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段:侍者与歌唱家

蚰原不知
2017-10-01 04:36: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女歌唱家在巴黎成名,老了,孤独失意,来纽约寻死。寻死的人,是真无所谓。但她穿华服,选择好酒店,还照镜子。有渴望的人未必死成。

人悲伤时,希望有共情感的人、同样悲惨的人出现。侍者是她的幻想。

她说:“我喜欢纽约这里,各种人,来自各地。”其实是说,纽约能包容我。包容导致强大,强大产生温柔。

但人与人,距离很远,在这长大的人,他们体面,有活力,年轻。

所以侍者不是所谓“纽约人”,他孱弱、忧郁,甚至瘸。她幻想有同类,理解她。同样是被抛弃,孤独地活着。看上去都是预备寻死的人。他不名一文,以死为她敲了警钟。

没有人值得另一个人为其而死。殉情则是一种殉道,因寻觅不着这道,而不是为了谁去死。殉情犯不着寻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纽约,我爱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纽约,我爱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