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思维的困境

陆地上的宇航员
2017-09-30 16:56:40

其实这部电影反映了西方思维的困境,一个西方哲学的二元困境,此世与彼岸的存在,二者永远都有张力,而不满于此世,幻想着美丽而“优雅”的乌托邦,则成为西方知识分子最大的困境。

所以,当西方人自己搞不定时,就会转向神秘的东方寻找解决方案,也就可以理解了。这也是片中一再出现日本意象的原因。

片中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鱼缸中的金鱼”这一意象,

为何非要让自己成为鱼缸中的金鱼呢?

因为这样就将自己与世界划分开,成为一个此世和彼岸的二元世界,鱼缸是现实生活,而鱼缸之外则是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彼岸。

至于这个彼岸究竟有什么,不知道,但是,这个彼岸代表了自由。

于是,女主人公开始渴求让自己走向这样一个彼岸,并在过程中由于此岸与彼岸之间的张力而痛苦不堪。

就像是班扬的《天路历程》那样,由此岸走向彼岸本就痛苦。

而这时出现的日本男人,就成为接引女主人公迈出这一步的引路人。

请问,在西方世界中,这样的形象是什么?对,是天使。

实际上,这个日本男人的出现,根本与所谓的“列夫·托尔斯泰”、交响乐什么的无关,日本文化也仅仅止步于神秘,换成印度文化也行,估计是西方人觉得日

...
显示全文

其实这部电影反映了西方思维的困境,一个西方哲学的二元困境,此世与彼岸的存在,二者永远都有张力,而不满于此世,幻想着美丽而“优雅”的乌托邦,则成为西方知识分子最大的困境。

所以,当西方人自己搞不定时,就会转向神秘的东方寻找解决方案,也就可以理解了。这也是片中一再出现日本意象的原因。

片中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鱼缸中的金鱼”这一意象,

为何非要让自己成为鱼缸中的金鱼呢?

因为这样就将自己与世界划分开,成为一个此世和彼岸的二元世界,鱼缸是现实生活,而鱼缸之外则是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彼岸。

至于这个彼岸究竟有什么,不知道,但是,这个彼岸代表了自由。

于是,女主人公开始渴求让自己走向这样一个彼岸,并在过程中由于此岸与彼岸之间的张力而痛苦不堪。

就像是班扬的《天路历程》那样,由此岸走向彼岸本就痛苦。

而这时出现的日本男人,就成为接引女主人公迈出这一步的引路人。

请问,在西方世界中,这样的形象是什么?对,是天使。

实际上,这个日本男人的出现,根本与所谓的“列夫·托尔斯泰”、交响乐什么的无关,日本文化也仅仅止步于神秘,换成印度文化也行,估计是西方人觉得日本人看上去更优雅罢了。

对于女主人公来说,这个日本人来自神秘而美丽的远方,行为优雅而生活高雅,符合她对于优雅的定义。使得女主人公会去注意到他。

其实更重要的,则是这个日本人会弯下身子,在保护女主人公内心的自卑的同时,能够去关心女主人公内心的小世界。而这一内心的小世界,则是女主人公所认为自己生存的全部意义。

这就是西方人的惯有思维,我的内心与我的外界是完全切割开的,我的外在就全然是shit,而我的内心则充满了意义。两者之间充满着张力,外在是刺猬,内在是“优雅”,正如片名所说。

而日本人,则扮演了来自于神秘远方的聆听者与引路人,是女主人公的神秘天使。

于是在面对日本人时,女主人公挣扎了,我到底能不能将自己交给这个自己不可控的未知?引路人出现了,我敢不敢从此岸走向彼岸呢?

既仿佛像是约会前的少女,又仿佛像是献祭前的羔羊。

结果,正当女主准备献出自己时,导演和编剧让她死于飞来横祸,抹杀掉女主最后的可能性:过去你觉得自己是一条鱼缸中的金鱼,现在你还是一条死金鱼呢!

我仿佛看到了导演和编剧的恶趣味。

看完电影之后,我在想,我究竟看了些什么?

一个与世隔绝、有些审美情趣的女人,碰到了一个优雅的、来自异域的绅士,中年大妈玛丽苏?

有朋友一定会说:“这反映了女主虽然身份卑微,可是却内心怀着真善美,一直渴望别人的理解与承认。”

确实如此,可惜,女主所渴望的,都是鱼缸外面的,都是彼岸世界的美好,说白了,都是另一个理想世界。

而正是由于存在着此岸世界与彼岸理想世界之间的界分,使得女主每迈出一步,都无比艰难,因为这一过程被赋予了过于沉重的意义。

《菊与刀》中曾经引用过一句日本佛教的话,在书中,这句话是被作者嘲笑、认为是“骑驴找驴”的:

问:我如何才能避免六道轮回?

答:是谁将你绑在六道之上呢?

这个回答,也可以送给女主:是谁,将你绑在丑恶的此世,而非美好的彼岸呢?

是你自己,因为你将所有的丑恶都归于此世,而将生命的所有意义都归于彼岸。因此,披上了两张皮,成为了所谓的“小知识分子的精神分裂”。

是女主自己,在自己的脑海中划分出了天堂和地狱,让自己成为徘徊于其中的幽魂,现在她需要的,则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来自于异域的天使引路人。

就像是《圣经·旧约》当中所说的那样,来自东方的天使。

这样,她的世界观就圆满了。

可以看出,这一切都是女主的内心戏,和外人无碍,和世界无碍,实际上,她是放弃了这个世界的。

我实在不能懂得,一句安娜·卡列宁娜中的话,就能够让彼此激起灵魂的震颤。

就仿佛是两个故作文艺的大学生在约会那样。

看完这部电影,不禁让我想起了论语中的一句话: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也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说的就是,颜回在面对生活极卑贱、物质条件极其匮乏时,仍旧能够满心的欢乐。

还有现在最为流行的王阳明。

阳明从不世出的超级天才,跌落至前途尽毁,生命堪忧,甚至要像野人一样生活,仍旧坚持在此世去过一个有价值的人生。

这两位贤人,都没有勾画出一个超越现实的彼岸世界,而是坚持在这样一个现实世界当中,从现实世界当中获得生命的永恒意义。

在中国哲学当中,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彼岸,不在于所谓的“鱼缸”之外的世界,也不需要一个藏起来的书橱,而在于我们自己。

周易中说“天地人”三才之道,在中国哲学的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是直面天地、直面宇宙的,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你,能够阻碍你的,只有你自己。

在中国的思想世界中,从来就没有什么彼岸世界和乌托邦,始终只有一个世界。

而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世界。

没有什么真正封锁了我们,没有什么鱼缸,没有什么墙。

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中说道:“功夫所在,即是本体”。

生活的意义,人生的价值,均在于自己与世界、与宇宙的互动当中。

在中国的思想世界当中,人始终是直面宇宙的,人始终是“大写的人”。

最后,我想说,

影片中的女主,你都把自己关起来了,我能说你点什么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