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罪 心理罪 5.1分

走在平衡木上的类型片新尝试

纶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平衡,是影片最大的优点。
 
 
在一个架空的城市,用一个架空的刑侦模式,以一个架空的天才方木,穿起一个架空情境的二次元风故事,将这些二次元感突出的零部件穿起来照进现实,成为一部在有新意和接地气之间找到平衡点的电影的,是廖凡所饰演的邰伟。
 
 
在陈希遇害之前,方木和邰伟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两个人,这个阶段维展示这种平衡的,正是这种处处不同的格格不入。
 
我短暂抱怨过影片在推理部分的一刀切,全知全能的方木像是神秘而伟大指哪儿打哪儿的预言家,而嫌疑人们同邰伟全靠武力值与赛跑速度在战斗,两边都离奇到乍看突兀。 在逐渐从平衡这个视角看去后,我大约触摸到了采取这样表现手法的出发点。
 
导演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把方木看似荒诞的、带着玄学感的推理姿态中塞进一些专业术语和起承转合来安抚观众,他并没有这样做,这种神乎其神的描绘和方木的整个人设一样,是刺激的,不同寻常的,不接地气的存在,你无法给这个对普世道德观都只是隔窗看待的漫画式人物套一个刑侦推理意义上完美的头脑风暴过程。
 
而邰伟负责的,就是把观众从这样的漂浮感中拉回地面,他真实,肯拼,没有...
显示全文
平衡,是影片最大的优点。
 
 
在一个架空的城市,用一个架空的刑侦模式,以一个架空的天才方木,穿起一个架空情境的二次元风故事,将这些二次元感突出的零部件穿起来照进现实,成为一部在有新意和接地气之间找到平衡点的电影的,是廖凡所饰演的邰伟。
 
 
在陈希遇害之前,方木和邰伟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两个人,这个阶段维展示这种平衡的,正是这种处处不同的格格不入。
 
我短暂抱怨过影片在推理部分的一刀切,全知全能的方木像是神秘而伟大指哪儿打哪儿的预言家,而嫌疑人们同邰伟全靠武力值与赛跑速度在战斗,两边都离奇到乍看突兀。 在逐渐从平衡这个视角看去后,我大约触摸到了采取这样表现手法的出发点。
 
导演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把方木看似荒诞的、带着玄学感的推理姿态中塞进一些专业术语和起承转合来安抚观众,他并没有这样做,这种神乎其神的描绘和方木的整个人设一样,是刺激的,不同寻常的,不接地气的存在,你无法给这个对普世道德观都只是隔窗看待的漫画式人物套一个刑侦推理意义上完美的头脑风暴过程。
 
而邰伟负责的,就是把观众从这样的漂浮感中拉回地面,他真实,肯拼,没有任何高高在上,经验和情感都丰富到你无法对他的有血有肉视而不见。
 
 
方木并不是我们通常在文艺作品中见到的不闻世事与世隔绝的天才,恰恰相反,是方木的天才反过来使他自愿隔着玻璃罩审视世界。他的傲慢与高高在上体现在影片前半段的一切细节里,他毒舌,不给人留情面,处事固执己见,认为一切尽在掌握——可他的青春洋溢和与别人对不上电波时的格格不入又让他显得有点可爱,每每看他把邰伟气到一脸生无可恋,两个角色都在这种冲突里鲜活起来。
 
从一开始的初见的冲突,到方木去警局报道后的摩擦,两个人物的性格与处事火花四溅,这是从全局看整部电影里平衡感体现的最好的部分。
 
 
在陈希遇害之后,方木和邰伟的共同点是都经历过“失去”,这个阶段维持这种平衡的,是方木的情感脆弱和邰伟的敞开心扉。
 
陈希在影片里的存在意义是方木和外界交集的一个存在可能性的突破口。当这个突破口在没能达成自己的功能之前就成为了方木一次判断失误造成的炮灰时,情感世界极端变异的方木正常了那么一会儿。

我最喜欢廖凡的两场戏,一场喝醉后跳舞,不多说,那可真极其可爱,一场就是得知陈希遇害时在现场外阻拦方木进去的无台词表演。
而我最喜欢李易峰的两场戏,一场是被谢君豪误导后跑去保护邰伟时理直气壮的“所以我来救你了啊”,一场不免流俗,是陈希身亡后哭得语无伦次的心理画像。
 
以表演质量而言,电影从陈希之死这里开始集体上扬。
 
包括我始终怨念不得展示空间的万茜,发现陈希尸体后的表演是教科书级别的完成度溢出。
 
邰伟找到方木给对方开解,自带酒水结果又喝又聊到哭得比方木还凶。在玻璃罩空前绝后的脆弱的方木面前,他平铺直叙的坦白了过去,点明了自己的心结:我曾懦弱。
 
懦弱,是邰伟的心理罪。
 
终于准确接收到邰伟电波的方木想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他总有一万种方式把问题解读后准确找到最短的那条通向自己想要的答案。
 
 
于是在方木独自上岛时,方木和邰伟的又进入了完全不同的模式,这个阶段体现这种平衡的,是方木精密思考后的铤而走险和邰伟迫于天气的拍马赶到。
 
 
规避法律,保全自身,诱导性犯罪,完美型复仇,这是最后BOSS战里可以对方木做出的全部总结。

一个毫无经验的警局新鲜人用最大程度冰冷的理性去策划一场完美结案,一个身经百战的硬汉老警察外刚内柔用内在赎罪和外在热忱去应对本职工作,其实这才是方木和邰伟真正让人耳目一新的反差。
 
方木复仇成功了吗?当然,杀害了陈希的林海死得不能再死。
方木亲自动手了吗?没有,林海死在BOSS手里。
 
BOSS伏法成功吗?当然,他中了针发了疯最后罪有应得。
方木触犯法律了吗?没有,他让他和邰伟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当防卫。
 
他对人性黑暗的好奇从不带任何厌恶,如同他利用视频来挑衅刺激凶手再次犯罪一样,人性的黑暗充其量是他研究样本里一个可利用的点而已,邰伟和乔兰都说方木不适合当警察,我想他们到最后也始终保持着这一观点。
 
但这使方木成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他展示出来的部分,展示不足的部分,还待进一步展示的部分,都令人有探究的欲望。
 

在影片结尾时,方木和邰伟的交集进入了新的阶段,这个阶段挑明这种平衡的,是从此我们都有心理罪。
 
你伸张正义是为战胜内心负罪挥别懦弱,我为求目的可牺牲一切游走法律抛却自我,我们都有罪,然而无论未来殊途同归还是殊归同途,我们此刻目标相同为了破案继续并肩站在一起。
 
这样一系列的渲染和最终的明确是递进而有层次的,令人能够带入其中被牵动,在认真体会过这样的层层铺设之后,你很难不去期待接下来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心理罪》并非完美无缺,它存在的问题同样很多,然而每个和我一样长期写评论性文章的人都心知肚明,对着任何一部电影,只要想挑毛病其实都可以洋洋洒洒倚马千言,可这样的抖机灵,除非带有目的性,否则长期写来自己都会自我厌弃——这不是一个愉快的写作姿势,更不是一个健康的生活状态,如同电影艺术最终要回归到“人”本身,这世上的一切创作和思考最后反应的都是创作者的生活,我们不能自欺欺人把刻薄活成幽默。
 
毕业新鲜人与资深老警察,二次元化与三次元现实,情感缺失与情感充沛,取悦商业与讲好故事,新演员与老演员,“偶像”与影帝,这种平衡非常有趣,让我看到了类型电影的另一种可能性,而他们选取了这种平衡作为支点,并且把这种平衡以一个值得鼓励的水准呈现在大屏幕上,我没有道理去对它进行一味刻薄的挑剔。
 
 
最后关于演员表现,我一个月的感慨此刻放在这里更加合适。
 
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演员,知名的不知名的,他们带来的争议仿佛就像是时代对青春定义的不确定:年轻是否就是疯癫与不靠谱?年轻是否象征肤浅与没内涵?他们成长在这样的时代,面对这样的质疑,偶有小声反驳,大多沉默以对。

我们对他们笼统的挑剔、质疑、嫌弃、排斥,这些负面情绪的源头是什么?过分霸屏,还是狂热的拥趸?不够过硬的专业素养,还是娱乐时代的高昂薪酬?这些或许统统都可以慷慨激昂的拿过来写一篇长长的大字报,可事实上,现在这不是问题的核心,这甚至从来都不是问题的核心。 在这个资本指挥一切的大背景下,要这些仅仅身为其中一个环节的年轻人为整个娱乐圈的运转现状买单并不公平。
 
粉丝经济也好,资本驱动也罢,从投资到制作,每一级的创作都成仙亚健康的现今娱乐圈里,年轻演员的表演创作作为其中一部分或许有一些人的确应该接受公正的批评,然而绝不应该负全责。
 
我们不能总是一味地把他们粗暴的捆绑打包在一起去对比上一代的演员,却拒绝正视这个相较之下已经天翻地覆的环境,是否给他们中那些愿意进步也愿意学习的人提供了可选择的道路,以及最重要的,自主选择的权利。
 
我从不愿用“小鲜肉”三个字形容其中任何人,这种物化感极强的词汇里面暗含的贬义让人十分不适,他们或许不够好,或许待提升,然而如果可以,我希望每个人都只是“青年演员”,十分出色的青年演员,表现尚可的青年演员,还需努力的青年演员,哪怕差强人意的青年演员——抛开那些物化的字眼,给他们一份尊重,给每个不荒废青春认真活着的年轻人一份尊重,给在每个节点想要张口对不了解的领域发出评论的自己一份尊重,我想着并不很难。
 
这次的《心理罪》,我看到了青年演员李易峰进步,在举重若轻的廖凡和从不出的错的万茜身边,抛开我事先的关心则乱,他表现不错,不乏亮点,是用过心和努过力的表演。

最后,如果心理罪确实像我期待的那样成为系列电影,作为这个夏天我难得感受到真诚的商业片之一,我十分期待在这样一个良性的初级尝试后,包括李易峰在内的主创们能够有机会去逐步完善不足,期待方木在每个阶段的不同故事,和更多未知领域的平衡探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理罪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理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