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的这桶鸡汤,我先干为敬!

憨书生
自来水眼中的《缝纫机乐队》

    书生不喜欢《煎饼侠》。不是因为影片主题,而是《煎饼侠》在电影语言方面存在严重的幼稚病。想求取流畅转场而不可得,更遑论片子剧情节奏紊乱,推动疲软,还存在诸多过火、夸张的尴尬桥段。可以说,大鹏的《煎饼侠》犯了导演处女作所有可能犯的错误。所以书生对大鹏新作没有任何一丢丢的良好预期。岂料看完之后发现,与《煎饼侠》相比,《缝纫机乐队》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第一,《缝纫机乐队》节奏明朗,前三分之二的剧情都在线上,只是到了黑社会围攻消防车处显得画风清奇,让书生无限联想到《恶棍天使》中邓超用可乐做弹药的尴尬桥段,和冯德伦《太极》中植物大战僵尸桥段,书生尴了个尬。

第二,《缝纫机乐队》演员择取得当。乔杉裤子都脱了,逗逼卖力;岳岳和小女孩各种萌,鼓手少年各种“帅”,大爷各种“躁”,古力娜扎各种“美”,大长脸各种“挫”。至于大鹏,呵呵,这就是他家电影,选角成功即为成功,他的个人表演就不非议了。

第三,《缝纫机乐队》的配乐很舒服。无论是热血还是和缓,都能将观众代入预定情绪;音乐辅助下的电影转场,流畅自然,远超《煎饼侠》;片中的几首原...
显示全文
自来水眼中的《缝纫机乐队》

    书生不喜欢《煎饼侠》。不是因为影片主题,而是《煎饼侠》在电影语言方面存在严重的幼稚病。想求取流畅转场而不可得,更遑论片子剧情节奏紊乱,推动疲软,还存在诸多过火、夸张的尴尬桥段。可以说,大鹏的《煎饼侠》犯了导演处女作所有可能犯的错误。所以书生对大鹏新作没有任何一丢丢的良好预期。岂料看完之后发现,与《煎饼侠》相比,《缝纫机乐队》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第一,《缝纫机乐队》节奏明朗,前三分之二的剧情都在线上,只是到了黑社会围攻消防车处显得画风清奇,让书生无限联想到《恶棍天使》中邓超用可乐做弹药的尴尬桥段,和冯德伦《太极》中植物大战僵尸桥段,书生尴了个尬。

第二,《缝纫机乐队》演员择取得当。乔杉裤子都脱了,逗逼卖力;岳岳和小女孩各种萌,鼓手少年各种“帅”,大爷各种“躁”,古力娜扎各种“美”,大长脸各种“挫”。至于大鹏,呵呵,这就是他家电影,选角成功即为成功,他的个人表演就不非议了。

第三,《缝纫机乐队》的配乐很舒服。无论是热血还是和缓,都能将观众代入预定情绪;音乐辅助下的电影转场,流畅自然,远超《煎饼侠》;片中的几首原创音乐不仅好听,而且切合电影主题和段落情境,别致用心。

第四,《缝纫机乐队》的对白非常精彩。虽不乏生硬违和的段子,但主要笑点都尽量依拖电影情境设置,语言梗、成人梗的植入相当巧妙,与演员的表演相得益彰。

第五,《缝纫机乐队》的命名具有了建构性意涵。如果说,《煎饼侠》的命名方式更多采用一种戏谑的方式,制造某种错位笑点。那么缝纫机乐队,则设定了一个“他妈的缝纫机”这一温情内涵,也是片子的加分项。

夸完了,说正事!

                                                                     音乐与梦想的意义关联

    将音乐与梦想进行关联,在屏幕上并非首例。

   2008年,魏德圣的《海角七号》刚开场,乐队主唱范逸臣怒摔吉他,一句“我操你妈的,台北”,将片中人物的郁愤情绪一下子砸到观众脸上。恋上老板娘的鼓手水蛙、离婚不久的协警吉他手、推销员马拉桑、日据时代的送信老伯、还有特立独行的小姑娘键盘手,因为音乐走到了一起。在这里,音乐是条线,一头牵着现实、一头连着梦想,并最终在国境之南将高昂的情绪平抑,在音乐中消解了人物的郁愤与纠结,在亲情、爱情、友情的笼罩下,让和谐回归。

    2010年,歌曲《老男孩》风靡大江南北,至今仍排在诸多KTV必点名录之中。歌曲《老男孩》出自网络短片《老男孩》。片子巧妙融入了怀旧桥段和经典音乐,并将之与与人到中年庸庸碌碌的现实进行对比,将音乐与梦想进行关联,手法娴熟、叙事得当。“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的拷问榨取了很多人的眼泪。肖央、王太利携网络视频之威,在2014年推出大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片子的中心思想依然是音乐梦想,虽然像煎饼侠一样存在电影语言方面的幼稚病,但最终斩获了两亿多票房,附带将《小苹果》带入大众视野,掀起了一波全民广场舞高潮。

   2012年,《中国好声音》引发了收视狂潮,迅速引爆了网络上的音乐话题。在我们揶揄歌手们比惨、讲故事的同时,我们发现,外表光鲜的音乐人原来经历了如此多的磕磕绊绊。在听音乐的同时,也在倾听每一段音乐和每一个音乐人背后的故事,甚至对故事的关注超过了音乐本身。音乐与梦想的意义连接成为这档节目的主流叙事模式,逐步深入人心。2013年,汪峰导师的经典提问“你的梦想是什么”可以看做将音乐与梦想进行强势关联的典型。

   2017年歌舞动画电影《欢乐好声音》在中国上映。《欢乐好声音》讲了考拉Buster Moon为了应对剧院的经济危机,想出了歌唱比赛的主意。考拉招来的歌手,有家庭主妇猪妈妈、叛逆少女刺猬、羞怯的小象、心机boy老鼠,甚至还有以强盗头目的儿子小猩猩等,业余歌手们各种磕磕碰碰,但音乐是他们共同的梦想。也是借助考拉的音乐舞台,这些现实中的不如意者最终证明自己,欢乐了大众 。

     梦想是个深刻但是谁都能说上几句的话题,也是电影中经久不衰的主题。如果我们将《洛奇》和《阿甘正传》看做传递励志精神,附带告诉我们一种生活态度的复杂结构,那么1999年周星驰《喜剧之王》则代表了一种更为简单的叙事结构。片中的星爷梦想成为受人尊重的演员,但现实中却是个跑龙套的loser,星爷说“其实我是个演员”,甚至只能妥协到“如果非要叫我是跑龙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在前面加一个’死’字”。星爷的纠结源于“演员”身份不被他人认同的认知失调带来的心理失衡。要么改变世界,要么改变自己的问题解决思路。星爷最终没有选择改变世界的剧情设定,转而选择改变自己。这让《喜剧之王》具有了强烈的现实反思性和境界上的超越性。很明显,这种超越性在《缝纫机乐队》中没有体现,这也是周星爷“还是你大爷”本钱。

                                                                    中国摇滚的梦想叙事

   提到国外的摇滚乐,我们想到的多是长发、铆钉的装束、重金属配乐、侵略性唱法,暗黑、叛逆、具有现实关怀的歌词等等。这种发端于国外的音乐类型虽然类目繁多,但总有些共通性的特征。好的摇滚乐手有着强烈的理想主义品格,这种完美主义的想象让其在反观现实时,更为敏感,也更为敏锐。摇滚人与现实的不妥协总让摇滚呈现出一种自由思考、反叛而又悲观、虚无的情绪,这也被许多人奉为摇滚精神。但至于何谓摇滚精神,恐怕很难去总结。

   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蔚为大观的国外摇滚景象相比,中国的摇滚音乐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仍活跃的崔健是那个时代的潮流引领者。90年代,魔岩三杰让世人看到了大陆的摇滚力量,但这股力量很快也走向了失落。何勇说“张楚死了、何勇疯了、窦唯成仙了”,他们曾经不再相信什么道理,怒骂爸爸是个混球,如今安在哉?

   90后记住了许巍和朴树,但更为熟悉的是汪峰。其代表作《飞的更高》《勇敢的心》《怒放的生命》《春天里》被当做励志音乐,响彻中学校园。作为如今歌坛的“半壁江山”,汪峰一边感慨《生来彷徨》,吐槽着《北京北京》,但他不仅拥有了二十四时热水的家,还捎带了一个国际巨星,其对现实的关照与凝视更趋弱化了。只能逢人便问:你的梦想是什么?至于《蓝莲花》《故乡》《像风一样自由》《生如夏花》则与《小苹果》一样呆在KTV的必选曲目上,会唱的人唱起,没听过的人则感慨还有这么好听的歌,你听听,人家这高音,真高啊......

     当主流摇滚走到了梦想叙事,那些依然凝视中国现实的摇滚力量就显得弥足珍贵。《缝纫机乐队》片尾中展现的人物多是这些囿于摇滚圈子,少有踏入主流的珍贵力量。

                                                                       谁是大鹏?

     许多人通过《屌丝男士》认识了大鹏。2012启动,2015年做到了第四季,《屌丝男士》成为与《万万没想到》(2013年始)一样的文化景观,与肖央、王太利的《老男孩》一路成了浮光掠影的网络时代的集体记忆。2015暑期,《煎饼侠》上映,大鹏一面挨骂,一面数钱,忙了个不亦乐乎。《煎饼侠》之后,大鹏在《不可思议》《我不是潘金莲》《摆渡人》《西游伏妖篇》中扮演了些角色,在热门综艺中也偶有露脸。对观众而言,大鹏是个非常脸熟的喜剧演员,他在电影中的存在就是一个笑点。

    有心的观众查下百度百科就会发现,大鹏出生在小城市吉林集安。大鹏的世界之丰富,超乎很多人想象。初中时听Beyond,大学专业是工程管理,但明显不务正业。大学期间组过乐队,担任吉他手和主唱,2003年人家是“吉林十大创作歌手”,在成名之前是个正儿八经的歌手!这段履历让我们看到,《缝纫机乐队》竟然是部有着大鹏半自传性质的电影。

    少有人知道04年大鹏即开始了搜狐视频的主持人生涯,07年做起了网络脱口秀,10年成为赵本山的弟子。在此之前和之后兼任了多家节目的主持人。然后就到了2012年,成功以“屌丝”之名,走到了聚光灯下,这才回到了开头。

    所以,事实上,《缝纫机乐队》的题材并不新鲜,甚至其所谓的摇滚梦想也未跳脱成功学的窠臼。可是作为一个80后的老男孩,大鹏心中的那团小火苗显得楚楚动人。而且在完成梦想的路上一直在进行新的努力和尝试。

   有梦的人活得并不容易。他们的目标在彼岸,这意味着他们对现实并不满足。《缝纫机乐队》将乐队演出当做目标,各方的阻挠力量成为了剧情推动力。片中的乔杉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内蕴了一些悲情。最终,缝纫机乐队得到了大家的承认,这样的完美结局魔幻到有些不真实,但这种魔幻何尝不是一种善良。生活已属不易,在银幕的方寸中,笑着看别人实现了梦想,然后满足的走向下一站,或者工作、或者学习、或者依然庸庸碌碌,这是观众的诉求,满足观众而不是某些人的高端品位是一种更大的善良。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缝纫机乐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缝纫机乐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