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一场闹剧背后的性别焦虑

谢明宏
性别交换作为喜剧类型片的一大母题,总能够提供广阔的创作空间和相对自然的笑料。近的有去年的《你的名字》,远的有魏晋六朝的志怪小说,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羞羞的铁拳》正是又一部以性别互换为线索的喜剧。


如果互换身体,想象清早起床,谁不会摸胸盯裆?艾伦饰演的拳手与马丽饰演的记者互换了身体,除了一如既往的密集笑料,也隐约透露出时下青年的性别焦虑。

男女转换只不过是一层外衣:如果交换后双方继续着以前的自己,则交换无意义。如果交换后奇迹般的互相成就,则又显得不切实际。如果“变性”就可解决一切达到人生巅峰,那么庸碌中奋斗的大多数普通人就显得太不知所谓了。


《夏洛特烦恼》用穿越和梦呓,解决了夏洛的中年危机,使得他感悟出“繁华只觉...
显示全文
性别交换作为喜剧类型片的一大母题,总能够提供广阔的创作空间和相对自然的笑料。近的有去年的《你的名字》,远的有魏晋六朝的志怪小说,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羞羞的铁拳》正是又一部以性别互换为线索的喜剧。


如果互换身体,想象清早起床,谁不会摸胸盯裆?艾伦饰演的拳手与马丽饰演的记者互换了身体,除了一如既往的密集笑料,也隐约透露出时下青年的性别焦虑。

男女转换只不过是一层外衣:如果交换后双方继续着以前的自己,则交换无意义。如果交换后奇迹般的互相成就,则又显得不切实际。如果“变性”就可解决一切达到人生巅峰,那么庸碌中奋斗的大多数普通人就显得太不知所谓了。


《夏洛特烦恼》用穿越和梦呓,解决了夏洛的中年危机,使得他感悟出“繁华只觉秋雅好,平淡方知冬梅香”的老男人鸡汤;《羞羞的铁拳》则用意外和互换,包办了爱迪生和马小的爱情,小拳拳不仅能锤出金腰带还能砸出《好运来》。

值得肯定的是,除开略显严肃的《驴得水》,开心麻花特别擅长在嬉笑怒骂中关注社会问题,这一点乃是许多同行都难望项背的。但也要注意一个诡异的定律,那便是:非意外不能顿悟,非对抗不能和解。嫁接在喜剧之上的社会问题再解构,是否真如电影般轻松?

【小拳拳捶你胸口】

艾伦饰演的爱迪生因媒体不实报道而被禁赛,为求生存在地下拳场打假球;经常给艾伦联系生意的东哥,给爱迪生接了一个大活:连胜四场后败给拳王吴良。而东哥的女儿、同时也是吴良的未婚妻、知名记者马小洞悉了艾迪生和父亲的阴谋并存有录音。



艾迪生要夺回证据,马小欲将黑幕曝光,两人在天台僵持之际被一道闪电击中。在医院醒来的两人惊觉身体互换,在尝试换回无果后,开始用对方的身体继续生活,由此展开了一场笑料百出的闹剧。

从剧情上看,打擂的主线贯穿全片,除沈腾的卷帘门一段有拼接的嫌疑外,基本没有赘余情节和刻意安插的笑料。两人从一开始换身后的排斥和不适应,到逐渐理解对方敲开心灵,再到最后的互相鼓舞扶持,过程完整,铺陈圆熟。

而人物的表演上,艾伦对女性的拿捏令人惊艳。本来就饰演过不少女汉子形象的马丽,女身男心的表演在意料之中,无功无过。而经常以憨大汉示人的艾伦,并没有走卖娘的路子,而是从微表情、小动作再到说话方式上都看着像个女人。两人的交换前后对比明显,交换后呈现的反差代入感十足,话剧功架总算厚积薄发。

而配角方面,则略有遗憾。马小和父亲马东的亲子关系淡薄,影片花了篇幅铺陈但却浅尝辄止。尽管有检举父亲、跳水救女、床边喂粥等情节,但缺乏入木三分的表现。父女情能否打动观众的主动权,已移交给受众并取决于他们自己内心的柔软程度。



大反派吴良父子的刻画就更加流于样板和模式化,吴良(无良)都没有良心了,这还能是啥好人吗?脸谱化的取名方式和《刘三姐》里的莫怀仁(莫怀仁义之心)一样一样的,该人物出一出现在剧本里就注定了坏胚子和被打倒的命运。



而换身后逆袭的主题也未能逃出窠臼,他们都努力了一部电影了还不让打翻反派爽一下?有的戏,是人保活儿,故事平庸但表演救场。有的戏,是活儿保人,表演平庸但故事骇俗。平心而论,《羞羞的铁拳》是一部人保活儿的作品,如果没有一众演员的实力硬扛,很难说它会滑向哪一路深渊。

【闹剧背后的性别焦虑】

变性不能包治百病,但总能暴露或解决一些问题。《羞羞的铁拳》看似是换身逆袭的故事,实则潜藏了对性别意识的思考与焦虑。



比如说艾迪生刚开始上拳场后,他的嚎啕大哭就不能引起人们的同情,女评论员甚至说:“连我都没这么哭过,难以置信!”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人们总是可以怜惜女性的泪水,却很难包容男性的软弱。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对性别的固化认识中,男人就该打碎牙齿合血吞有泪不轻弹。在相反的性别凝视中,马丽饰演的马小,不仅丢掉了工作甚至遭遇了女同事的嘲讽,认为马小成了疯婆子。

实际上马小除了换身之后言行豪迈了一些外,并未有僭越法制和公序良俗的行为。真正让领导不喜欢、同事讨厌的仅仅是马小脱离了传统的女性形象,成了“不正常的女人”。



撇开外化的性别反差,《羞羞的铁拳》还有意无意的勾勒了这样一幅图景:极度不自信的男性需要坚强的女性去拯救,而豪爽的男性套上女性外衣后变得处处碰壁。

以剧情为例:男变女后,loser拳击手艾迪生让马小失去了未婚夫、失去了工作;而女变男后,精英女记者马小让艾迪生重拾了自信、收获了爱情、成就了事业。

一方面,脆弱的男性需要女性去安抚去拯救。令一方面,他们又拒绝永远霸占强势地位的女性。所以当一切水到渠成之后双方换回身体,最后击垮大反派的必须得是男性,而非一路艰辛训练最后把机会拱手相让的女性。

在女性就要以强势姿态夺取上层建筑的时候,影片用再次换身叫停了这种危险的“夺权”行动,保住了男性最后的面子。这样的遮羞布让男性观众不自觉的得到
安抚和嘉奖,以至于获得金腰带的艾迪生再次高喊色情邀约:“站在采访多累啊,去我家采,我家的床又大又软”。

付出最多的女性并没有得到最后的胜利果实。恰如最开始换身的时候,艾迪生去女澡堂纵情声色,而马小在家独自神伤一般。即便是做出交换,吃亏的还是女性。正应了约翰.伯格的那句老话,“男人观看女人,女人观看自己被观看”。

【开心麻花的黄金时代】

一年一部喜剧片,并且保持着不错的口碑和票房,开心麻花影业在商业与艺术夹缝中带着镣铐跳舞,并且弄出了霓裳羽衣的味道。



作为一家民营剧团,开心麻花2003年于北京创办。其秉承为人民娱乐服务的宗旨,将智慧与快乐拧成舞台剧。开心麻花首创的“贺岁舞台剧”概念,并相继推出了数十部舞台剧,每部剧一经推出无不会掀起一阵观看热潮,成为京城文化热点。

在喜剧话剧得到观众的喜爱后,开心麻花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对自身产品线不断开展创新:2011年,开心麻花尝试把自身喜剧风格与小品进行结合,由他们打造的小品《落叶归根》很快通过 2011年央视小品大赛平台进入到观众视野,并收获了不小的反响,自此由开心麻花出品的小品不断登上央视春晚、湖南卫视春晚。

2012年,开心麻花制作了我国首部网络喜剧《开心麻花剧场》;2015年拍摄了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并获得了14亿4千万的票房;2016年的《驴得水》虽只获得1亿7千万的票房,但却收获口碑成为年度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截止下午三点半,《羞羞的铁拳》首日票房已破8千万,领跑国庆档可谓计日程功。



开心麻花通过对艺术+商业的坚持,正逐步构建起一个扎根在舞台喜剧的全方位娱乐产业体系。然而早在《羞羞的铁拳》路演之际,备受瞩目的开心麻花IPO正式宣布中止,理由十分清奇:

开心麻花发布公告称,负责公司出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法律文件的签字律师,因为个人缘故离职,公司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中止审查申请。距离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仅仅过了两个多月。



折戟IPO固然算是一大挫折,但开心麻花胜在IP布局。据悉,到目前为止,开心麻花手中共有25部话剧IP,大多为公司原创。电影《夏洛特烦恼》成功之后,开心麻花官方曾表示,未来希望将这些成熟的话剧IP都搬上荧幕。今年的国庆档,铁粉们纷纷表示:《羞羞的铁拳》都来了,《乌龙山伯爵》还会远吗?

然而随着市场进入拐点期,伴随着喜剧电影的纷纷失利,开心麻花很难长久立于不败之地。而沈腾、马丽成名后的身家翻倍也使得影片的制作成本不再总能“以小博大”。更有这样一种质疑:将话剧改编成电影添加小品段子的喜剧片,路还能走多远?



只能说,在永不安于现状,一直在丰富提高喜剧风格的道路上。开心麻花取得今天的成绩是观众对老老实实拍电影的人,最好的肯定。
64
17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羞羞的铁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羞的铁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