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身不由己的那个时代

彼年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借用柏格森一句话:人在当时处境中,就像漩涡中的一片落叶或枯草,身不由己。刘峰和何小萍,属于他们的芳华恰好与身不由己的时代重合,又有什么是由得了自己的呢?

      电影采用碎片式情节,以时间线和旁白的第一人称上帝视角推进,在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把一个残酷的时代以微缩的形式呈现了出来。

      影片的最后,早已步入中年却单身依旧的何小萍和在对越反击战中丧失右臂命途坎坷的刘峰同坐在小站的长椅上,两人忆起当年,何峰掏出包里十几年前在文工团女生宿舍地板下找到的何小萍第一张军装照的碎片拼成的照片。那是一个女孩最初的信仰,以及,最后的幻灭。何小萍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也什么都没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有些话现在说出来似乎也丧失了当年的味道,不如就吞下肚,毕竟到了这个境地彼此早已心知肚明。
      
      于是何小萍也只是慢慢地把头靠在了何峰的肩窝,眷恋不舍地蹭了蹭,唉这是她所珍视的人啊。镜头也随之慢慢拉远,旁白仿佛洞悉一切,电影也在这样的旋律中慢慢结束。

&nb...
显示全文
借用柏格森一句话:人在当时处境中,就像漩涡中的一片落叶或枯草,身不由己。刘峰和何小萍,属于他们的芳华恰好与身不由己的时代重合,又有什么是由得了自己的呢?

      电影采用碎片式情节,以时间线和旁白的第一人称上帝视角推进,在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把一个残酷的时代以微缩的形式呈现了出来。

      影片的最后,早已步入中年却单身依旧的何小萍和在对越反击战中丧失右臂命途坎坷的刘峰同坐在小站的长椅上,两人忆起当年,何峰掏出包里十几年前在文工团女生宿舍地板下找到的何小萍第一张军装照的碎片拼成的照片。那是一个女孩最初的信仰,以及,最后的幻灭。何小萍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也什么都没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有些话现在说出来似乎也丧失了当年的味道,不如就吞下肚,毕竟到了这个境地彼此早已心知肚明。
      
      于是何小萍也只是慢慢地把头靠在了何峰的肩窝,眷恋不舍地蹭了蹭,唉这是她所珍视的人啊。镜头也随之慢慢拉远,旁白仿佛洞悉一切,电影也在这样的旋律中慢慢结束。

       起初,是刘峰冒险隐瞒何小萍身份将她带进文工团的,先前的她父亲作为政治犯劳改,母亲改嫁,懂事后就没怎么享受过关怀,何小萍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脱离原来环境的地方,就能获得尊重。但也并没有。她的傻里傻气甚至有些土里土气的样子没有在一开始就让文工团里自带优越感的人们接受。于是,渴望穿上军装的她在看到林丁丁挂在墙上那一套整齐的军装时忍不住拿下来照着镜子在自己的身上比划,欲望在看到镜子中被绿色军装覆盖的自己时被放大,于是她去了照相馆,穿着林丁丁的军装照了相,寄给了她被关在劳改农场从六岁就再没见过的爸爸。

      就像旁白说的,这件事就是一个导火索,从今往后,何小萍与文工团的关系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泳衣事件,那个自缝海绵垫的泳衣,两块黄澄澄的海绵被突兀地安在薄薄的白色泳衣上,看起来的确很不堪。而几乎文工团的所有人都坚信这件泳衣是小萍的,甚至还出现了“逼供”事件,几个女生在走廊围着练舞回来的何小萍,大庭广众之下让她承认、让她悔过,遑论她们是否确定泳衣的主人,自始至终没有考虑一个同为女生的心理感受,这种鄙视与嘲讽对于何小萍来说是毁灭性的。直到影片结束游泳池泳衣事件也没有明确那件令小郝、丁丁等女生鄙视嫌弃的泳衣主人,然而其实看得出来,那个让小郝等人去嘲笑戏谑欺负小萍的泳衣并不是小萍的。这种羞辱让一个同样处于芳华的女生,一个曾受尽折磨未曾真正享有关爱的女生彻底崩溃。与其说是在上一段情节中的独舞镜头,小萍就已经表现出了对集体主义的反抗,不如说是这一段霸凌的桥段让她彻底死心,对于融入不再抱有幻想。

      而对于小萍的曾经甚至要冒险偷军装去拍张照的信仰来说,早在被派到边境野战医院的时候就已死去。刘峰因为抱了抱他心爱的女孩而被诬以流氓罪下放,小萍心中失望透顶,以消极反抗的姿态装病不愿上台领舞。被政委识破,他却不戳穿。只拉着她的手上台顺水推舟地向台下口号式地宣传,是的,形式化口号式地宣传。而却在表演结束返回文工团的时候,未经询问预告就当众宣布何小萍因身体不适被派到野战医院去“锻炼”。呵,多么讽刺。此时镜头一推,给了何小萍一个特写,她首先是错愕的表情,然后渐渐的像是懂了些什么,嘴角扯出了一丝微笑。是如释重负还是怅然若失?抑或是两者兼具?这个笑饱含深意,意味不明。但是信仰的崩塌是可以肯定的了。曾经心心念念加入的文工团,本以为能在这里实现自己的舞蹈梦。现实却是几乎没有机会上场,平时只能打打杂,还被战友排挤嫌弃,这里似乎也没有曾经想象的那么好。政委许是看出了什么,他知道自己在装病,却还假惺惺的虚伪的挽着自己的手上台舞蹈,最后却这样毫无尊重可言的就把自己下派到野战医院,从不会顾及你作为一个“人”的感受。在那样的年代,一句话即可判你死刑,政治犯可以被一句话打入地狱,就像小萍的爸爸不就是吗?文革结束解放了,他却因劳改积劳成疾药石无灵没等来平反的那一天就过世了。小萍在这个世界上早已没有了眷恋,当然,除了刘峰,那个会帮她隐瞒身世带她进文工团的刘峰,那个会在大伙都嫌弃她不愿为她伴舞时撑着腰伤挺身而出的刘峰。所以那个微笑,也许存着一份对于能找到刘峰的希冀。

      后来一切似乎都很离奇,小萍和刘峰在同一片军区,甚至有一次同时出现在了野战医院,却也没有遇见,有了一丝宿命的意味。直到刘峰在越战反击战中失了右臂,小萍在野战医院中成了英雄却因精神刺激患了精神病,他们才在精神病院相聚了。这种关于时代的叙事母题常常给人带来一种恍惚的错愕感。从人生的末途往初路看,往往物是人非事事休。小萍和刘峰最后在一起了,相伴一生却也没有结婚,许是人生已看透,多了份厚重的沧桑感,早已不需要一纸证书来证明什么。

      而黄轩饰演的刘峰是命运最为颠覆的一个角色。

      在文工团里他舞跳得好,又善良肯干,团里都夸他是活雷锋。他看起来忠厚老实,甚至对谁都体贴又细心。
哪的东西坏了就找刘峰,他准能修。也正因为这副老好人的模样,他博得了个“活雷锋”的称号,连续好几年获得“活雷锋”的证书、奖品等等组织上颁发的奖励。这一切的一切在刘峰被诬流氓犯下放并且除了小萍再无一人相送的时候都显得那么讽刺。他自己也明白,才会在最后收拾东西离开时把那些曾经被他珍视的仿佛是人格标志的“活雷锋”奖励品打包准备扔掉,悲哀吧,仿佛多存在一秒都是一种讽刺。曾经的刘峰就像被这个组织杀死了,就凭这一次冲动的拥抱就抹杀了他曾经所奉献的一切。好像只有这个冲动拥抱丁丁的流氓犯刘峰才是真正的刘峰,以前的他都是幻象。人情冷暖在刘峰转身离开文工团大门时仿佛皆已被其洞明。电影中在丁丁被强抱后回宿舍躺在床上嚎啕大哭的时候,旁白说得很对,丁丁会觉得恶心,因为刘峰的形象早已被神化,他对谁都很好,怎么也会有七情六欲呢?怎么也会强抱一个女孩子呢?就像抱着的他们俩被其他人撞见的时候其他人指责丁丁那样:“腐蚀我们的活雷锋”。大家似乎都入戏太深了,刘峰是“活雷锋”,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然而,人性中的贪嗔痴等等欲念避无可避。

      影片末尾有一段情节是小郝、穗子还有刘峰在海口的相遇。当时三方各自的境遇对比仿佛是命中注定。拥有高干家庭背景的咋咋呼呼的小郝嫁了个门当户对的高干子弟,抓住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波下海潮,赚得盆满钵满,过得优渥富足;心思细腻敏感的穗子发挥当初在文工团时就拥有的好文笔,出了书,当上了作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声望,也活得富裕体面;只有刘峰,这个最善良,最老实的人,为了陪在他心爱的姑娘身边,放弃了他自己也心心念念的组织上批给他的第一个大学生名额,留在了那个他本以为可以一辈子效劳的文工团,即使无法跳舞,也要每天找点琐事干,应了那个年代的一句话,发挥一颗螺丝钉的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最后呢?因为抱了自己的心爱的姑娘,被诬流氓,没有一人出来帮说一句好话,仿佛遭到了信仰的背叛,审讯员一句句猥琐的诱供简直亵渎了刘峰对丁丁纯洁的情感,现实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然后是被下放到伐木连,最后又莫名其妙地参加了自卫越战,断了一只手臂,退伍后来到海南顺应潮流投入第一波下海潮,但是经商也并非谁都能成功,何况是断肢残臂的他,于是才有了穗子和小郝看到了现在连生计都成问题的他。这是所谓“好人有好报”的结局吗?不见得吧?当年的信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现在看来多么可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对最起码的人性有丝毫的尊重吗?人性中深处的欲望在那个年代被极端压制,所以刘峰“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的行为言语才会彻底颠覆所有人对他的固有印象吧。

      也许也只有这样宏大的叙事才能传递给我们一种时代的悲凉沧桑感。

      很多人追究其中细枝末节的东西,但是其实电影中许多意义无需点明,那些隐喻就让我们自己发掘,待一千个读者的一千个哈姆雷特。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