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找乐子还得找它

仰望天蓝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5年的国庆,时光在天津看的《夏洛特烦恼》。

整场笑出猪叫。

三年来,一年一部大电影,麻花的产量并不高。但质量在越来越烂俗的国产喜剧片中均属上乘。

数据来源:猫眼票房

上映十小时,票房过亿,除了麻花的金子招牌,缺笑观众的自来水,其实才是《羞羞》票房保证的根本。

基本不用猜,国庆档大赢家,既不是《缝纫机》也不是《空天猎》,而是他——

羞羞的铁拳

不夸张的说,整个影院真的是前后左右的杜比环绕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先是窸窸窣窣的个别笑声,再到哄堂大笑,高低起伏,延绵不绝,还不乏边笑边鼓掌的。

从头到尾,尬...

显示全文

15年的国庆,时光在天津看的《夏洛特烦恼》。

整场笑出猪叫。

三年来,一年一部大电影,麻花的产量并不高。但质量在越来越烂俗的国产喜剧片中均属上乘。

数据来源:猫眼票房

上映十小时,票房过亿,除了麻花的金子招牌,缺笑观众的自来水,其实才是《羞羞》票房保证的根本。

基本不用猜,国庆档大赢家,既不是《缝纫机》也不是《空天猎》,而是他——

羞羞的铁拳

不夸张的说,整个影院真的是前后左右的杜比环绕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先是窸窸窣窣的个别笑声,再到哄堂大笑,高低起伏,延绵不绝,还不乏边笑边鼓掌的。

从头到尾,尬笑基本没有,段子也都新颖,包袱更是伶俐,抱着尝试的心态去看,反倒有点捡到宝的错觉。

简单看下剧情。

职业拳击手艾迪生(艾伦 饰),因为一场假拳风波身败名裂,变成了所谓“信誉最好,打的最假,输的最真”的假拳击手。

马小(马丽 饰),是一位专挖黑料的体育记者,号称“报道从不出错”。

站在职业的对立面,他们一上来就不对付。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在泳池里“触电”了,接吻加上雷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互换了灵魂。

从此,陌生的性别,崭新的自己。

男女换身的元素并不新鲜,稍有阅片量的观众都能猜到故事——基本类似于新海诚《你的名字》和周星驰《破坏之王》的升级。

如果你看的喜剧片再多一点,过程和结局基本也了然于心的。

那么,这么一部烂俗故事设定的电影,为什么豆瓣能飚到7.6

有一句话叫:戏不在多,而在精。

放在喜剧中,应该是:梗不怕多,而怕旧

观众早已经被网络上满天飞的段子看得没有了笑的欲望,那些张口就来的笑话日常,招来的也不过是几声“呵呵”的尬笑而已。

可喜的是,麻花不同。他们没有将精力全部放在故事和逻辑上,反而找准了喜剧才有的G点——包袱

看过《欢乐喜剧人》的观众应该知道,包袱的创作是很煎熬的。找准观众的笑点,让包袱爆炸,是考验喜剧人功底的最终法则。

正因为这样,《羞羞》才做到了,在一个老套的故事中,加入无数精良的包袱,而这些包袱,才是《羞羞》称霸国庆档的秘密武器。

作为麻花的第三部作品,《羞羞》没有《夏洛特烦恼》的亮眼,也没有《驴得水》讽刺的现实意义。

但《羞羞》为我们提供了,可以笑半年,甚至笑一年的新鲜包袱。

从《羞羞》也不难看出,开心麻花并不在意市场捞快钱的喜剧风向,也不在意探索喜剧电影吸金的边标,

他们不是包袱的搬运工,而是包袱的创造者,运营者,发扬者。

从电影中不难看出,这种老套路新包袱,观众是有多喜欢。

剧情本身,身体互换就是一个错位梗,《羞羞》就将它做出了新意。

平时生活中最常见的梗,当然不必放过——

比如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儿身,艾迪生先是干嚎了几声,试了试嗓音,然后全身上下开始摸。

这是最基本的,几乎每一部喜剧电影都能做到,《你的名字》也是一样。

稍微高级一点,自然是生活习惯

比如身体互换后,马小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女澡堂子,彻彻底底爽了一把。

比如在家洗完澡,用浴巾只裹着下体就开门见客。

再比如,作为拳手上台,当裁判员拿下披风时,他第一反应竟然是羞羞地捂住胸口。

或者拳击开始后,一顿乱捶,也许这也是《羞羞的铁拳》片名的由来。

再高级一些,到了创作层面,自然要考虑到角色的性格特点

男生艾迪生,不是直男癌,女生马小,也不是小女生

比如,两人在泳池里换身体的那场戏。因为之前互换是被闪电劈中,所以两人拿来一堆电击器。

女身的艾迪生,这时还不觉得事情严重(换成女身,身为混子的他肯定意识到了很多便利),所以并不专心于换回来,反而恶作剧一样,老在对方说话说到一半,就忍不住电击……

一次两次,突如其来的电流配上顺嘴而出的歌词,简直爽嗨了。

真是贱得可以。

而男身的马小也不示弱。

两人谈妥后,准备试着还原最后一个换身步骤——接吻(此前两人触电时也接吻了)。

就在嘴越挨越近的时候......突然女性心理的艾迪生,给了对方一个大巴掌。

“我做不到!”

一个字,直。

再比如,男儿心的马小,为了搞坏马小的名声,开始直播扒掉游泳选手的泳裤,

不惜直播“铁锅炖自己”,浓浓的东北风味和喜剧效果相结合,满屏的弹幕看的观众眼花缭乱,不得不说恰到好处。

可贵的事,性格特点造成的梗并不仅仅体现在男女主身上,

说道开心麻花,当然不得不说另一个人:沈腾

作为卷帘门的二当家,开头一句恬不知耻的“师兄,一别三十年你可曾想过,师弟我依旧貌美如花”,足以让观众喷饭。

就性格来说,他既无能又软弱,师兄下山三十年都没有当掌门;可内心却又充满了欲望和野心。

所以,跌碎膝盖保住尊严的“飞天一跪”,当然能逗笑观众。

后边将狮吼功和一阳指结合的挑衅手法,来源于无能,终结于性格,将沈腾所塑造的张茱萸身上可以挖的包袱,一网打尽。

为了造梗,麻花不惜将《夏洛特烦恼》中的袁华和秋雅也拉了出来,他们归隐山林,似曾相识的感觉,看过两部电影的观众都懂。

不同于电影拍出成片,才能给观众检验,他们经过话剧舞台的现场考验,通过一场一场即时的反馈来改进,成型为我们看到的样子。

基本上每个笑点都经过缜密的考量,做到弹无虚发。

《羞羞的铁拳》不是俏皮话和肢体搞怪拼凑的平面喜剧,而是立体的结构喜剧。不是碎的,而是整的。

表面上的“男女反串”、“灵魂互换”,实际上是为了达到“身份误认”的目的。

先展示给观众“正常的生活状态”,再通过误会、谎言、魔法等手段,给予角色被误认的第二身份,再利用身份误认制造桥段和笑料,

不得不说,这并不是创作包袱最容易的办法,但却是最有效的。

经过每一场话剧检验的电影,经过每一场话剧检验的包袱,呈现在影院里,必然有它的成熟感和沧桑感,《夏洛特》如此,《驴得水》如此,

今天《羞羞的铁拳》亦是如此。

《羞羞的铁拳》话剧剧照

之于看过话剧的观众,影像是新的表现形式,

之于第一次观影的观众,这确确实实是捡了便宜。

不过,不光是我,可能每一个观众都能隐隐感觉到,麻花的电影总是少了点什么。

我们看电影,期待的是电影直通心灵的共鸣感,是感情的共鸣,故事的共鸣,人物的共鸣。

看《百鸟朝凤》,看《二十二》,看《喜剧之王》,那种艺术的无力,战争的残酷,小人物的挣扎,让我们带着充实感离开影院。

可看完《羞羞》,笑也笑了,就是缺点什么,是吧?

这里要说,足够写一篇硕士毕业论文了,题目叫《论戏剧和电影的差异》。

戏剧,强调冲击力,而影像,往往注重共鸣感。戏剧,偏向形式化的情感宣泄,而影像,则着重内心情感的交流。

说白了,戏剧强如雷电,而影像温润如雨

我们看完麻花电影内心的空虚,正是因为戏剧和影像的差异化。

舞台感太浓,使表演看上去流于表面。

可这不是我们挑《羞羞》毛病的缘由,更不是我们诟病开心麻花作品没有深度的借口。

两种艺术形式,各有各的特点,不能因为舞台剧改编,就否认他在电影上的细致和成功。

至少,如今能让你会心一笑的电影,不多了。

可事实是,《羞羞的铁拳》,的却做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