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烙印是随着年龄不会改变的记忆

小然
2017-09-29 23:18:26

我从小就在很贫穷的农村长大,那时候的农村没有电视,没有电影院,就连最基本的影视报纸也没有,还好通过有线广播可以了解一下村外的事物,也是用一个碟子似的单音喇叭播放的,好像大多都是新闻联播,因为只有到晚上新闻联播时间喇叭才会自动响起。

有一次——不记得是几岁反正很朦胧的记忆——好像是一个专职的放映员骑着摩托车,后座左右两边挂着帆布袋,当他来到村里头时人们感到很洋气,也很羡慕和尊敬他,因为可以看到这稀奇的东西了。他先是打开两个箱子,里面装着圆盘的胶片,只见他围在大人们中间小心翼翼地拿出胶片安装起来,在人们耐心等待后两个大圆盘在胶片的链接下“哒哒哒”地转动起来,后来给我的印象就是好像传送带一样。那次放映员是在我们家里在一面大墙壁上挂着白色帆布投影的(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非要挂个白色的帆布呢,倒像道场布道似的),屋子里挤满了人,播放时还不会明白布里剧情的我于是我在他们中间穿来穿去,慢慢的我很惊讶的是几乎每个大人是那么伤心,大多还哭得昏天地暗的,还有的看不下去没放完就哭的离开了。后来我上小学了,记得妈妈常说起那部电影,说小男孩和我一样大时妈妈就离开了等等,她描述的很凄苦,那时我才似乎了解了一

...
显示全文

我从小就在很贫穷的农村长大,那时候的农村没有电视,没有电影院,就连最基本的影视报纸也没有,还好通过有线广播可以了解一下村外的事物,也是用一个碟子似的单音喇叭播放的,好像大多都是新闻联播,因为只有到晚上新闻联播时间喇叭才会自动响起。

有一次——不记得是几岁反正很朦胧的记忆——好像是一个专职的放映员骑着摩托车,后座左右两边挂着帆布袋,当他来到村里头时人们感到很洋气,也很羡慕和尊敬他,因为可以看到这稀奇的东西了。他先是打开两个箱子,里面装着圆盘的胶片,只见他围在大人们中间小心翼翼地拿出胶片安装起来,在人们耐心等待后两个大圆盘在胶片的链接下“哒哒哒”地转动起来,后来给我的印象就是好像传送带一样。那次放映员是在我们家里在一面大墙壁上挂着白色帆布投影的(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非要挂个白色的帆布呢,倒像道场布道似的),屋子里挤满了人,播放时还不会明白布里剧情的我于是我在他们中间穿来穿去,慢慢的我很惊讶的是几乎每个大人是那么伤心,大多还哭得昏天地暗的,还有的看不下去没放完就哭的离开了。后来我上小学了,记得妈妈常说起那部电影,说小男孩和我一样大时妈妈就离开了等等,她描述的很凄苦,那时我才似乎了解了一点那部电影,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了,同时我也感到很幸福因为妈妈很疼我,因此我一只记得那部电影,记得妈妈爱我,虽然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后来我看了好多好多的电影,不管是网上还是电影院,从默片到好莱坞商片,从香港到欧美……渐渐地忘却了有妈妈讲过的电影了,觉得电影只是我们生活中很平常的一部分,没有新奇,我还会常常对一部电影评评点点。突然有一次,是不经意的一次,就那么一眼万年的一次,看到《妈妈再爱我一次》,说不准的感觉,也是很突然地感到亲切,是那么地熟悉,好有久违感啊……我急切地扫了一下简介,就正襟危坐又堂而皇之地打开电影,慢慢地妈妈讲的电影浮现在我的眼前,是那么熟悉,多么的清楚地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泪如泉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更多影评

推荐妈妈再爱我一次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