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 醉玲珑 5.9分

醉玲瓏大結局

雲離垢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Episode 53-56

寫在最前面, 大大小小的戰役處理得超級精彩。 無論是洮陽一戰, 還是荒野古城裡的對峙, 無論是軍隊對陣沖刷金戈鐵馬, 還是巫女軍團的夢幻救援, 無論是突襲還是突圍, 都鋪陳得無比帶感, 劇中很多戰爭場面的設計, 都看得到向過去20年中最經典的電影畫面致敬的痕跡。

老四跟老七, 共同成全了老大, 讓他能放下一切遠離朝政, 遠走他鄉, 四處遊歷。 元灝一路向西, 站在西域群山之巔, 他終於覺得自己是自由活著的。 天下之大, 餘生有張束這樣生死相隨的兄弟相伴, 已是無處不可去。

站在元灝的(假)墓前, 元凌帶著自己跟老七所有的成全, 祝福大哥餘生能踏遍萬里山河, 自由自在。 轉身看向元溟的墓, 元凌應該是極度遺憾失落的, 唯願九弟這次能自這個並不善待他的世界、 自他極度偏執扭曲的人生中, 徹底解脫了。

元安, 九五至尊, 一代帝王, 畢生面對膝下兒臣, 處處嚴防其謀逆, 用盡機關算計。 在他審視自身一生功績時, 你讀得懂他為曾大敗陳國(總覺得這裡的歷史有誤。 宋齊梁陳南朝四百八十寺樓台煙雨。 但在元安的台詞裡陳好像發生在梁之前了!?)、 破索蘭、 推行禮制、 ...

显示全文

Episode 53-56

寫在最前面, 大大小小的戰役處理得超級精彩。 無論是洮陽一戰, 還是荒野古城裡的對峙, 無論是軍隊對陣沖刷金戈鐵馬, 還是巫女軍團的夢幻救援, 無論是突襲還是突圍, 都鋪陳得無比帶感, 劇中很多戰爭場面的設計, 都看得到向過去20年中最經典的電影畫面致敬的痕跡。

老四跟老七, 共同成全了老大, 讓他能放下一切遠離朝政, 遠走他鄉, 四處遊歷。 元灝一路向西, 站在西域群山之巔, 他終於覺得自己是自由活著的。 天下之大, 餘生有張束這樣生死相隨的兄弟相伴, 已是無處不可去。

站在元灝的(假)墓前, 元凌帶著自己跟老七所有的成全, 祝福大哥餘生能踏遍萬里山河, 自由自在。 轉身看向元溟的墓, 元凌應該是極度遺憾失落的, 唯願九弟這次能自這個並不善待他的世界、 自他極度偏執扭曲的人生中, 徹底解脫了。

元安, 九五至尊, 一代帝王, 畢生面對膝下兒臣, 處處嚴防其謀逆, 用盡機關算計。 在他審視自身一生功績時, 你讀得懂他為曾大敗陳國(總覺得這裡的歷史有誤。 宋齊梁陳南朝四百八十寺樓台煙雨。 但在元安的台詞裡陳好像發生在梁之前了!?)、 破索蘭、 推行禮制、 行漢化、 改官制, 深深為傲, 他不可一世了一輩子, 對自身的期待就是希望這一切終將名記青史。 他心中對自已的子臣機關算盡有愧, 但決不言悔。

朵霞, 隻身進入已被木刻沙拿下的洮陽城, 拿自己當籌碼讓木刻沙自洮陽退出所有兵力, 披上了最美的嫁衣, 站在城門之上等著木刻沙的迎娶。 最後在熊熊大火中, 選擇同歸於盡。

沙: 「走啊! 快走啊! 再不走你真的會死的!」

霞: 「我們今天誰也別想離開這裡!」

沙: 「有你這句話, 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輩子我做了這麼多, 還是換來了朵霞妳只屬於我一人, 我此生無憾了。」

最後他整了一下衣冠, 心滿意足地死去, 希望在陰間遇到她時, 仍是那個最英姿煥發的好看模樣。

刀戟聲共絲竹沙啞, 兩日一夜洮陽廝殺, 鮮血濺滿城樓華廈, 再見時已是生死無話。 血染的江山怎敵你眉間一點朱砂。 時光翩然轉身輕擦, 回首無聲歲月, 誰想令我神魂顛倒的容華, 卻不愛青梅竹馬。 到頭來終究是為你, 覆了天下。 戰馬嘶鳴, 天地肅殺, 熊熊烈火中突然安靜了的喧嘩。 火光映亮了我的雙掌, 最後我的懷抱裡, 沒有我的蒹葭。 夢中大漠月下, 站著眉目依舊的你啊, 我還記得我曾多溫柔虔誠地拂去妳衣上雪花, 同妳並肩看著天地浩大 [註1]。 這是今生朵霞永遠無法回應的 • 木刻沙的絮絮情話。

霞: 「原來, 今生, 你我卻是這樣的結局」。 最終, 她在大火中葬生, 斷了木刻沙的所有野心、 慾望、 瘋狂, 凝血而成血玲瓏, 剛烈無畏, 如日似火。

火光淒厲地照亮這片夜, 城頭仍掛著殘旗, 城破時血色的風曾吹得旌旗獵獵。 那曾亮在男兒眼中的光終於都熄滅, 一雙雙閉上了的再無法張開的眼。 焚成灰的蝴蝶, 斷了根的枝葉, 撞擊著眼眶裡凍結的悲切。 鮮血流過長街, 耳畔迴響著當夜的殺伐不歇, 彷彿聽到了堅守不降的城闕在大雨中嗚咽。 青石長階, 染盡生離死別, 若魂魄仍有知覺, 盼在黃泉下能將所有的疼痛驚怖都忘卻。 火已燒破天空, 滿天星辰都傾瀉, 血滾落塵土燒得那樣艷烈。 記憶裡的歲月太遙遠, 再看不清當時的眉睫。 回憶盡頭處, 只剩風聲凜冽。 剛埋下的骨和血, 讓所有在記憶裡逝去的在忘卻中了結。 童歡裡你曾笑得那樣單純無邪, 同樣的一雙眼卻給我那日天盡頭決絕的不歸夜。 逆風穿越荒野, 向所有過往告別, 忘記所有膽怯, 在破曉之前, 願紅蓮之火燒盡所有的罪業, 還一片還能花開成雪的世界 [註2]。 這是屬於朵霞的剛烈跟決絕。 真想尋一瓶衡水老白干好好遙敬她一杯, 就為她的炙烈與艷絕。

天帝密旨命老七接管三軍軍權後, 將老四就地捉拿, 押解回京。 老七卻只是接管了軍權, 讓四哥隻身離去。 他自言說, 我能助你的, 只有這些了, 希望四哥回京之後能與父皇盡釋前嫌, 也不枉我這抗旨不遵之罪。 與其說這是元湛對兄弟的情跟義, 我覺得, 這更是元湛的智慧, 他選擇保全了元凌的尊嚴, 也為皇帝跟三軍之間, 為皇帝跟天下人之間, 保下了一個尚有進退餘地的空間。 開什麼國際玩笑, 剛剛在洮陽跟荒城打了一場場應接不暇慘勝如敗夕陽如血的仗(沒間斷地跟梁軍、 阿柴族、 九王、 以及暗巫對陣), 軍隊都還在最悲傷壓抑的情緒中, 所有鮮血痛楚的犧牲還沒有得到一句安慰, 就要將曾同他們生死相隨的主將卸甲, 押解回京。 你不只在逼老四反, 你同時在逼跟著老四出生入死的玄甲軍跟三軍反。 這場面不是八百府兵能控制的。 這跟第一時空元凌與玄甲軍最後被逼到反的情境是一模一樣的。 名目不清地將剛定天下的戰神一路押解回京, 這是在天下人面前多蓄意多惡意的羞辱, 怎麼可能不讓剛同元凌浴完血戰的三軍心寒, 怎麼可能不讓天下人心寒。

「蕭續戰死, 梁國退兵, 木刻沙跟洮陽城同歸於盡, 我相信接下來的事情, 七弟你可以妥善處理。 玄甲軍以後就交給你了, 父皇要見我, 我便去面聖就好。」 這是元凌對兄弟的信任, 也是元凌對兄弟的成全。 他不想兄弟為難。 面對這樣一道明顯要辦他的密旨, 他只是平靜地配合元湛, 做軍權的和平轉移。 沒有任何叛變任何對峙任何內亂的和平軍權轉移。 這需要多大的智慧、胸襟、跟手段。 因為, 最重要的大魏玄甲軍跟三軍是用來護疆護土護國護民的, 不應該被犧牲於內亂, 不應該是國家權力鬥爭下的犧牲品。

這是這兩兄弟互相成全的方式。 在他們互相成全的同時, 他們真正成全的, 是大魏的家國百姓。

元凌回宮面聖, 帶的, 是玄甲軍裡一批最核心忠心的同自己生死相隨性命相交的死士。

元湛將洮陽城歸還給阿柴族, 並與阿柴族王子夸呂結下永不交戰的盟約。 之後率軍隊班師回朝。

元凌在回京的路上欲跟卿塵做切割。 面對冥魘揭穿曾結玉結以己之身為卿塵擋下反噬之力時, 臉上那很細微的帶著尷尬跟懊惱的小表情; 面對卿塵質疑原來你早知道我從何而來時, 別過眼的沈默以對; 對卿塵說, 「你要知道我這次回去是要謀反」時, 眼裡的苦, 帶著對卿塵一心相隨的傻的責備; 當聽到卿塵說, 「我連生死都不怕, 還有什麼可怕的」, 最後只能無奈地對卿塵的固執妥協、擁她入懷; 飽飽的演技對這一段情節處理得很在線。

從昔邪與元漓的對話裡, 我們再一次窺見「雙星聚」的設定裡進一步的細節: 「雙星必有一死, 方能成就大業。 這是他二人逃不過的劫。 若要卿塵生, 元凌難逃一死」。 還有, 在目前絕望的局面裡有的一線生機: 月華石已被拿來為了拯救十一而散盡靈力, 但只要找到黑曜石, 缺一顆靈石的玲瓏陣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

配上誅心淚那段的淚眼相對, 在虛化了的卿塵面前, 再一次明白堅定地表達彼此此生此世無悔炙熱的愛情, 虐到我頭都有點暈。 一滴淚釀的酒, 五味其中自己會懂。 醉了你醉了我, 癡心瘋 癡人入夢。 誅心的淚輕柔 打在心口, 滾燙的痛遊走, 願為了愛忍受。 誅心的淚溫柔 滴在傷口, 從此痛也會笑著, 說不痛。

定水這一輩子都活在自己的夢裡, 活在自己的世界。 當初為了她的愛情, 她闖了刀山火海陣, 瞞天過海假死易容, 終於得入宮嫁於先帝, 以為這樣的相伴就是一生一世。 未料等在她面前的竟是元安的篡位, 弒兄奪嫂, 她一生最美好的夢被元安悉數毀去。 於是就這樣, 她帶著對元安與對巫族當初無力阻止這悲劇的恨意, 在執念裡活了一輩子, 恨了一輩子, 計畫了一輩子, 想了一輩子, 也念了一輩子。 一路的縝密策劃、 操弄, 決斷殺伐, 雙手沾滿了多少鮮血, 讓多少無辜的人為了她的復仇與團圓大夢陪葬。 為了這個夢, 為了保護元凌, 她讓元凌成長的過程幾乎沒有這個母親。 你幾乎以為這個女人對兒子的心已經死了, 以為她那顆瘋魔了的心, 只剩下復仇、 跟活在她夢裡的先帝。 但最後, 在聽到元凌對卿塵說, 母妃所欠下的由我來還時, 定水對自己說: 「凌兒, 母妃所犯下的錯, 不需要你承擔。 從此以後, 母妃再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原來, 對兒子的愛只是埋得太深, 其實, 愛一直都在。

卿塵先元凌一步率巫族入宮, 今日, 巫族便要替天下正國本, 立明君。 十二帶著卿塵的計畫來找元凌, 希望元凌配合, 成全卿塵來到這時空心心念念要輔助他登基的心意。 元凌對十二說: 「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要天下又有何用。」 這一直就是元凌的愛情。 他是霸王, 但不是項羽那樣的霸王。 兩世的故事裡, 為了江山大業負了愛情從來就不曾是元凌的選項。 他果決帶著玄甲死士入宮面聖, 去與卿塵並肩作戰。

在卿塵與元安對決前最後一刻, 元凌入殿面聖。 昔日父子今日君臣叔姪以私人恩怨的方式一對一了斷這跨越了三十年的恩怨情仇愛恨糾葛。 看兩代戰神在這裡一對一男人式的對決真的很精彩。 BGM大讚。 這位皇帝, 可也曾是昔日的、 上一代的大魏戰神啊! 他大敗過強大的南朝敵軍, 定過江山, 有過自己的傳奇。 我想, 跟元凌的對決, 跟這個他一手帶出來的新一代的戰神對決, 應該也是他期待很久的、 真心渴望的一場最強男人間的血性的巔峰武力值較量吧 (BGM真TMD太燃了)。 這場對決在十分精彩卻毫無懸念的結果中了結。 戰敗的元安被元凌與卿塵告知, 他愛了一輩子的蓮妃並沒有死, 其真正身份是暗巫大長老, 在元安篡位後便在背後計畫一切, 要元安這輩子眾叛親離生不如死。 我想, 元安所有的鬥志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便槁如死灰了。 (轉了一個 tone 的BGM真的太讚了)。

「這麼多年的父子之情, 你教我, 你養我, 我今天不能殺你。 因為我要向你證明, 為君之道, 不一定要什麼殺戮, 不一定要什麼算計, 也可以國泰民安, 天下太平」。 非常童話式古偶劇的台詞。 但它要說的, 是元凌在這裡想償還的所有養育之恩, 孺慕之情。 (Tone 又峰迴路轉了一次的BGM真的太讚)。

「陛下病重, 再難理政, 國不可一日無主, 凌王殿下文成武德, 乃民心之所向, 望凌王殿下即刻繼位, 以佑大魏。」 在聖巫女叩請凌王殿下繼承大統以佑大魏的籲求中, 元凌在群臣聲聲「恭賀新皇繼位, 陛下聖安」的臣服裡, 拿下了最高政權, 繼承了大統。 (這段重新再燃起來的BGM燃得真讓人TMD熱血沸騰)。

定水將殷貴妃自延熙宮帶出, 讓她親眼目睹這盤定水策劃了三十年的局今天的結局。 殷貴妃為了逼自己的兒子下決心爭奪這皇位, 選擇自城樓上跳樓自殺身亡, 終逼得元湛領接掌過來的三軍直接圍困天都。

「先皇被囚困, 殷貴妃以死相逼, 七弟手握兵權, 這一戰, 在所難免。」 元凌懂得他的七弟。

卿塵擔心手足相殘的悲劇會重演, 於是獨自出城說服元湛。 但元湛清楚地表達, 他當然了解母妃求死的目的。 身為臣子, 身為親生兒子, 即使從來就無意於大位, 元湛卻別無選擇。 殺父、 奪妻、 亡國、 滅門, 為自古四大不共戴天之仇。 母妃為了他, 選擇以身殉一生的執念, 逼他必須報這喪母之仇, 那他就必須報這喪母之仇以慰亡靈。 但是怎麼報這個仇, 仇能不能報得成功, 還是由他自己決定。

我卻願意相信, 無論卿塵有沒有出來遊說元湛, 元湛都不會進攻天都, 真正了解元湛的, 還是元凌。 元凌以皇宮冷清為藉口, 回四王府居。 但實際上, 我覺得 他是回四王府等元湛, 他不想讓元湛須得殺進宮裡才能見到他這一面(進宮對元湛才不利。 元凌不想任何一個兄弟的血再染紅皇城內的土地)。 然後在四王府處, 他終於等來了這位曾經生死相託的兄弟 (讚一下這段BGM)。

凌: 你終於來了, 我等你很久了。

湛: 既然你知道我會來, 那你肯定也知道我為何而來。

凌: 囚禁父皇、 奪取皇位, 雖然我沒有殺貴妃娘娘, 但她確實是因為我母妃而死。 母債子還, 天經地義。 你今天來了也好, 我有話想對你說 (我覺得, 元凌在這裡或許是想替自己的母親償命, 要將江山社稷、 跟卿塵, 交託給元湛, 這位他最最信任的兄弟)。

湛: 事到如今, 還有什麼好說的。

元湛下了兩招殺招, 逼元凌出手。 卻在元凌完全不出手的狀況下反而硬生生逼元湛自己在每一招的盡頭收了勢。 是的。 因為, 元湛是來這裡求死的。 他要元凌在這場決鬥中殺了自己, 成全自己, 讓自己用這種方式在這局裡解脫。 這樣他便可以無愧於任何人, 無愧於父皇、 無愧於死去的母妃、 無愧於天地。 而元凌了解。 這位兄弟心裡所有的苦跟不得已, 元凌通通了解。

元湛崩潰地質問元凌: 為什麼不還手,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我!? 為什麼, 為什麼不讓我直接死在你的劍下!?

元凌在對峙中看著元湛的眼睛回答: 三哥、 五哥、 九弟, 都是因為這個皇位而死, 我不希望你我兄弟相殘(元凌的手上剛沾滿九弟的鮮血)。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 我已經找到我想要的東西。 這個皇位我可以不要, 我相信大魏在你的手上, 會更加太平。 對不起, 對不起。

元湛痛哭轉身。 元凌在元湛轉身之後, 將元湛拉回, 以額頭抵著他的額頭, 鄭重地說: 來世我們再做真正的兄弟。 (那該死的帽子。 平叔, 56集通篇, 我第一次對您偉大的造型設計有意見)。 元湛放元凌離去後, 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哭這命運對他並不溫柔。 他原想用這個兩全的方式在為父母親報仇的同時成全所有的人, 讓自己解脫。 但是, 卻沒想到, 四哥無法成全自己。 天地都不成全自己。

元凌選擇的方式, 是將江山社稷在此刻還給元湛。 這樣, 能讓元湛替他父皇平了亂, 拿回了江山, 同時也成全了殷貴妃一生的執念。 這樣, 元湛就再無愧於任何人, 這樣, 元湛就無須再為難。 況且, 他深信, 只有元湛, 才能真正給大魏再開創一個盛世輝煌。 我覺得, 這是元凌的智慧。 或許, 從他決定入京面聖, 逼宮造反的那一刻起, 似乎, 他的計畫就是, 自元安手中先奪下政權,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先護下卿塵, 護下巫族, 護下所有元安針對、 算計的人。 然後, 他會再將這江山交託給他認定將會名符其實實至名歸的明君: 他的七弟元湛。 這樣他就可以安心帶卿塵離開, 專心解決卿塵的麻煩。 唯一的遺憾是, 這中間, 殷貴妃死了, 而這江山的重擔, 從不是他的七弟想要的。

在元凌和昔邪長老的對話中, 終於, 新的附註為這劇中「雙星聚, 風雲變, 必有一死」這荒謬無理的設定帶來一個新的轉機。 「你與卿塵乃命定雙星, 雙星若主天下, 則必有一死。 要想卿塵生, 便得拿你的命去換」。 所以, 編劇在這裡為故事的解套方式埋下了伏筆。 對這預言的完整闡釋, 原來是: 雙星若主天下, 則必有一死。 所以, 只要不引風雲變, 不入主天下, 這必有一死的死結便有可解的機會。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回到第一時空後, 卿塵問元凌, 能否放棄江山的原因。 (卿塵姑娘真傻, 劇中的元凌何曾欲求過江山, 自始至終, 元凌要的, 從來就是你而已。)

在那該死的引人淚崩的誅心淚旋律中, 元凌問, 「怎麼這麼傻, 用月華石救了十一? 那你怎麼辦, 你不能回去了?」 (第一次看到元凌露出這般幼孩似的無助的委屈)。

塵: 「你執掌大魏, 我的目的已經達成, 便也沒有遺憾。 眼下只希望玲瓏使可以帶著剩下的玲瓏石回到玲瓏陣, 如此, 即便我永遠消失在這天地間, 也無所謂了」。

凌: 「怎麼可能無所謂? 我有所謂啊。。。 (元凌撒嬌似的, 忍著哭, 說著心中的無限委屈) 你走了, 我一個人怎麼活? 」 (親媽粉的我, 表示已經開始在抽咽)。

塵: 「那就好好享受, 我餘下來陪你的時光, 好不好?」。

凌: 「對不起, 對不起, 我答應你的很多事情我都沒有做到。 許你成為凌王妃, 我也沒有做到。 有時候我在想, 如果我在懸崖的那天, 你沒有救我, 或者是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沒有愛上你, 或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對不起」。

塵: 卿塵哭到不能自己的低下頭, 元凌扶起她的下巴跟她說: 「我是一個自私的人, 我希望你可以留在我的身邊, 無論剩下的時間有多長, 我都會愛著你 (元凌臉上露出一股無理取鬧的孩子似的賭氣跟倔強)。 我現在唯一能做到的, 就是把你當做我的妻子, 把你當我的皇后, 哪怕時間只剩下一刻鐘也好, 我們也好好過。 我要你當我的妻子, 生死相隨」。

塵: 「不, 這次, 我只能答應你, 生相伴, 死別離」 (元凌很努力要給卿塵一個笑容)。

塵: 「我想回離境天了, 明日你陪我去吧」。 (聽到卿塵說這句話時我真無法自制地哭了。 我懂這句。 卿塵在生命最後的這一程, 她想家了。 流浪了這麼久, 跨越了宇宙那麼長的時空, 用命跟天搏到最後, 現在到了她終於可以歇息的時候, 她可以想家了。 她真的累了, 她想要回家。 只有長途流浪過的生命, 才能理解這句話裡頭那份對家的強烈眷戀跟渴望)。

這裡, 邊江跟陳偉霆完美無誤地合作, 用兩個獨立的靈魂給了我一個完美的獨一無二的元凌。 是的。 56集通篇被批評了多少次的尬愛、 無CP感 (為這CP感罵得最狠的, 就是罵男主無演技、 女主眼裡沒有情)。 但在這4分30秒的段落裡, 劉詩詩跟陳偉霆/邊江, 給了我一對最完美的情深無悔的卿塵跟元凌。 如果有看倌對這段劉詩詩跟陳偉霆的演繹有質疑, 我相信, 現在對演員有偏見的, 絕對不是我, 是有那麼些無理取鬧的看倌您。

元漓跟冥魘的那段告白美到不行。 這對也是顏值爆表、 氣感超合。 「冥魘, 若有一天, 我離開了, 你只要抬起頭, 看看這片星空, 便知道, 我在某一個地方等著你, 陪著你」。 看著元漓對靠在他肩頭睡著了的冥魘這段溫柔絮語, 某雲表示, 我又要被虐哭了。。。。

離境天中元凌與卿塵的大婚, 簡單, 卻美到不行。 櫻花樹下火紅的一對新人, 在盛開的櫻花林中, 要炙熱地燒盡這最後一段愛情。 在櫻花最盛開處燃燒, 燒盡了, 這愛便同這片花林一起凋零安息。 這是一場最美麗卻也絕望的為這愛情舉行的花葬。

定水帶著黑曜石前來, 決心要開啟玲瓏陣。 就算沒有月華石, 只要用命帶雙星命格的人去補, 一樣可以開啟玲瓏陣。 在定水的解說裡, 鏡頭帶到元凌側頭沈思的臉。 為了救元漓, 卿塵釋出八顆靈石, 定水立即將黑曜石補上, 並將卿塵送入石陣內, 欲用卿塵這陰星的命格替代月華石的缺。 不料卿塵卻被元凌救下, 元凌在有意或無意間, 替代了卿塵, 將以陽星的命格入陣。

定水在元凌被吸入石陣前最後一刻抓住了元凌, 憤恨地質問: 「本是我們一家團聚的時刻, 你為何為了一個女人, 背叛我, 背叛你父皇!?」。 「卿塵知道逆轉時空的痛苦, 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 你放下吧。 雖然你做的一切, 都已無法挽回, 但你在我心裡, 是最尊敬的母妃。 母債子還 」(定水淚流滿面, 哭到無法自己)。 留下最後一句, 「卿塵, 保護好自己」後, 元凌甘願捨身入陣。 就在他將要化成靈石入陣的那一刻, 定水再無猶豫, 拉下元凌, 用自己替代兒子入陣。 當她化身成最後一顆靈石入陣時, 這故事的一塊拼圖也被填上了。 原來, 或許, 定水也是雙星之一。 原來, 雙星聚, 風雲變, 必有一死, 在她與先皇身上或許已經發生、 已經應驗過。 她和先皇相遇(雙星聚), 先皇入主天下, 之後, 風雲巨變, 元安謀權篡位(風雲變), 而先皇在這場叛變中也死了(必有一死)。 她因此心心念念欲用巫族的方法, 重啟九轉玲瓏陣, 好顛倒時空挽回這對她而言完全錯置的局面。

一輩子為之瘋魔的執念與癡狂, 在兒子置身靈石陣前的最後一刻, 她都不曾放下那用鮮血鋪搭的想要和愛人重逢的慾妄。 一生的偏執層層包裹出一個以鮮血交織的瘋魔人生。 最後, 命運竟逼她在團圓夢與兒子生死之間的選擇掙扎。 她深深望向元凌, 眼中所透露的所有不解、 絕望、 與痛苦, 全滲入了橫溢她臉龐的潸然淚水中。 最終, 不容她再猶豫的生死一刻, 她為她兒子放棄了瘋魔了一生的團圓夢。 她救下元凌, 替代元凌化身靈石入陣。 她那深刻的母愛, 原來沒有與任何一位母親不同。 唯願她此生此世、 永生永世, 能自那早已迷航的愛恨、 與滿身背負的罪孽中從此解脫。

九顆靈石全聚全了, 昔邪與莫長老立即將卿塵與十二送入陣中。 卿塵在十二的幫助下, 闖出玲瓏陣, 回到了第一時空。

在這裡, 或許我們都會問, 不是說, 雙星聚, 風雲變, 必有一死嗎? 為什麼在第二時空裡, 似乎在元凌跟卿塵的命運上, 他們倆並沒有應劫? 昔邪曾說, 雙星若主天下, 則必有一死。 我覺得, 最一廂情願的牽強解釋, 就是在元凌與元湛的最後對決中, 因為元凌似乎決定還君江山了, 所以, 可能, 這「入主天下」的設定被元凌在這兒不經意逆轉還原了, 所以就為那預言解套了。。。 天啊, 這百分之兩百的牽強附會跟腦補。。。。 我自己其實都無法說服我自己。。。。

卿塵回到了第一時空的天子山, 回到了當初元凌第一次向她求婚的地點跟時間點(第三集劇情)。 元凌靜靜地, 攜了兩世風華, 自她身後走來, 將在第二時空裡, 分離前的那場大婚上的那一段結髮, 交到卿塵手中。 這是一個最重要最踏實的物證, 他要告訴卿塵, 以境換境, 已經成功。 (別問以境換境的邏輯, 反正, 看起來, 是第二時空的人物與第一時空融合了, 第二時空的人設覆蓋了第一時空的人設, 並擁有兩個時空的記憶)。 元凌問, 卿塵, 朕以這個江山聘, 你可願意當我的妻子, 與我大魏, 一場繁華盛世? 卿塵回答: 我願意, 但若條件, 是讓陛下放棄這江山, 陛下可願意? 元凌給了一個迷死人的微笑 (看來要求某雲你在最後一篇評裡正正經經不犯花痴地寫評是不可能的了)。

元湛緩緩踏入皇宮大殿, 和元凌與卿塵深深相視一眼, 完成了元凌托君社稷、 還君江山的請求。 元湛, 給了他能給的所有成全, 為了為他而死的母妃, 為了他父皇的大統, 為了元凌這個允諾下輩子要當親兄弟的兄弟, 更為了耗盡半世去愛去成全的卿塵。 他犧牲了自己在第二時空裡所有的慾望, 成全了所有人的圓滿, 所有人, 不管是還活著的, 還是死去了的。 一個人守下這片江山, 予為他而死的母妃, 予他的父皇, 予他所有的兄弟(他遠走西域的大哥, 還在阿柴族的元澈, 還有即將回來的元漓), 予元凌, 予卿塵, 予大魏, 一場繁華盛世, 以護下所有還活著的人的一世平安。 元湛, 從來都是最強大的 (卻也是最孤獨的)。 用兩個時空的時間跟故事情節去細細雕琢鋪陳元湛的智慧與大能, 為的, 應該就是這一刻, 能推出一個最有說服力的、 能許萬民一個盛世江山的明君選項, 去圓滿兩個時空裡所有的不幸跟遺憾。 元湛在朝臣的禮拜中登基, 正式職掌大魏。

卿塵為了重新封印九轉玲瓏陣, 散盡靈力。 跟著元凌, 往西前行, 到阿柴族找十一。 在那裡, 我真心抱著一份期待, 期待他們不只找到采倩跟十一, 還能跟一位故人重遇。

這次, 昔邪與桃夭, 終於能相守一世了吧。

離境天從此封境, 巫族盡散而去。

十二從玲瓏陣中出來了, 與冥魘歡喜冤家地團聚。

在深宮中, 元湛為了不誤靳慧妃一生, 放慧兒出宮。 自元安手上承接最高的權杖, 站上了大魏權力的巔峰。

元凌與卿塵策馬西行, 玲瓏愛已予眾生, 這次, 終能生死相守, 天長地久。 這裡的霸王元凌, 或許因為比項羽通透, 所以比項羽幸運。 其實, 他比項羽更幸運的, 是他有卿塵, 而卿塵從來不是虞姬。 他還有那樣優秀強大的元湛, 有元灝、 元澈、 元漓這樣的兄弟, 有與他生死相挺的玄甲軍, 有昔邪跟桃夭統領的巫族站在他身後, 有最後為了救他而犧牲的母妃, 甚至, 有把他養成這樣強大正直又多情的天帝。 因為有元湛、 元澈、 元漓、 巫族、 與最後母妃的成全, 所以, 此生此世, 霸王, 不須別姬。 霸王可以在兄弟的成全中, 放下江山大業, 與他的摯愛攜手, 在斜陽最濃處幸福歸去。

我好愛最後元凌身上那一套粉綠嫩綠的服飾, 似乎代表了昭氣蓬勃的新生; 還有卿塵在第一世的大紅嫁衣之外, 在這劇中最美的一套服飾, 通身雪白, 擺脫了在第二時空在她身上陰沈壓抑的色調, 似乎象徵著, 那所有的遺憾、 所有的恨悔、 所有的憂傷、 所有的鬱結、 所有心脾記憶裡無明的恐懼、 猜忌、 所有的苦結、 徬徨、 虛空、 所有無法回顧的苦、 所有猙獰的矛盾、 驚怖、 所有變調的執著、 鬼魅魍魎烈風雷雨鮮血鋪地殺伐震天的那世、 那日, 至此而後, 都將自她的生命遠離。 她現在真的可以無憂無慮自在自由。

這個結局, 對我來說, 是在不那麼完美、 還是有很多劇情上的、 邏輯上的遺憾下, 最完美平靜的結局了。 我跟著追了兩個多月起起伏伏的心, 也終於可以平靜。

最後的說明: 本大結局劇評, 內容以愛奇異台灣站平台播出的大結局內容為依據。

我是分隔線

最後的最後, 是我對這部劇的道別。 無論這劇情曾多讓我糟心, 某些台詞曾讓我多心碎, 我還是很開心, 有這部醉玲瓏陪我度過了這個超熱的夏天。 很開心在這個討論區跟評論區遇到的所有那樣聰慧、理智、幽默有趣又麻辣的靈魂。 鱼微凉、魇、烟笼寒水、多妈、hljsjmsszcy、吕三三、海昏侯、难忘Michael、小浣熊、陌望yi、值得值得呀、百合莲子、笛子、Olivia、平安、小天天、是水兽不是水受、lisapink、1007_WUN、雪舞之月、ly22l、水晶鱼儿、木子渊渊、困兽之争、璃儿、七妖怪、雪霁, 我們或許交談過, 或許從未交談, 但我真心謝謝你們在討論區與評論區留下的所有文字, 陪我一起追劇, 讀劇, 妳們幫助我讀懂了劇裡的每一個角色跟人性, 讀到了在戲裡戲外都萬分有趣的人生。 在戲劇完結的這一刻, 就是想跟你們說聲大家珍重, 很榮幸在這裡認識你們 : )

[註1] Adapted from 傾盡天下 by 河圖

[註2] Adapted from 風起天闌 by 河圖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醉玲珑的更多剧评

推荐醉玲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