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二师妹江湖骗子

没有想到,竟然在今年快要结束时看起了访谈节目,也很难想象,第一次看访谈是因为追热点,果然,话题才是王道,有话题就有流量。

有段时间,我的几个首页长期被许知远霸屏,评价却严重两极分化,就这样,许知远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刊攻击他的直男和猥琐,很容易引起女性公愤,不过通过说他“老男人”以及“像是一个来泡妞的老司机”来批判他的观点,也委实太low了。如果说许知远关注的是“性别本身”,她刊其实一样。文化人都站许知远,认可其访谈的技巧和深度。本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吐槽权”的精神,我决定自己看一集,又本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精神,我决定全部都看一下。

《十三邀》这个名字听着就很猥琐,令我很不舒服。最先看的是俞飞鸿那期,在外表上许知远和俞飞鸿可以说是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温柔端庄,一个不修边幅。但是采访前,两人在做什么呢?俞飞鸿在化妆,许知远在门外等,焦虑得多抽了几根烟。娱乐圈本身就很注重形象、外表或者说是形式这些东西,而形式往往容易误导人。许知远将平常的自己置身于镜头下,反而说明他本人的通透,已经谈不上勇敢了,他不需要勇气,他本身就很有力量。在谈话中,许知远确实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设定...

显示全文

没有想到,竟然在今年快要结束时看起了访谈节目,也很难想象,第一次看访谈是因为追热点,果然,话题才是王道,有话题就有流量。

有段时间,我的几个首页长期被许知远霸屏,评价却严重两极分化,就这样,许知远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刊攻击他的直男和猥琐,很容易引起女性公愤,不过通过说他“老男人”以及“像是一个来泡妞的老司机”来批判他的观点,也委实太low了。如果说许知远关注的是“性别本身”,她刊其实一样。文化人都站许知远,认可其访谈的技巧和深度。本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吐槽权”的精神,我决定自己看一集,又本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精神,我决定全部都看一下。

《十三邀》这个名字听着就很猥琐,令我很不舒服。最先看的是俞飞鸿那期,在外表上许知远和俞飞鸿可以说是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温柔端庄,一个不修边幅。但是采访前,两人在做什么呢?俞飞鸿在化妆,许知远在门外等,焦虑得多抽了几根烟。娱乐圈本身就很注重形象、外表或者说是形式这些东西,而形式往往容易误导人。许知远将平常的自己置身于镜头下,反而说明他本人的通透,已经谈不上勇敢了,他不需要勇气,他本身就很有力量。在谈话中,许知远确实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设定好的框架来套俞飞鸿,有性别偏见,有对容貌的盲目崇拜,还有想挖出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固执,这是他的局限,最后还强迫俞飞鸿看了她并不想看的《喜福会》,非常不尊重人。中间问俞飞鸿为什么会去演《小丈夫》,且不说作品如何,这是知识分子对文艺界的关心,同样也是表达焦虑,因为现在有太多的烂剧、太多的烂片,太多明星的作品都对不起自己那张抹了好几层的脸。其实我还想问俞飞鸿,为什么要去演《悟空传》,简直年度最烂了。不是说她没有选择的自由,而是一位有着忧患意识和演员身份自觉的演员(并非明星)不应该和这个时代走的太近,不应该太喜欢、太沉迷当下,因为这样无疑是鼓励坏的风气,连俞飞鸿都演烂片了,其他人有何不可呢?而俞飞鸿自己选择的还是一种格局较小的生活,她宣称自己走的不是女权路线,于她而言,在喧嚣的现代社会,安静地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就行了,不去争,不去吵,有些自己的小确幸就可以了,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看完这期,成功讨厌上了许知远,但也没法爱上俞飞鸿。

奇怪的是,同样是演员,许知远对姚晨的评价竟然很高,甚至如同自己强迫俞飞鸿看不想看的电影一样,姚晨强迫许知远化了妆,那张满是焦虑痕迹的脸看起来确实平整多了。姚晨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她的眼神2/3时间都是游离在许的眼神之外,没有认真在看许,许说她描述能力如何如何,看起来更像是表演和回忆。大概是姚晨的“公知女神”身份更加贴近他自身,或者说姚晨从一个小城舞蹈演员成为国际级形象大使本身就很励志,少了许多设定,许没有非要揪出姚晨内心的魔鬼,更像是一场谈话。

如果说俞飞鸿那期让我成功讨厌了许知远,那么蔡澜那期已经讲不清他和蔡澜谁更讨厌了,唯一一期没看完的。不过后来,我的讨厌有所缓解,他的“挖”劲其实是在揭露某种深层问题,彩虹合唱团那期是商业和艺术结合的走访,罗振宇那期赤裸裸揭露了商业成功的本质。马东那期也比较话题,但看不出有啥问题,猛烈的追问是在抽丝剥茧,是始终希望能找出一个答案。马东的新语言依然太形式化了,之前看了柏邦妮那期,竟然看睡着了,一群人乍乎乎用表演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太吵了。

许知远和三位导演的对谈出奇地和谐,李安对他来说太高了,对我们所有人都太高了,而且李安看起来太累了,整个访谈音量很低,很朴实,像聊天,和白先勇那期比较像,不同的是,白先勇劲头比较大。冯小刚比较话题,但是两人聊得还是比较欢脱,边抽烟边聊,可能他比较认同冯的电影。贾樟柯和他对谈就太亲切太深情了,像是在互相告白,许知远很怀旧,贾樟柯的乡土情结是他的解药,贾已经不仅仅是在完成一个访谈任务,把他当弟弟看,在汾阳见到他就说他穿得单薄,这种关心更是内心的相惜。其他人是朋友,他俩像家人。张楚很可爱,采访前关机,然后以一个辛勤的园丁形象出现,眼角皱得像个小老头,眼神看起来依然是个孩子,“哦,姐姐”听起来像是“哦,结界”。

看完了所有能找到的,许知远只是如他自己所说,带着偏见在看世界,但是谁不是呢?他的偏见不能否认他对这个时代的思考和关心,他甚至是好奇的和想要亲近的,比如对二次元。他的尖锐和不合群让访谈更加有深度,他反感浮躁并保持警觉,批判商业成功对普罗大众的俘虏,但是知道单向历是他的周边产品时,就觉得这都什么啊,还不是用碎片情绪在填充人们的小确幸。

许知远的热度早已过去,薛之谦的热度甚至已经过去,我对许知远的热度依然没有过去,从看《十三邀》到关注单向街公号,之后应该还会看他的书,搜了一下他的书,意外多产。应该不会再看第二季了,之所以到现在才看访谈节目,是因为对公众人物没有太多了解的欲望,或者说更习惯通过作品来了解公众人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一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