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可以来“消愁”

狮子香蕉
2013年的时候我跟胖子拿了奖学金,于是我跟胖子还有琪哥和晟儿一起用奖学金嗨皮了一把,在麦凯乐的新天地吃了顿好的,还订了4张话剧票,是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
那应该算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话剧,话剧的笑点很密集,特别开心。晚上我们迎着哈尔滨“刀削面”的凛风从红博会展中心往学校走,嘎吱嘎吱地踩在雪上,心里暖暖。
几年后,《夏洛特烦恼》被麻花翻拍成电影,彼时我跟胖子都已经在杭州工作,琪哥留在哈尔滨,晟儿回天津,看电影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想起东北那个大家一起开怀大笑的夜晚以及与之相关的林林总总。
毕业之后,联系很少,由于建筑业苦逼的作息,或者由于相隔千里的距离。总之,曾经胡吃海喝四个人的群组很安静。我偶尔想起,会念得毕业时止不住的不舍得。研究生毕业晚会时,我在最后念结束语的环节哽咽,随即大哭。琪哥后来说这其实很好,真情流露后终于把气氛渲染得像个毕业的样子。毕晚那天,我们几个在学校后街的露天烧烤店喝了酒,然后去琪哥租的房子边看“爸爸去哪”边等世界杯足球赛,清醒后已经是早上,然后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2014年我跟胖子到杭州,刚来的几个月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高强度的加班,出图的deadline没有留给我打酱...
显示全文
2013年的时候我跟胖子拿了奖学金,于是我跟胖子还有琪哥和晟儿一起用奖学金嗨皮了一把,在麦凯乐的新天地吃了顿好的,还订了4张话剧票,是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
那应该算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话剧,话剧的笑点很密集,特别开心。晚上我们迎着哈尔滨“刀削面”的凛风从红博会展中心往学校走,嘎吱嘎吱地踩在雪上,心里暖暖。
几年后,《夏洛特烦恼》被麻花翻拍成电影,彼时我跟胖子都已经在杭州工作,琪哥留在哈尔滨,晟儿回天津,看电影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想起东北那个大家一起开怀大笑的夜晚以及与之相关的林林总总。
毕业之后,联系很少,由于建筑业苦逼的作息,或者由于相隔千里的距离。总之,曾经胡吃海喝四个人的群组很安静。我偶尔想起,会念得毕业时止不住的不舍得。研究生毕业晚会时,我在最后念结束语的环节哽咽,随即大哭。琪哥后来说这其实很好,真情流露后终于把气氛渲染得像个毕业的样子。毕晚那天,我们几个在学校后街的露天烧烤店喝了酒,然后去琪哥租的房子边看“爸爸去哪”边等世界杯足球赛,清醒后已经是早上,然后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2014年我跟胖子到杭州,刚来的几个月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高强度的加班,出图的deadline没有留给我打酱油的时间,最初的日子里边加班边怀疑人生,十一假期跑到上海跟娜姐、木哥、雅安吐槽苦逼的生活,包邮区小伙伴们深厚的友谊就在吐槽里升华。
后来,15年股票疯涨,就在娜姐沉迷炒股的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去上海戏剧学院看了麻花的《羞羞的铁拳》。话剧版比电影版精彩,笑点多,沈腾的角色话剧版其实是个师太,这个角色舞台比荧幕的表现力更强,有些包袱在现场抖得很响。娜姐当晚笑得极为放肆,左声道是话剧台词,右声道是娜姐朗朗的笑声,魔音穿耳。看完话剧后在我们上戏的校园里瞎逛了下,南方夏天的晚风,还是有点潮,但是那晚我幻听了娜姐魔怔般的笑声。
去年的这个时候包邮区的小伙伴们陆续撤离,娜姐跟木哥从上海搬到成都,雅安从上海搬到山东,胖子去了北京,我成了包邮区的留守儿童,川流不息的城市里,突然自个儿独立了。
陈晓楠在“明日之子”里采访毛不易的时候,毛不易说了一段他在杭州做实习护士的经历,或许是那段不怎么舒服的日子——“人生中最孤独的日子”让他有了创作的灵感,以前琪哥说歌手在过得不好的时候总能创造出好点的作品,比如毛不易的《消愁》。最近加班的时候经常循环播放,这是用来给孤独打拼的异乡人加戏的背景音。
《羞羞的铁拳》是一个刚及格的喜剧,可以短暂治愈,但是消愁还是要靠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