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被赋予了神圣的意义

头大脑仁小

大鹏的新电影《缝纫机乐队》结尾,娜扎扮演的女主角身穿帅气的风衣,手提一个大行李箱,追随大鹏扮演的男主角程宫一起登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 这让程宫感到意外又惊喜。女主看着一脸惊诧的他,“怎么着,难道北京是你们家开的吗?就只允许你一个人当北漂?” 这个时候,“北漂”作为这部喜剧happy ending的一部分,被赋予了非常神圣的意义。 通常,当我们谈及“北漂”,这个词给我们的体验是什么?是一种漂泊不定的生活,是身份感的缺失,是一种对自我认同的调侃,还略微带点自黑与自嘲。 但是大鹏打破了这种绵软无力。当他说出“北漂”这个词时,他是如此理直气壮,语气中充满自豪。 这皆因一个词——梦想。梦想这个词听起来俗烂又煽情。但大鹏还是想用一部电影的时间,狠狠地再说一遍:有梦想的人就是牛逼。 一个潦倒失败的音乐经纪人,一个心怀摇滚梦的歌手,一个情场失意、与父亲闹到剑拔弩张的女文青,一个暗恋对象不知所踪的不靠谱青年,一个曾经摇滚的老妇科大夫,一个迫于妈妈威势、只能偷偷喜欢音乐的小女孩,组成了一支摇滚乐队。 没错,《缝纫机乐队》讲的就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的故事。 如同不少电影里呈现的那样,他们对于摇滚的理想主义情怀,被置于一...

显示全文

大鹏的新电影《缝纫机乐队》结尾,娜扎扮演的女主角身穿帅气的风衣,手提一个大行李箱,追随大鹏扮演的男主角程宫一起登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 这让程宫感到意外又惊喜。女主看着一脸惊诧的他,“怎么着,难道北京是你们家开的吗?就只允许你一个人当北漂?” 这个时候,“北漂”作为这部喜剧happy ending的一部分,被赋予了非常神圣的意义。 通常,当我们谈及“北漂”,这个词给我们的体验是什么?是一种漂泊不定的生活,是身份感的缺失,是一种对自我认同的调侃,还略微带点自黑与自嘲。 但是大鹏打破了这种绵软无力。当他说出“北漂”这个词时,他是如此理直气壮,语气中充满自豪。 这皆因一个词——梦想。梦想这个词听起来俗烂又煽情。但大鹏还是想用一部电影的时间,狠狠地再说一遍:有梦想的人就是牛逼。 一个潦倒失败的音乐经纪人,一个心怀摇滚梦的歌手,一个情场失意、与父亲闹到剑拔弩张的女文青,一个暗恋对象不知所踪的不靠谱青年,一个曾经摇滚的老妇科大夫,一个迫于妈妈威势、只能偷偷喜欢音乐的小女孩,组成了一支摇滚乐队。 没错,《缝纫机乐队》讲的就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的故事。 如同不少电影里呈现的那样,他们对于摇滚的理想主义情怀,被置于一种不可阻挡的商业化浪潮之下——那个象征着城市图腾的大吉他雕塑,和很多的老建筑老厂房一样,即将葬身于开发商的推土机下。 主人公们组乐队,筹办演出,为的就是发出声音,保住他们心目中的那块圣地。但敌人的外部压力和内部瓦解之下,大吉他这个城市图腾并没有保住。 在废墟之上,他们依然进行了演出——即便不能保有梦想,也要与曾经的梦想好好地告别。 然后,废墟里又开出新的理想之花。 电影情节并不太复杂。 和上一部《煎饼侠》一样,《缝纫机乐队》还是一部大鹏写大鹏的电影。拍摄《屌丝男士》红了之后,大鹏收到很多人送来的现成剧本,但他不愿意用,即便这些剧本写得有多么精巧、多么戏剧化。 他的电影,是独属于他的造梦机器。他迫切地想要表达自我,使自己在电影里不可替代。 《煎饼侠》里,大鹏就是大鹏,柳岩就是柳岩,吴君如就是吴君如,小岳岳就是小岳岳。到了《缝纫机乐队》,角色有了他们虚构的名字,不再是演员们自己,但大鹏的个人色彩仍然浓厚。 大鹏年少时就喜欢音乐,但在父母看来,音乐是一个不靠谱的梦想。他不敢违抗父母之命,偷偷地喜欢着音乐,但学习上也丝毫不敢懈怠,努力地做着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 他的音乐梦想是在家里的一台缝纫机上开始的。缝纫机就是他的书桌,他在上面开始了最初的创作。所以即便“缝纫机乐队”这个片名被人批评不够商业,他却一定要坚持。 同样,摇滚乐这个一小撮艺术青年们热爱并为之献身的音乐形式,在大鹏的情感投射之下,也具有了普世色彩。 它能打动代乐乐饰演的强悍母亲,不再阻止女儿的音乐梦想;能打动唯利是图的无良商人,弥合父女关系;也能使黑帮小混混们为之缴械;令整座城市——大鹏出生并成长的小城吉安——为之倾倒、为之热血沸腾。 尽管这具有乌托邦色彩,尽管为了追秀喜剧桥段和戏剧化效果,这部电影在很多环节上都做得比较糙。 但当大鹏在舞台上忘情演唱,向自小追慕的beyond致敬时,那一股不忘初心的真诚和情怀,依然打动了我。 大鹏在一个演讲里说,自己严谨、刻板,缺乏安全感。工作上,他并非总是游刃有余;创作上,也并非天才。 他大学在父母授意下学建筑,之后进搜狐当音乐编辑、做主持人、做自制节目、拍电影……虽然不乏艰难,但他心中始终拥有梦想,并朝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努力。 “梦想就是一股劲,有了它,盼着每天都赶快开始,没有了它,盼着每天都赶快结束”,在《缝纫机乐队》里,他说。 但是坚持梦想,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梦想和现实,总是不断地冲突、不断地角力。每个心怀远方的人,毕竟也要脚踩大地。 那些放弃家乡的安稳生活、远离父母亲人的北漂一族,既享受着这个城市的新鲜、活力与多元,同样也承担着“长安居,大不易”的各种社会压力。 每天被挤上公交车、在地铁里面贴面呼吸,忍受着这里的脏空气,还有家住通州、单位在中关村的上班族,钟摆一样的燕郊党们……在这个城市里疲于奔命,但梦想并未靠近,而是每一天,似乎离得又远了一些。 这时候,你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记得《奇葩说》里曾经有一个辩题:当你的好朋友执着于一个不靠谱的梦想,你要不要劝阻Ta? 你可能不假思索地回答“要”,但再想想,这个辩题的两难性在于,梦想的靠谱与否,真的很难真正去界定。 我的意见是,即便梦想看起来那么遥远,也不要轻易去叫醒那个人。 就像大鹏说的,梦想不是用来实现的,而是用来追逐的。追逐一个更好的自己。 大鹏的喜剧观很有意思。“非常认真和正经的一个人,沉浸在自己无比相信的一件事情当中,并不是说表情和动作非要夸张到逗乐大家。” 看到这样的表述,我眼前立刻浮现的是《将军号》中巴斯特·基顿那张脸,别人为他前仰后合,但他永远沉浸在自己醉心的事物里头。脸上的那种冷静与专注,似乎连岁月都摧毁不了。 ——不论他沉浸于的那件事,到底是对是错,到底是不是很荒谬。 俗话说,当局者迷。可是,迷未必不好,迷就是人生啊。 所以我还是要挺一下大鹏——正因为梦想很难,所以关于梦想的主题,值得被一遍遍地诉说。 电影温暖而执着地提醒我:真正使你在这个城市有根的,不是那一纸户口,而仍然是那个叫做梦想的东西。

1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