想要殺人的氛圍,慾望被挑起…他失神開車,差點撞到某女,某女瞪他,他就開車低低地尾隨那女,想殺人的一股陰沉氣氛,但女的身邊都是人,太熱鬧。

失敗了,他覺得寂寞,6/8那天是一個轉折,他買了槍。

他又重新充滿鬥志,身體的鍛鍊與準備。穿插競選片段,畫面產生了意義:就算瘋子也有投票權,瘋子也有槍。政客不斷說著,全民才是主人。

突然,一個生活的插曲事件,去便利商店碰見了搶匪,他的槍意外派上用場,殺了人。他倉皇,因為沒有使用槍枝的證,老闆要他快走,交給老闆處理。老闆說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個搶匪。

而政客高聲說著:是人都受苦,想想那些在越戰的英雄。原來殺人也能是英雄。

然後他被路人騙去找妓女,雛妓,本來也受到皮條客的慫恿想要上,一見面卻改變主意,因為發現自己跟她有過一面之緣,他知道她想逃離皮條客,但女孩自己都忘了。到這裡,他跟女孩交換了名字,她叫艾瑞絲,他叫崔維斯。我們終於知道了主角的名字。

事實上艾瑞絲很不安,沒有接受崔維斯,就跟前一個女人一樣。她說崔維斯應該是天蠍座吧。崔維斯的問題是,總是太快跳到事情的核心,別人跟不上,顯得無禮。

但崔維斯不知道自己沒有被接受,他走出了前一段戀情,燒掉花,積極準備帶艾瑞絲逃走的計畫。不曉得另一頭,皮條客對艾瑞絲的花言巧語老走又軟化了艾瑞絲的心。

崔維斯能給她錢,給她自由,但給不了蠱惑人心的種種謊言。不能讓她感到被愛,被需要,被尊重,那麼給再多也沒有用。

政客依然嚷嚷,崔維斯來到現場,看見自己曾經愛慕過的幕僚女此刻在台上,他們說著冠冕堂皇的話,「人民不必再為少數人而受苦,因為人民能統治政治,改善失業,通膨,戰爭,貧窮…」崔維斯在群眾之間,因為跟保鑣聊過槍,保鑣特別注意他,擔心他會傷害政客,崔維斯跑了。他在這些崇高的人面前,就算有了槍,也沒有力量。

崔維斯來到妓女窩,再次遇見皮條客,一言不合開了槍。 所有無力的軟弱感化為一顆顆子彈,他有槍,別人也有,他們互相射擊,毒蟲與非毒蟲,混蛋與非混蛋,有理想的與沒有理想的,人人都有槍。他們在十二歲看似懵懂未知的年紀卻已經被皮條客給利用的女孩艾瑞絲面前,打成一團。 艾瑞絲很驚慌,哭了。 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崔維斯倒在艾瑞絲身邊喘氣。 終於,崔維斯一口氣殺了很多很多很多人。 警察來了瞄準崔維斯,崔維斯舉起滿是鮮血的手,做了一個舉槍自蹦的動作,似笑非笑。

一篇「計程車司機力抗黑社會份子」新聞,讓崔維斯被艾瑞絲的爸媽感謝。

崔維斯重新遇到剛開始自己愛慕過的那個幕僚女,她上了他的車。 從配樂,我們知道她對他依然有性的吸引力,但現在她對他很崇拜。 下車後,女問:多少錢? 男卻高傲頭也不回:再見。

殺人與性的慾望,都是為了證明自己存在,崔維斯已經把它轉化成對弱勢的拯救,它已經超越自己。崔維斯開車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出租车司机的更多影评

推荐出租车司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