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 8.6分

敦刻尔克并不丑陋

厓山陳橋須臾事

如果讓斯皮爾伯格來拍“敦刻爾克”,一定會點燃我們身上的荷爾蒙。諾蘭的“敦刻爾克”,卻像英吉利海峽的海水一樣冰冷又清澈蔚藍。

敦刻爾克絕對算不上是英國人的美好回憶,這是一場災難性的慘敗。作為英國人的諾蘭把這個故事搬上屏幕,也絕不是想告訴你什麼是“敦刻爾克”。他的“敦刻爾克”,沒有歷史的敘述,沒有戰爭的反思,甚至沒有多少血漿,有的只是對回家的渴望和對失敗者的寬容。

戰爭就是殺人的舞台,只要是人都會恐懼。死亡是人類最不可避免也是最不願面對的現實。敦刻爾克海灘上的四十萬英法聯軍,如果能夠上船,什麼國家民族、什麼榮譽正義、什麼人性道義都可以拋之腦後。在這個修煉道場裡,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家是個神奇的地方,也是所有精神力量的源泉。一旦踏上回家之路,先前拋棄的國家民族、榮譽正義、人性道義就都回來了。所以才會有士兵問:我們讓你們失望了嗎?

回家後,迎接他們的是口水還是啤酒,是比讓肉體回家更加重要的命題。對於失敗者的寬容是社會和解的第一步。現實中,歐洲的移民問題和穆斯林難民問題讓一個多元的社會太容易製造出分裂了,如何彌補裂痕治愈傷口,是每個...

显示全文

如果讓斯皮爾伯格來拍“敦刻爾克”,一定會點燃我們身上的荷爾蒙。諾蘭的“敦刻爾克”,卻像英吉利海峽的海水一樣冰冷又清澈蔚藍。

敦刻爾克絕對算不上是英國人的美好回憶,這是一場災難性的慘敗。作為英國人的諾蘭把這個故事搬上屏幕,也絕不是想告訴你什麼是“敦刻爾克”。他的“敦刻爾克”,沒有歷史的敘述,沒有戰爭的反思,甚至沒有多少血漿,有的只是對回家的渴望和對失敗者的寬容。

戰爭就是殺人的舞台,只要是人都會恐懼。死亡是人類最不可避免也是最不願面對的現實。敦刻爾克海灘上的四十萬英法聯軍,如果能夠上船,什麼國家民族、什麼榮譽正義、什麼人性道義都可以拋之腦後。在這個修煉道場裡,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家是個神奇的地方,也是所有精神力量的源泉。一旦踏上回家之路,先前拋棄的國家民族、榮譽正義、人性道義就都回來了。所以才會有士兵問:我們讓你們失望了嗎?

回家後,迎接他們的是口水還是啤酒,是比讓肉體回家更加重要的命題。對於失敗者的寬容是社會和解的第一步。現實中,歐洲的移民問題和穆斯林難民問題讓一個多元的社會太容易製造出分裂了,如何彌補裂痕治愈傷口,是每個人不得不思考的問題。從這一點上看,敦刻爾克並不是歷史,它也從未遠去。

戰爭永遠是強者獲勝的。但強者主導話語權的世界並不意味著人人都會膜拜強者,迷信武力,崇尚暴力,直至最後的同流合污。強者之上的勇者,會堅持自己的理想信念,堅持自己的價值觀,最重要的是學會愛自己和幫助別人。在這一點上,東方世界幾千年專製集權主義的浸淫似乎更難擺脫這種負擔。所以才會有“雖遠必誅”的暴戾氣息和迷之自信。

沒有一個國家會放棄愛國主義教育,但真正的愛國主義不是告訴你怎麼樣去熱愛這個國家,而是首先告訴你任何人的自由和想法都應該得到尊重,任何人也都要尊重和理解別人,如果在某些方面我們達成共識,那麼就一起去維護這種共識。國家不僅是人的集合,也是共性的集中和個性的寬容的集合。愛國主義應該是一種對未知世界的願景——這個國家肯定有很多問題,但是如果我們彼此放下偏見,試著用愛和寬容去解決問題,那麼每個人的價值都會得到實現——而不是成為一種責任和義務,甚至是一種負擔。一個連自身價值都無法實現的個人,又怎麼能奢望他會去熱愛那個讓他充滿失敗感的國家?

當我們用幸災樂禍的心態和嘲笑的眼光去看如今西方世界的現狀,也許危險也離我們不遠了。歷史永遠是一面鏡子,照出每個人的榮耀,也不會放過每個人的醜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敦刻尔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敦刻尔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