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开心麻花的喜剧至今没让人失望过

杀手里昂Leon
2017-10-01 14:05:31

文/杀手里昂

电影《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影业继《夏洛特烦恼》、《驴得水》之后出品的第三部同名话剧改编电影,在电影上映之前,艾伦与马丽已经在舞台演过上百场话剧,在话剧舞台两三年的打磨让整个剧作更加完整严谨,为电影打下一个很好的底子。

这也是开心麻花的喜剧至今没有让观众失望过的原因之一。因为好的喜剧都是靠时间打磨出来的。

开心麻花总是能够找到一种解构喜剧的新角度,每部作品都力求与众不同。《夏洛特烦恼》用“时空穿越”的形式探讨男人的中年危机;《驴得水》用一出民国寓言完成了对于当下的讽喻;而《羞羞的铁拳》则用男女“互换身体”搭配体育类型片的套路找回自我。三部作品相同的地方,都是用喜剧的外壳对故事进行包装。

“男女换身”这种包袱设置无疑为影片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戏剧基础,会激发出很多戏剧冲突。其实,这种角度也并不算新鲜,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有过多次出现,但是,电影《羞羞的铁拳》还是在这样一个并不鲜见的题材中

...
显示全文

文/杀手里昂

电影《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影业继《夏洛特烦恼》、《驴得水》之后出品的第三部同名话剧改编电影,在电影上映之前,艾伦与马丽已经在舞台演过上百场话剧,在话剧舞台两三年的打磨让整个剧作更加完整严谨,为电影打下一个很好的底子。

这也是开心麻花的喜剧至今没有让观众失望过的原因之一。因为好的喜剧都是靠时间打磨出来的。

开心麻花总是能够找到一种解构喜剧的新角度,每部作品都力求与众不同。《夏洛特烦恼》用“时空穿越”的形式探讨男人的中年危机;《驴得水》用一出民国寓言完成了对于当下的讽喻;而《羞羞的铁拳》则用男女“互换身体”搭配体育类型片的套路找回自我。三部作品相同的地方,都是用喜剧的外壳对故事进行包装。

“男女换身”这种包袱设置无疑为影片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戏剧基础,会激发出很多戏剧冲突。其实,这种角度也并不算新鲜,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有过多次出现,但是,电影《羞羞的铁拳》还是在这样一个并不鲜见的题材中玩出了许多新花样。

最显著的,就是导演在“男女换身”的情境下对于喜剧元素的挖掘。作为一部喜剧片,《羞羞的铁拳》最可贵的精神就是将“喜剧”元素放在影片头等重要的位置,做得特别彻底。艾迪生(艾伦 饰)与马小(马丽 饰)在一次意外电击之后互换了身体,两人互相看不惯对方的身体,从而开启了冤家互怼报复模式。

艾迪生利用马小的身体大摇大摆走进女澡堂子,大饱眼福,甚至在游泳比赛的时候,撕掉运动员裤衩;马小也不甘示弱,利用艾迪生的身体在擂台上故意输掉比赛,甚至以上吊的方式不战而败。

《羞羞的铁拳》中的喜剧并非依靠台词或者段子拼贴实现的,而是通过“人物反差”制造一种“不协调”,让艾伦一个一米八七的大个子去演一个女人,走起路来扭扭捏捏,拳击比赛时用小拳拳捶对手胸口,这就是“不协调”;让马丽去演一个男人,走路带风,双手摸着胸,低头看着自己狮吼般喊道“哪儿去了?”这也是“不协调”。

这些“不协调”就是喜剧。

一部好的喜剧片,首先要做到好笑,其次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导向,与丑恶划清界限。第一条《羞羞的铁拳》做到了,它的确很搞笑。第二条,《羞羞的铁拳》也完成了,它有对于虚假的讽刺。

观众喜欢开心麻花的喜剧,就是喜欢它对于社会现实大胆辛辣的讽刺与无所顾忌。《羞羞的铁拳》便将矛头指向了打假拳与新闻媒体造假等社会现象,用喜剧的形式进行包装,以正剧的姿态做出对现实的回应,让观众与这种虚假丑恶划清界限,给恶势力一记羞羞的铁拳。

《羞羞的铁拳》在叙事上有点类似《夏洛特烦恼》,都采用了一种“环形叙事”来完成主人公的人物蜕变,夏洛在穿越结束之后,还是发现糟糠之妻好,重新回归家庭。而艾迪生在换回自己的身体之后,也终于在拳台上找回了自我,重新证明了自己。

《羞羞的铁拳》有着独属于“开心麻花”的强烈风格,电影中密集的喜剧包袱特别落地,对神曲的演绎,对经典的颠覆,都彻底笑服观众。说实话,让观众在影院里流泪很容易,但让他们毫无顾忌的开怀大笑却很难,喜剧远比悲剧难做。但《羞羞的铁拳》却做到了,它真真正正的让观众在影院里不停歇的笑满了100分钟,并且发自肺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